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年轻人都喜欢被郑渊洁“翻牌子”?

郑渊洁又上热搜了,这次还是因为评论回复。

6月28日,一张郑渊洁微博评论区截图走红网络。图中,郑渊洁回答“为什么要找男朋友”时再出金句:“最重要的是让父母和亲戚闭嘴”。此话一出,直接让#郑渊洁回答找男朋友的用处#话题登上了热搜榜,引发热议。无数网友大呼“我悟了”“人间真实”。

整个6月,这已经是郑渊洁第五次上热搜,频率之高令人惊叹。有人戏言,郑渊洁比一些当红顶流还要“火”。

郑渊洁的“火遍网络”是全方位的。巨量引擎旗下的数据平台巨量算数显示,2020年末,“郑渊洁”相关词条综合指数拔地而起,由几千升至几十万,2021年初,该指数一度达到150万,热播剧《叛逆者》的男主朱一龙近期的最高指数也仅有120万。近期的热搜,将郑渊洁再度推向热度巅峰,在知乎、豆瓣等内容社区,也总能看到他的“身影”。

被郑渊洁的神回复一次又一次击中后,越来越多的网友加入了“翻牌”大军。

童话大王,“郑”在翻红

40多年过去了,童话大王郑渊洁仍然没有退出“历史舞台”。

1979年,从部队退伍三年的郑渊洁正式开始童话创作。至1984年,郑渊洁就已被媒体冠以“童话大王”的名称。之后一年,由郑渊洁独立一人撰写的《童话大王》月刊横空出世,发行量一度达到100万册以上,成为无数80、90后的童年回忆。

他笔下的皮皮鲁、鲁西西、舒克贝塔、大灰狼罗克等形象深入人心,《金姆指》《驯兔记》等故事也家喻户晓,至今仍是人们口中被讨论的对象。

“童话大王”到底有多成功?2009年,他凭借2000万的版税收入荣登中国作家富豪榜榜首,此后更是成为该榜单的常客。尽管近两年他已经停止创作,查阅每年儿童文学类书籍的销售数据,郑渊洁仍常常“杀”得片甲不留。

“童年时的你可能不怎么看童话,但你一定听说过童话大王郑渊洁”。群众基础在此,比起用“走红”来形容郑渊洁在互联网的火爆,“翻红”似乎更为准确。

如今互联网碎片化趋势显著,动辄千字的童话传播效果难以保证,而“童年回忆”成为热搜常客,这出乎网友们的意料。

一切始于评论区。

豆瓣小组里,有人专门整理了郑渊洁各大账号评论区,在各路稀奇古怪的评论里,郑渊洁妙语连珠,神回复频出。

最早,有人在抖音顶着“张新成老婆”的ID向郑渊洁发问,郑渊洁回复的同时“贴心提醒”:“不要将丈夫的名字公布在网上,不安全”。绝佳的喜剧效果为抖音和微博评论区引来目光,各路粉丝更是蜂拥而至,期待从郑爷爷口中“证实”自己与偶像的亲密关系。

面对众多明星“太太”,郑渊洁毫不敷衍,在回复的同时,还认认真真的回忆起与明星们的“过往”,在抖音上,他对“王一博老婆”说,“我见过你老公,喜欢他演的戏”;面对易烊千玺的“家属”,贴心地翻出与TFboys曾经的合照;有人与偶像分手,他关切询问“改嫁了哪位明星?”

而当评论区出现“撞老公”的情况时,郑渊洁也从容应对,一句“进入冷静期”引来评论区一片笑声。

虽忙于接待各位“芳龄富婆”,各式各样的求祝福郑渊洁也没有怠慢。他创造了独特的郑氏祝福,微博求考研顺利的网友太多,他便严谨从考研全国第一名一直祝福到第一百五十名,还细心地提问“客户”名次是否满意;6月15日,郑渊洁庆祝66岁生日的抖音评论区,有人祝福“爷爷快生”,他的回复似乎有声音:“爷爷可能生不动了”,还紧贴时事,反过来祝福后浪“生三个”。

不仅在社会时事上不曾落伍,郑渊洁的日常也并不像一个年近古稀的老人。他沉迷游戏,热衷“吃鸡”,还向网友安利游戏“逆水寒”,从生活习惯上与年轻人打成一片。

除去无厘头的提问和求祝福,他的评论区也成为了许多网友的树洞,不少人向郑渊洁寻求人生问题的答案。面对网友们真诚的发问,郑渊洁更是掏出自己的“家底”。

面对抖音“女生适合什么职业”的提问,郑渊洁给出标准答案:“女生什么职业都适合”;有人表示不想结婚,他直戳要害“这是民法典赋予你的权利”;微博粉丝为难以脱单而困扰,郑渊洁却说“宁愿童书无市场,也不能祝无缘分的人脱单生孩子”,最后他还抛出金句:“与其同床异梦不如死,不如孤独求败傲视群芳”,被无数网友奉为圭臬。

郑渊洁靠着网络“翻牌”火了。在这些神回复里,你能看到天马行空的想象、诙谐幽默的巧思。有人评价,郑渊洁的评论区回复像是为成年人写的“童话”。

郑渊洁:叛逆而真诚

郑渊洁能在网络上“翻红”,细细回溯他的人生历程,早已有迹可循。

有一部九十年代的老动画,每隔不久就要被翻出来大加讨论,更是各大“童年阴影”盘点榜单的常客,它的名字是《魔方大厦》。

《魔方大厦》讲述了小学生莱克意外闯入魔方大厦并经历冒险的故事。因诡异的画风和离奇的情节,这部动画成为众多80后、90后的童年阴影。进入网络时代后,它的不少内容一度成为都市传说,剧情更是被网友多次解构,解读出多种含义。但鲜有人知的是,《魔方大厦》的原作者就是郑渊洁。

郑渊洁的作品与大众印象中的儿童文学并不完全契合,甚至一度被官方贴上“少儿不宜”的标签,原因很简单,他的“童话”有些成人。

在郑渊洁的童话作品里,有着许多“不该”出现的因素:战争、凶杀、性、甚至金融、反腐,都曾被他写进故事里。在他的笔下,故事的主人公不仅只有“传统”童话的孩子、小动物,还有困于生活的中年人、疯狂科学家。尤其在他写作的后期,整体风格已经趋向成人寓言,充斥着对于阴暗人性的探讨和对社会问题的讽刺。

因作品太过“成人”“真实”,郑渊洁一度遭到“成年人”们的围攻,认为其“带坏儿童”“哗众取宠”。

当曾经的读者长大成人,越来越多的人发现,郑渊洁的“成人”童话并不是为了标新立异,而是正视读者的产物:“正是因为认为孩子们需要知道,才会将这些内容创作出来。” 

比如在《皮皮鲁与419宗罪》中,郑渊洁就描写了关于猥亵儿童的故事,目的正是为了填补儿童性教育的缺失,教会小读者保护自己;以差生“皮皮鲁”作为主角,也是为了表达不迷信权威的思想,反对“唯分数论”的僵化教育体制。

在真实世界里,郑渊洁也表里如一。他瞧不上作协,便毅然退出,还曾经写檄文曝光许多童话作家销量掺水的事实,力求把“童书的选择权”还给孩子。

用当下的网络流行词语来说,几十年来,郑渊洁的人设就是“叛逆”。

“叛逆”的另一面,是郑渊洁的“真诚”。“在北京买十套房子装读者来信”的故事曾震惊众人,而发生在他身上的另一个故事令人暖心:1993年,郑渊洁在郑州签售,期间一位读小学的女生向他表达了想在他身边工作的愿望。郑渊洁回答说“如果你学好了英语上了大学,到时候就能来给我当助理。” 并把这句话签在了书的扉页。

十多年后,女孩怀揣着大学文凭和那本书来找郑渊洁,他也践行了自己的诺言,请她担任了自己的助理,至今已经十五年。

郑渊洁在视频访谈中讲述了这个“童话”一般的故事,视频中的一个细节也让网友大赞温柔:为保护助理的隐私,他特意提醒节目组“别给镜头”。

郑渊洁的“真诚”还体现在他对于法律及版权的尊重中。自从《童话大王》热销以来,他便自诩“维权斗士”,不断的与盗版书进行斗争,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35年的打假生涯,他搜集了无数证据,举报、打官司,斗倒了无数盗版书商。他还坚决维护自己的商标权益,点开他的微博,十条有九条是侵权事件的相关内容。

在版权上,他也严于律己。在抖音走红后,有网友在他的评论区发问“短视频为何不换BGM”,他诚实回复“没有版权”,而当网友告诉他抖音BGM不需要版权时,他仍旧表达了自己的疑虑“我不踏实”。

在郑渊洁身上,叛逆与真诚共存,组成了他独特的“人设”。从80后到10后,童话的读者不断迭代,难得的是,“童话大王”的人设未曾崩塌。

郑渊洁的“神回复”为何成功?

在网络时代,一个明显的现象是:传统的作家、知识分子的声量不断减小,网络起家的垂直领域KOL才是知识、观点输出的主要战斗力。

但郑渊洁不同,他从旧时代的“童话大王”,变成了集“热度与口碑”于一身的青年“代言人”。仔细分析郑渊洁的热搜话题就能发现,除去搞笑内容外,他的观点输出非常明晰。

#郑渊洁的教育观##郑渊洁对不想结婚的看法#, 观点性内容的火爆也代表着年轻网络群体对郑渊洁的认可,对于中老年知识分子来说,这样的认可是非常宝贵的。

在网络环境下成长的Z世代,对于观点性内容的接纳方式在不断改变,传统公共知识分子的输出方式经常与当下传播方式不符,观点内容也经常存在着缺乏共鸣的问题,年轻人对此难以接受,甚至产生冲突的情况时有发生。

郑渊洁虽为知名作家,但他并不高高在上,不傲慢,不陈腐,即使输出观点也往往采取平易近人的方式,热心回复的举动也为他赢得了众多好评。有人感叹“中国顶流童话作家,把自己活成了一个网友。”

“平民路线”为郑渊洁带来了好感,另一方面,“人设”中的叛逆更让他不断与时俱进,认真了解、理解当下网民们的“冲浪”习惯,与年轻人打成一片。在轻松娱乐的同时,他还不忘社会责任感,如创作作品时一样,追求真诚、恳切的交流,为粉丝答疑解惑。

郑渊洁并非没有争议,有人质疑其教育理念扭曲,过于“反智”;也有人认为他的作品良莠不齐,夹杂私货。不可否定的是,无论对于读者还是网友,他都给予了充分的尊重,这种尊重,才是他“翻红”的关键。

在书中,他为孩子们书写童话;在评论区里,他也在为成人们书写童话。在郑渊洁的世界里,似乎没有儿童与成人之分,无论年岁几何,都需要童话的力量。

来源:刺猬公社公众号


此文章 短链接: http://dlj.bz/xN9Wi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