播客青年:年轻的灵魂在声音中闪闪发光

“播客的存在,很像是一种对社交的补充,在互联网的茫茫海洋中找到了那些理解你的人,做完一期节目,我仿佛打开了城市里许许多多的折叠空间。”《lol创斯坦》主播贝塔曾在采访中这样形容播客创作。

2020年,中文播客的数量新增10000档。也就是说,中文播客用不过一年半的时间,增长了9.7倍,俨然成为年轻人热爱的生活新潮流。不同于音乐带来的情绪释放,播客更多是一种内向探索,满足的是年轻人对于内心世界的关注。在这个更加开放自主但又过于追求效率的时代,渴望在对话中重寻宁静、感受真实与温度的年轻人正在因为播客而产生变化。

得益于小宇宙的出圈,很多人开始了解到播客,而QQ音乐在播客领域的集中发力,则让播客有了更广阔的输出渠道。作为国内最大的音乐流媒体平台,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聚集在QQ音乐上,听播客、录播客、聊播客,“播客青年”也成为这一人群的新潮身份。

他们鲜活、有态度、能思考,渴望并敢于表达。在声音的世界里,他们不断找寻自我,连接他人,找到了一种与有趣灵魂对话的方式。

近日,QQ音乐发布了一组趣味数据《播客青年图鉴》,盘点了2021年以来有关平台播客收听时段、用户性别与偏好内容等数据,透过趣味图鉴呈现用户画像,“播客青年”的鲜活形象也跃然纸上。

“播客青年”的有趣灵魂

在被两极化观点淹没的网络世界,播客提供了一个可贵的对话空间与意见缓冲地带。

《播客青年图鉴》中显示,男性女性的收听偏好符合其所在性别群体的大致特征,如男孩儿们爱听的是《啤酒事务局》这类内容务实的播客,女孩儿们则更多在《沈奕斐的播客》这类节目中探讨亲密关系。

两性爱好虽然分化明显,但他们却共同关注着性别议题,有《随机波动》那样对女性主义的探讨,也有《Man立》中对现代男性气质的关注。

“十年一世代,偏好各不同”,身处不同世代的年轻人对于播客的收听偏好其实也大有不同。比如,00后向往诗与远方,爱听《王晰|城市漫行》;90后闲暇之余想来点段子听听,用《谐星聊天会》驱散疲惫;80后闲坐庭前,听着《杯弓舌瘾》,品味历久弥新的知识沉淀。

通过观察不同性别、不同年龄的“播客青年”们的喜好,几乎可以窥见其生活状态与性格特点。而无论是轻松的、沉重的、幽默的还是严肃的,每个“播客青年”们的灵魂都因自由交谈和思考而显得生动有趣。

更重要的是,在这个更加开放自主但又过于追求效率的时代,渴望在对话中重寻宁静、感受真实与温度的年轻人正在因为播客而产生变化,小众播客也逐渐走进了大众视野。

当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成为“播客青年”

为什么越来越多人开始爱上播客?

从中文播客数量暴涨的时间点来看,疫情或许是一个转折点,世界在暂停中,青年们也更多地去关注自己的内心感受。但更重要的,还是因为在播客的世界里,人可以短暂地脱离现实生活的疲惫与无奈。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个体,都有着闪闪发光的灵魂,而播客能够恰如其分地抚慰年轻人的躁动与孤独。

当用户进入播客的世界,如何听到优质的播客内容,乃至通过声音的形式,进入更广阔的世界就变得尤为重要。播客收听的黄金时段,往往在早、晚高峰与深夜入眠前,除了引入和自制,QQ音乐也接连推出了情感、影视、音乐等各式专题,不断丰富和深化播客的垂直内容。

在早高峰的地铁,没有比《限时肤浅》、《一车烂话》更放松的频率;晚上下班路上,《来都来了》、《谐星聊天会》都是能让社畜“回血”的良药;而在睡前,《悲观生活指南》也是“播客青年”独有的自嘲与疗愈。

甚至不少听众在听完主播的节目后也蠢蠢欲动,他们发现“原来声音的感染力那么强”,备受鼓舞后也开始成为了主播。

就像《博物志》的主播婉莹就曾经是播客网络 IPN创始人李如一的粉丝,后来还给李如一老师写过一封信探讨关于博物馆发展的问题,李如一随后在《IT公论》第151期讲增强现实(AR)的节目中上朗读了邮件信全文。两人从听众主播的关系变成朋友后,李如一鼓励婉莹以博物馆学为背景做一档播客节目,两周后,《博物志》的第一期节目出现在 IPN 网站上。

于是乎,原有的一批播客主播们不仅吸引了很多趣味相投的人来听播客,也吸引了更多的听众尝试自己做播客,表达自我。

当代哲学家查尔斯·泰勒认为,我们的“存在性困境”来自“对无意义的恐惧”,而“我们是靠表达来发现生活的意义的”。当播客用声音构筑起这样一个空间,让我们感受到另一个“我”的存在,也发现了更广阔、有趣的全新世界和鲜活灵魂。

“播客青年”是另外一个自我的存在

不同于传统电台的正襟危坐,生长于互联网中的播客更为灵活、自由。QQ音乐通过在产品功能和社区文化上的建设,恰好承接了年轻人的表达需求,让他们更轻松地拿起了话筒。我们看到,来自各行各业的人尝试在工作之余说上几句,在播客中成为自己的主角。

《大内密谈》主理人相征曾提到,播客一定程度上抹平了阶层的存在,再次把表达的权利给到了大家。事实上也是如此,播客的平权属性让越来越多的普通人有了发声机会。

在QQ音乐播客“第0期”线下沙龙上,嘉宾中除了相征、李挺这样的头部主播,更多的还是我们身边的普通人,他们有些是程序员、有些是游戏工作室员工、有些是互联网科技研究员……播客之外的各色身份,并不妨碍他们享受播客创作带来的快乐。

《游戏矩阵》的主播同时也是游戏从业者,播客对他来说,“有点像是一个工作内和工作外的交接处,对自己行业理解和专业认知的一个补充”,平时陷于打工的忙碌之中,往往很难空出时间来深度思考,而录节目时他往往能和朋友聊出不少灵感。

而《枫言枫语》的主播,如果不听他的节目,大概会觉得他可能是一名沉默的普通技术男,但节目里的他一反常态,各种话题滔滔不绝,随时可以上演一段脱口秀,从他的声音里能分明地感受到他的快乐,他自己也说:“对他而言,他不是挤出时间录播客,而是在录制过程中享受播客带来的快乐”。

于他们而言,播客是挣脱“996”沉闷工作的片刻喘息,是疲于奔忙的枯累灵魂因自由表达而重焕光彩的时刻。

当越来越多的“播客青年”聚在一起

借由播客这一媒介形式,“播客青年”们有趣的灵魂得以被发掘,也逐渐被人们听到、看到和讨论。这背后,除了新世代人群坚持自我、勇于发声的个性使然,QQ音乐提供的一揽子工具、指南和服务,也让越来越多的播客青年在这里“买房安家”。

QQ音乐上线了国内首个“手机端播客创作工具”,并发布“第0期播客创作计划”,推出“第0期播客计划·双周榜”等播客激励榜单,降低了“录”播客的技术门槛。据悉,QQ音乐即将上线播客托管功能,让更多的优质内容被听到,也让创作者从中受益。

随着“播客青年”群体的不断壮大,线上线下的互动需求逐渐被提起。线上,QQ音乐以扑通小组“播客星球”话题互动、扑通房间“一起听”播客等方式,营造了一个即时、正向反馈的互动交流空间;线下,“播客青年”城市行等活动也以一种更真实和更具氛围感的方式,推动播客走向年轻人。

当来自各个领域的主播、听众能够在一个相对自由的空间平等交流,“播客青年”也开始在QQ音乐上不断涌现。“听、录、聊”的沉浸式播客体验,也让他们愿意聚集在一起,在QQ音乐“安家落户”。

结语

播客生态的搭建,并非只是扩充平台内容这么简单,而是围绕创作者、播客听众、播客内容等搭建有益于播客持续输出的基础设施和价值循环。

当资本市场向播客抛出橄榄枝,不少播客从业者都喜忧参半,喜的是面看见了播客产业走向规模化、专业化、大众化的商业前景,忧的是怕播客“帮助所有人发声”的初心湮没于利益之争。

QQ音乐不断用精简的创作工具升级、丰富多元的播客内容、沉浸式近距离的线下互动体验等,扎扎实实地耕耘这片刚刚开垦的土地,让更多年轻人加入到播客的潮流中,让“播客青年”们自由生长,不断壮大。

“每个人都是自己生活中的本地人”,我们也相信,会有越来越多因播客而闪闪发光的灵魂会在QQ音乐相遇,在真实表达的声音中碰撞、交融、生长。

来源:音乐先声公众号


此文章 短链接: http://dlj.bz/miIF9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