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下十几万去变美,她们一点儿不慌?

李玥正式走进医美这条(ge)路(keng)是从“海菲秀”和“热玛吉”开始的。

在此之前,26岁的李玥时不时就会对着镜子感叹一句容颜衰老。她就职于上海一家时尚行业的内容工作室,由于工作关系,身边时常围绕着各色俊男靓女,看着那些女生的细嫩皮肤和纤细身材,虽然不至于自我怀疑,但李玥在照镜子时总会不自觉地看向眼角的皱纹。

李玥有一套自洽的理论——医美不是整容,它只是给女性提供了一种快捷且不改变肉体的变美方式。

持着如此想法走入医美领域的消费者不在少数。据《2020医美行业白皮书》显示,2020年,尽管遭遇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中国医美市场规模仍达1975亿元,占比全球17%。另有数据显示,中国医美市场近五年的平均增速为30%左右,有望在2021年超越美国,成为医美第一大市场。预计到2025年,中国医美市场规模将突破万亿元。

面对如此庞大的消费能力和市场需求,资本自然不会缺席。CVSource投中数据显示,2021年初至今,短短5个月时间里投向医美赛道的资金已达近5亿元人民币。这一数字,超过了2019年与2020年医美行业一整年的融资规模。与此同时,在二级市场,医美概念股持续高涨,有企业在叠加医美概念后甚至连续拉出了涨停板。

颜值经济的崛起,使得2021年的医美市场空前火爆,但也凸显了纷乱与无序。

01

越年轻越焦虑?

这一轮医美热,是由95后女性群体掀起的。根据QuestMobile2021“她经济”洞察报告显示:截至2021年,中国移动互联网女性用户规模达到5.47亿,年轻女性的消费热潮正在崛起。新氧颜究院数据也显示,95后女性医美消费人群数量已经超越80后、85后,成为线上抗衰老第一大消费群体。

资料来源:Questmpbile

李玥出生在某三线城市,19年五一小长假回家休息的时候,发现几位要好的闺蜜突然都变了样子,“单眼皮变成了双眼皮、鼻梁变高了,牙齿也变整齐了、洁白了,”细问之后李玥发现,她们都做了一些“医美”项目,这也让李玥内心的“容貌焦虑”突然之间被唤醒。

资料来源:Questmpbile

她从小就有变美的想法,但是毕竟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医美”这个词意味着要在身上、脸上做文章,大多数时候她也只是想想,从未付诸行动。“一线城市很多人选择医美我能理解,但当我回到老家,发现初高中时的好朋友都做了整容,给我的冲击力特别大。”李玥回忆道。

她的一位好朋友媛媛是做淘宝主播的,聚会时对方看着李玥揶揄道,“你看看你的脸,明显松了,肤色也是,太暗了。”媛媛建议她去做杭州做一次“热玛吉”——“13000一次,真的舍不得。而且我在网上查了下,这个对医生的资质也有很高要求,需要麻醉的。”

辗转思考之后,她跟着媛媛先做了一次“海菲秀”,做完之后李玥感觉自己的面容在一瞬间发生了变化,“变滑了、亮了”。看着她惊喜的表情,媛媛笑着表示,“海菲秀就相当于是贵妇洗脸,效果一般,你做一次热玛吉就知道区别了,完全不在一个等级上。”

假期结束前,李玥没忍住,还是预约了“热玛吉”。

“卸完妆、清洁了之后我就脸上就被敷了一些麻药,看着一个喷头在自己的脸上移动,感觉温温的。两个小时之后,脸上开始有了一些知觉,确实感觉紧了很多。”

几天后,李玥回到了上海,她明显能从几个男同事的眼神里看出一些端倪。

“他们会刻意的往我工位上瞥,虽然医美在我们圈子里见怪不怪,但我这种新鲜血液的加入,还是会让大家感觉惊喜”,脸上尝到了甜头的李玥,从那之后就不由自主地上了瘾。

“可是气人的事情也来了。不知道是我做的热玛吉质量不好,还是其他原因。大概过了1个多月,皮肤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为了留住自己的“美丽”状态,短短的几个月时间内,李玥先后尝试了光子嫩肤、黄金微针等项目,手中可怜的积蓄很快见底。

疫情的来临给李玥的“改造”计划按下了暂停键,她看了下自己的信用卡账单——截止至2020年五一复工前,已经欠了银行7万多。不过这并没有给她带来任何心理负担,“一台Pos机和花呗来回倒也就够了,复工之后慢慢吧。”

那段停滞的日子,李玥每天沉浸在微博、小红书等社交平台上,心醉神迷般地研究医美和各类种草测评。

过去几年,微博、抖音、小红书和快手等短视频和社交平台的崛起,在为无数女性送来极致“审美”盛宴的同时,也为无数用户带来了颜值焦虑。这些焦虑极大程度上刺激了大众的变美欲望。也是医美行业快速发展的原因之一。

李玥经常被身边的朋友评论牙齿不齐、脸大、婴儿肥,由于疫情的原因,她有着大把的时间研究自己身体的各个细节。随着疫情的好转,李玥的“改造”计划和还款计划也开始同步进行了。

钱,在各种名堂的“美容品”面前如同纸片一般飞了出去。

02

一不留神就欠了11万

最开始李玥想先打玻尿酸——瑞兰的玻尿酸。“经常熬夜泪沟变的明显了很多,就想着先把这个问题解决掉,问了好些机构,那个时候都要七八千块”,考虑到费用的问题,李玥没忍心下手。她发了一条朋友圈,原本只是想吐槽下价格,没想到身边的同事给她发来了消息。

李玥的同事Tracy是一位97年的摄影助理,按说这个年龄正值青春年少,也不需要过多的粉饰。但是,Tracy却是个医美圈的资深“玩家”,连最考验人的“削骨”都做过,这也让李玥一直自叹不如。

Tracy告诉李玥,玻尿酸本质上和熊猫针类似,但是熊猫针在价格上比玻尿酸便宜了2倍还多,于是在Tracy的指导下,李玥开始定期注射2000块钱一剂的熊猫针。

“这家店Tracy自己先去过,熊猫针原来也是4000-5000块钱一针,但是Tracy说她认识店长,拿到了成本价。不过,熊猫针最麻烦的是前三个月每个月都要打一针,之后可能半年一年打一次”,李玥解释道。

今年5月28号,李玥在Tracy的鼓动下,又预约了牙齿正畸手术和新一轮熊猫针。前不久的一个周末,她一天内做了两个项目——熊猫针和牙齿正畸,拿到账单之后,李玥发现已经欠了银行113000元了。

“抛去钱的事不谈,那天真的像赶场一样,上午做了牙齿,也不能吃饭,紧接着就去打熊猫针”,李玥感叹,做这些事真的要趁年轻。

像李玥做的这些非手术类项目,被称为“微整形”或者“轻医美”,即在不用开刀的情况下,号称可以帮助消费者在短时间内达到美容需求,同时具有恢复时间短、安全性高等特点,因此在这几年尤为受欢迎。

而这一届年轻人在整个医美圈的努力下,终于都开始变得焦虑起来,也开始不拿钱当钱了——一位业内资深人士告诉懂懂笔记,“与其他年龄群体因为年龄到了不得不选择医美项目不同,95后和00后这两个年龄段的女性,随时都想着给自己“添砖加瓦”,其实包括一些95后男生也是这样,这个人群特别有自主性。”

该人士强调,95后到00后这个年龄段的医美人群仍在大幅度增加,从数量占比上已经接近1/3甚至1/2了,“他(她)们的整体审美需求,要明显高于其他年轻群用户。”

从2020年新氧平台发布的数据中可以看到,25岁以下医美消费者占比已经超过54%,与欧美等医美消费大国相比,正在呈现出更为年轻化的趋势。

03

公寓楼里的医美“小店”

在用户高涨的医美需求背后,是无法掩盖的行业乱象。

在李玥做过的所有项目里,花了冤枉钱,被低价格吸引结果最终高消费都不是最后怕的,打人胎素尤其是去私人(无证)机构打的,才是最后背冒冷汗的经历。

那是一套在上海市中心某公寓楼里的二室一厅,一位自称李医生的中年女士见到她后表示,自己已经做了三年私人医美医生,在小圈子里算是小有名气。

李玥是在2020年底通过好朋友介绍才找到这里的,“李医生只接一些熟客或者是朋友推荐的。我第一次进屋的时候,隔壁房间已经有一个女生在打针了,客厅里还坐着一个男生,应该是男朋友。李医生先让我到另一个房间里等着,过了一会儿,就拿着一袋注射液还有一些消毒的工具进屋了。”

估计看是出来李玥有些紧张,为了证明自己的医美水平,李医生明确表示,她以前在市属医院和大型医美机构都干过,只是因为里面有好多机构为了盈利以次充好,她受不了才出来单干的。李医生说着,手上也一直没停,绑上压脉带、做好消毒之后,就开始输液了。

“整个过程2个小时不到吧,花了7000块钱”,打完之后李玥也没什么特别的反应,“可能就是精神好了一些,熬夜不困了。”

后来李玥了解到,像李医生这样在公寓内营业的私人医美机构医生不在少数,事后看到一些投诉平台和网上的新闻,她有些后怕了,“万一打出什么问题怎么办,一个是医生资质的问题,还有个是人胎素的来源品质等问题,新闻里看到可是有出了人命的。”那次之后,李玥再也没去过李医生的公寓。

实际上,网上关于医美方面的投诉可谓多如牛毛,除了消费欺诈、医美水平低下、设施和环境差等老难题,无证医美机构也是一个新的苗头,在黑猫投诉平台,涉及美容方面的投诉内容多达数千条,其中不乏对无证(或伪造有证)的医美机构的投诉。

再后来,李玥听说有身边的朋友因为在李医生那里注射人胎素,最终动用了“消费贷”,在短短3个月欠下了几万元利息(不含本金),最后只得跟家人坦白求助。

联想到自身,她觉得自己还算是有节制的人,“坚决不办一些私营机构贷款是我的底线,医美贷款里太多套路了,网上关于这类帖子里结果都很惨。”

04

好女不过“百”

除了脸蛋,体重也是很多女性的心病。

“好女不过百”。这句话就像一句魔咒,紧紧箍在身高168Cm,体重57.5Kg的李玥头上。第一次听到这句话来自于她最好的闺蜜,意味着“好看的女孩子不能超过100斤”, 来自身边熟人的灌输,对她产生了深刻的影响和束缚。

时尚圈的风气和氛围,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像李玥一样的无数年轻女性。上海这座城市拥有数量庞大的公立和私立整形机构,在机场、火车站、写字楼和住宅电梯里,处处可见整形医院的广告——瘦脸针、减脂吸脂、削骨美容、牙齿正畸……

在社交媒体上,无数来自明星、自媒体、网络广告的轰炸更是无边无际、扑面而来。某女明星将体重控制在85斤以内的新闻,一度让大批粉丝和路人将85斤作为体重的标准。

李玥不愿意动“刀子”,但看着抖音上的一些时尚博主,她们总会展示紧致的身材、漂亮的马甲线和人鱼线,带着一种凹凸有致的潮流气息。李玥不可抵抗地沉浸其中,在频频动脸的同时也开始谋求减脂了。

从21年春节前开始,李玥将所有食物换算成卡路里,减肥健身App能精确测量出每一顿餐食的卡路里数。几个月下来,她突然觉得这类App有多么的恐怖:“它让你发现一个苹果的卡路里都那么高(50到100卡),而一个正在减肥的女生,一天只能进食1300卡,这样的标准下你能吃的东西是如此之少。”那几个月时间,李玥连吃一块粗粮饼干都感到非常罪恶。

除此之外,通过健身App的推荐,李玥还购买了代餐奶昔。她现在回忆起这段减肥的日子时,常用“入了魔”来形容自己的心态。

对于苦苦减肥的李玥来说,代餐无异于天降甘霖。这些号称低脂、低卡的东西,似乎能让很多女性的减肥成为最容易的事儿。但是,事情远远没这么简单。

从2020年开始火爆的代餐市场,今年继续升温,CBNData的《2020代餐轻食消费洞察报告》中显示,2019年中国代餐品牌数量为2837个,2020年增加到3540个。但在一些食品安全和品质问题频频被网友质疑后,代餐行业开始转入新的营销套路——通过减肥App的推荐和捆绑进行销售。

尽管代餐食品的口感味道不能让李玥觉得满足,但她想着要瘦到100斤的目标,就咬着牙陆续喝完了72瓶代餐奶昔。一个月后,她上了体重秤,117斤,比减肥之前重了2斤。

【结束语】

李玥身边也不乏一些理性的朋友,她们觉得在这些所谓医美手段的背后,都是资本在作祟。“根本没什么大用,脸也没有大变化,反而欠了一堆钱,何必呢”,李玥身边的一位女性朋友劝道。

但在年轻人扎堆的社交媒体上,满屏皆是拥有近乎“完美”相貌与身材的网络红人。她们不停地透露自己的医美经历,甚至直接推荐医院,毫不避讳地谈论自己的“改造”之路。

太多“整容日记”的出现,更是打动了那些想整不敢整,以及求美不得路的人。如今除了一些垂直医美平台外,在抖音、微博、小红书、快手等平台上,也有大量的医美案例和种草分享,在其中一些平台搜索“医美”关键词,往往会显示有数十万篇相关内容,在这个庞大数量的映衬下,一个个年轻女性敞开钱包、甚至不惜贷款走向一条未知的医美之路。

李玥的故事还在继续,在放弃了“运动”减肥之后,她正在考虑要不要去美容院抽脂,还想做一下瘦脸、瘦腿针。“都不便宜,可能得先缓缓。等牙齿弄完了之后,再进行下一阶段吧”。面对银行十一万欠款,李玥丝毫不觉得自己是在陷入一个无休止的整容“黑洞”。

来源:懂懂笔记公众号


此文章 短链接: http://dlj.bz/WiReA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