我们永远也够不着的“下一代 Windows”

视窗“造反”,十年不成。

航通社首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微博:@航通社 | 微信搜一搜:航通社

几天前,微软在年度开发者大会 Build 上又一次提出了所谓“下一代 Windows”。这已经不知道是 Windows 第几次画大饼了。但在此之前,微软刚刚砍掉了历时一年半开发的 Windows10X,折叠双屏概念设备 Surface Neo 也宣告死亡。

从 “维纳斯计划”、Pocket PC、Windows Mobile、Windows Phone,到 Windows RT、“S 模式”再到 Windows10X……从历史上看,任何低于完整版 Windows 的设定(即不能运行传统的 x86程序),在市场上总是注定要失败的。

Windows 始终没有做到自己革自己的命。这是为什么呢?我们真的能在有生之年看到“下一代 Windows”吗?还是说,因为历史包袱实在太重,Windows 将永远是现在这个样子?

社长此前有多篇稿件专门研究 Windows、国产 Linux、鸿蒙等操作系统,持续关注 Windows10X 和折叠屏设备。接下来,社长将用几篇稿件陆续带大家解读这些话题,展现一幅关于“10年后的电脑”的图画。

首先,我们根据来自 Windows Central 等地相对比较靠谱的爆料,来预测一下所谓“下一代 Windows”将可能包含什么新变化。

1.界面风格将翻新和统一。

自 Windows10初版在2015年发布以来,其界面风格不统一的问题就广受诟病,其中夹杂着近两年、Windows8时代、Windows7时代、XP 时代乃至 Win95时代的元素,这让它看上去一直像是一个半成品。

微软为包含界面更新的新版本取了代号为“太阳谷”(Sun Valley),将着力解决 Windows 界面元素叠床架屋的混乱局面,同时也将彻底淘汰一些“传世”的旧版组件,例如彻底剥离 IE 及旧版网页控件(Webview)。

“太阳谷”(Sun Valley)还将引入微软更新之后的设计语言,窗口、菜单和控件将出现更多的圆角、弧度、柔和的阴影及“亚克力”材质效果。这一设计语言将分批次应用,目前已经可以在 Edge 浏览器和“资讯和兴趣”任务栏项目中看到。

2.一个全新的应用商店。

新的应用商店与目前预装的“微软商店”是完全不同的,这个应用商店的唯一作用,仅仅是确保在其上运行应用的完整性和安全性,避免恶意应用的流行。如同现状一样,新商店不会,也做不到完全取代用户自行下载运行 exe 格式的安装程序。

据报,新商店将整合现有商店内的 UWP 应用及 x86应用,Windows 内置软件包管理器 winget、以及类似 Adobe CC 这样原本过于复杂,并不适合上架商店的大型 x86软件套装;更重要的是不限制付费方式必须要走微软的支付途径,也不会从交易中分成。

考虑到目前苹果 App Store 与 Epic Games 的垄断官司激战正酣,这样的传闻别有一番深意。此前澳大利亚一度想对大型搜索引擎如谷歌征税,补贴当地新闻媒体,微软当即表示自家的必应(bing)搜索可以随时顶替谷歌在澳洲的位置。也许微软这类日常“搅混水”可能会成为今后的新常态。

3.可直接运行安卓 APK 应用。

如同“太阳谷”一样,这个原生旁加载安卓应用的能力也有个开发代号叫“拿铁”(Latte),将开源的 Android 系统(AOSP)集成到 Windows10里面。但它可能不会内置谷歌服务套件 GMS,意味着它最终将和华为手机差不多,可以安装一些不依赖 GMS 的应用,但恐怕不能运行 YouTube、WhatsApp 等众多受欢迎的应用。

“拿铁”传闻已久,但这个消息相对不靠谱,至今也没有可供外界评测的预览版出现,所以不要有太高的期待。相比之下另两个功能更确定会引入:一是在电脑上以无线方式链接你的 Android 手机,可传输屏幕,共享剪贴板及拖拽文件,类似华为、联想、小米等为自家手机开发的协同功能。

二是安装图形界面的 Linux 应用。目前 Windows10专业版内置一个 Linux 子系统,程序员们可以直接装一个 Ubuntu 用作调试开发,只不过都是命令行,没有图形界面。有一些实验性的方法可以安装一个 Linux 桌面,但过程比较复杂。今后,Linux 版图形应用也许可以在“开始”菜单中直接运行,在系统设置中管理和卸载,就像 x86应用一样方便。

一切顺利的话,Windows10电脑继承的安卓和 Linux 应用可用性将达到 Chromebook 的水平。到时候除了装抖音之外,再把国产 UOS 上一些软件搬过来也是个不错的主意,很多 Linux 版国产软件都是天生没广告的。

在 Build 大会上,纳德拉宣布“下一代 Windows”时所用的说法也耐人寻味。他提到现在的 Windows10使得人们可以任意选用喜欢的硬件来工作,学习和创造,已经和 Linux 等搭配在一起来促进创造力;“下一代 Windows”将是一个尽可能满足人们需求的“开放平台”。这可以被解读为是确定支持 Android 应用层的一种暗示,也意味着 Windows 将越来越转变为承载多个不同应用生态的一个大的“容器”。

五年来,Windows10的开发节奏逐步固定为一年两次大版本,每个大版本都会有一些功能更新。不知不觉中,现在的 Windows10和2015年刚刚发布时的样子已经完全不同。

然而 Windows 部门的拖延症最近又恶化了。就在5月份推送的21H1版本更新,基本不包含新功能,只是一些补丁包合集。很多排队等着发布的新功能,都延期到了今年底甚至明年初才一起发布。

好消息是,到下个大版本21H2发布时,很可能就会引入上述“下一代 Windows”的各种改变,让我们不至于等得太久。坏消息是……这种开发进度的加速是以 Windows10X 被砍掉为代价的。10X 的开发人员现在并入了主流版本 Windows10的团队。

Windows10X 是专为小屏幕、折叠屏和双屏等小型移动设备定制的操作系统品种,原本打算随着微软的第一方硬件 Surface Neo 同步推出。

社长曾在微软中国的一次活动上看到 Panos Panay(微软首席产品官)首次展示 Neo,那是一个将两块窄边框9英寸屏幕对折起来的设备,重量是轻到惊人的655g 。它可以在小屏幕时,用第二块屏幕区域充当键盘,而在完全展开之后拥有更大的显示区域。

这个设备从来没有真正对外销售,按计划如今应该已经上市,但在去年10月被砍掉了。倒是联想将双屏设想进一步变成了现实,在2019年5月就开发成功了柔性折叠屏笔记本电脑的原型机。在2020年,该机正式上市,也就是售价接近2万元的 ThinkPad X1Fold。

本来 Windows10X 这个系统承诺了更少的内存占用,今后主要运行在 ARM 架构上,而配置稍低的 x86“上网本”也可以毫不吃力地跑起来。也许是出于对新系统的期待,同时也是因为在工业设计上机身已经压缩到极限,考虑到散热等问题,所以 X1Fold 并没有采用最顶级的配置。

X1Fold 采用了 Lakefield 架构的 i5-L16G7处理器,本质上是“上网本”专用芯片 Atom(凌动)的传人,自然不要期待它有什么太出色的表现。这样的配置现在不得不跑起完整的 Windows10,就显得非常吃力了。虽然潇洒的把一台“32开”的设备展开变成“16开”是相当拉风,但一想到这么豪华,而且这么贵的机器却在配置上扯了后腿,心里自然是有点儿堵。

摆在小东西极限爱好者面前的一个很现实的困扰就是,娇小的机身限制了内部硬件配置的发挥空间。“上网本”、UMPC 等低压 CPU 机型,即便采用出厂时的原装软件也只是勉强开机的状态。在升级到最新版系统以后,打开一个“此电脑”都要一两分钟,P 图剪视频打游戏先不说,开十几个网页也会崩溃。这样勉强用是意义不大的。

社长目前的主力机型 Surface Go,在今年初马上就要过质保期限的最后几天之内,非常争气的报修了——电池过热鼓包,后盖翘起,给返厂换了一台。但是从此之后,社长每隔半小时左右就要摸机身背面感受一下温度,不行了就先关掉晾一下。

又想麻雀虽小,又想五脏俱全,又想麻雀飞的跟超音速客机一样快——你咋不上天呢?

实际上 Windows10X 就是希望砍掉原生支持 x86应用,改以虚拟化“沙箱”有限兼容,实现小尺寸机器轻装上阵的目的。它不像早年的 Windows RT 一样,从一开始就断绝了人们使用传统软件的可能性,留下了一线曙光,这才让它承载了更多的期待。所以,它的胎死腹中才让人心疼。

我们已经习惯了出厂只有3-4年的手机就已经无法再升级新版系统。手机操作系统是一个更封闭的环境,但是对于消费者而言却显得“更友好”,只要“不卡”就行。

但 Windows 用户并不希望自己的电脑变成跟手机一样,动不动就不兼容要换新的。超期服役长达10年以上的电脑不在少数。Windows PC 的用户遍布社会各行各业,充满了各种各样的需求,每一个人的需求都不应该被忽视。

所以从历史上来看,任何一个低于完整版 Windows 的设定,也就是在里面一旦不能够正常流畅的运行传统的 Win32(x86)应用的设定,在市场上总是注定要失败的。

这次微软铁了心要退役 IE 浏览器内核,但估计就像年初淘汰 Flash 一样,就算准备再充分,也总会在世界上的某个角落出现意想不到的问题。Flash 停用曾经引发大连铁路局的调度系统故障,而社长估计 IE 核心被替代后,出现的各种问题会严重得多。

从技术角度来看,微软始终没有做到自己革自己的命,始终背负着越来越沉重的历史包袱。现在 Windows 已经是一个36年历史的产品,距离 Windows95这个划时代的版本上市也已经过去了25年以上的时间。

据当时的开发人员回忆,Windows95的“任务栏”本来打算像苹果电脑一样放在屏幕顶部,但有一些 Windows3.x 的老旧应用程序,采用的是在屏幕上的“绝对定位”,也就是启动时会固定在屏幕左上角。这样一来,如果任务栏默认在屏幕的顶端,就会挡住其标题栏,让人们无法拖动乃至关闭窗口。

所以,Win95任务栏在底下是不得已而为之的“取巧”行为。“历史遗留问题”的噩梦从那个时候就开始了。

Windows95首次加入的部分组件和图标,至今仍停留在 Windows10的代码库中。而现在仍继承的旧版系统组件,来自 XP 和 Vista 的占大多数。这导致了大量陈年的系统组件相互耦合,谁也离不开谁。

旧版 Windows 组件和功能,随便动一动都可能引发一堆问题,而这些问题可大可小,小到有的用户放弃升级到新版系统,大到系统故障和大规模灾难,堪比“冲击波”“红色代码”或勒索软件等系统漏洞的危害。

所以,每一次对 Windows 基础架构的调整必须是非常慎重的。这也使得微软日渐疲乏,一直希望新建一张白纸,从零开始造轮子,可以无感地替代旧版系统,或者让人们慢慢转移到新平台上。

遗憾的是,这从来没有成功过。

早在世纪初,微软就曾寄希望于从头开发 Longhorn 系统以尽可能抛弃历史包袱,但这后来变成了一场工程灾难。2004年微软不得不归零进度,重新开始开发后来的 Vista 系统并在两年后上市,相当于白白浪费了三年时光。

随着 Windows7获得成功,微软稍微有了喘息之机,可以重新开始研究将 Windows 代码山的烂摊子“愚公移山”,让将来的系统开发轻装上阵的课题。由此产生了三个主要的方向:

1.“假装是 Windows”

针对不同设备定制不同的系统,但界面和体验看起来差不多,都像是桌面版 Windows。这样的例子有 Windows CE、Windows RT、Windows10Mobile。

虽然微软非常努力地让跨平台系统的体验看起来一样,但外表之下却大相径庭。敏锐的用户可能会注意到“开始”菜单之间的功能差异,这是因为要使两个平台上都提供同一个功能,就需要构建两次,而不是一次。在 Windows10Mobile 上首次出现的“动态磁贴”功能,花了一年多才出现在电脑桌面上。

为了模拟出一个大致像桌面的界面,付出了大量时间精力,结果并不理想。最终,只能做到在这些仿真桌面上运行“我的电脑”、浏览器和 Office 而已,其它大量软件都不兼容,用户不买账。

随 Surface Neo ,微软还宣布了一款小手机 Surface Duo,它本来也想用 Windows10X 系统。在10X 开发陷入僵局后,Surface 团队仍然希望销售一款手机。2018年底,微软与外包服务商 Movial 签订合同,针对 Duo 定制了一款 Android 系统,并将几个 Windows 驱动移植到 Android 上。

Duo 最终还是上市了,此时其处理器、内存等配置已经是一年前的旧款,还砍掉了摄像头。很多用户反映该产品是强行给 Android 套上了一个长得像 Windows 的壳,而且大部分原本为竖屏优化的应用,在左右双屏上表现不佳。

可以说 Duo 是这种“假装是 Windows”策略的终极进化版,也体现了这种路线的荒谬。

2. 另起炉灶

做一个界面、功能和体验都不一样的新产品,即 Courier、Kin、Windows Phone、Hololens。这么搞的问题则在于新产品跟旧平台之间完全没有关联,用户的迁移意愿不高。

2009-2010年间开发的 Courier 是后来 Surface Neo 的原型机,具备基本的笔记、剪贴、看书等功能。Kin 则是方便连接到 Facebook 等社交网络的非智能手机。它们都不需要你有一台 Windows 电脑就能使用,而最大的问题是没人用。大家对缺乏应用生态的新玩意并不感兴趣。

截至目前,这条路线只有 Xbox 和 Hololens 算是走得比较成功的。它们不依靠原有的 PC 用户,就发展出了自己的用户群。

3. 拆掉代码山

将传统 Windows 的内核、用户界面,以及针对不同设备定制的功能“解耦”拆开,再模块化组装,这就是 Windows Core OS。

在准备开发 Surface Neo(代号为“仙女座”,Andromeda)时,微软意识到每次想要为新型设备(如可折叠)构建 Windows10版本时,都需要处理大量的额外工作。Windows10本身的存在不适合可折叠 PC。微软固然可以再造轮子,但随后必须重建许多在 Windows10其他版本上的现有功能,以确保这些功能也可以在新设备上正常运行,这是资源和精力的巨大浪费。

2016年,双屏 Andromeda 设备的工作正式开始,微软决定创建一个轻量级、无遗留问题、适应性强的操作系统,从而决定开发 Windows Core OS。Core OS 与自适应外壳 CShell 、桌面环境 Polaris 搭配,就成了后来的 Windows10X。

然而,开发团队很快就意识到将内核和外观模块化的工作不仅周期长,而且问题频发。这个项目很快就落后进度了。Windows Core OS 原计划在2017年年底之前,让设备商和开发者测试,但项目被无限期推迟了。

即便如此,Windows Core OS 是历史上最接近完全成功的实践,在其它一些没那么复杂的工程上仍在继续进展。目前 Hololens、Xbox 和 Surface Hub 上面运行的都已经是跟完整版 Windows10一样的系统内核,而用户对内核的转变基本上没有感知。

在“拆卸”Windows 代码山的过程中,Core OS 团队就是否保留对老旧 x86应用的兼容产生了分歧。最后结论是以虚拟化沙盒的方式兼容 x86应用,而这一更改的进度也很缓慢。这种虚拟化技术目前正应用于 Windows10on ARM 上,它使得高通芯片的机器可以跑 Windows。

但 Windows 转换处理器架构的过程比苹果那边吃力得多。M1芯片发布以后,大多数 Mac 用户几乎没有感知地完成了从英特尔芯片的切换,同时拥有了运行 iOS 应用的双份快乐。

而微软这边,截至2021年4月,对64位 x86应用的虚拟化有了新的突破:可以勉强跑起 Adobe 全家桶的 CS6版本。第三方 OEM 硬件商也非常犹豫,目前除微软自家的 Surface Pro X 之外,采用 ARM 架构的平板只有一款 HP Elite Folio,总的进度都处于原地踏步的艰难局面。更不用说,英特尔感到自家后院起火,还曾于2017年警告过微软,强行模拟 x86架构可能侵犯其专利。

值得庆幸的是,“下一代 Windows”目前透露的功能,理论上都可以移植到 ARM 架构。最重头的 Linux 和 Android 子系统是以 Hyper-V 为基础,而 Windows10on ARM 去年开始已经支持 Hyper-V 了。

结论

Windows 自我变革的挣扎过程,显示了一个以爆款产品取得成功的企业,如何在面对新挑战的时候左右为难。如果以往的优势技术过于成功,放弃它尝鲜需要巨大的成本,往往使得先发者“抱残守缺”,很可能错过下一波浪潮。

例如,惯用信用卡的美国人在移动支付方面落后于中国;而中国人充分享受了移动互联网的便利,不一定会同样积极地转向今后出现的新技术。

众人皆知的诺基亚只是懒惰地寄希望于 Windows Phone。而与此不同,微软多处押宝,进行了各个方向的尝试,感觉特别像当年的可口可乐,和现在的腾讯、阿里、拼多多、美团、字节。

抛开 Windows 部门看,微软的变革是不断跳出自我,打开自我的过程。最后将微软彻底拯救出来,带向复兴的是云和企业级服务,操作系统的地位越来越被弱化。这个转型的成功应该大部分归功于纳德拉,它使得现在的微软雇员不必再遵守当年“不准用苹果”的公司规定。

但对于 Windows 而言,其自身变革的过程现在看依然漫长和痛苦。在电影《流浪地球》里,过了几十上百年,人们仍然用着盗版 Windows10的预言,说不准意外的相当靠谱。

在 PC、智能手机和可折叠设备之后,下一个“范式变革”很可能是 VR 眼镜。到时 Facebook 旗下的 Oculus 很可能成为非常有竞争力的玩家。而微软对此不算毫无准备,Hololens 在企业级场景的应用日趋成熟。同时,在汽车等其它嵌入式环境的 Windows 也可以最大限度抛弃历史包袱实现进化。

“下一代 Windows”的真正未来,可能不在我们的电脑屏幕上,而是存在于我们现在想象不到的新玩意之中。

来源:航通社公众号


此文章 短链接: http://dlj.bz/n4S61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