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圈都在找的老纪到底是谁?80万红包引流5000万成交是真是假

前几天,一段“找老纪”的文案突然在互联网人的朋友圈刷屏。

图源:受访者供图

从润米咨询创始人刘润到各种KOL、KOC以及社群,一大批互联网人都在发一段相同的话,不约而同“找老纪”。

老纪是谁?为什么这么多人找他?

很快,当事人纪文华(业内称“老纪”)发文《自己找自己,发了80W红包,卖了5000W车子》,解释了“找老纪”的来龙去脉。据纪文华透露,自己和朋友们在这次事件中发了80万红包,最终实现5000万元的豪车变现。

事情到这里引发了更多人的好奇心,业内人士都在议论老纪究竟何许人也,成交5000万元背后藏着哪些私域运营方法论?还有人给整个事件定调,称其为“现象级私域营销事件”。

图源:受访者供图

实际情况真有这么神吗?围观了整个事件后,我们实地走访了豪车毒杭州总部,与创始人纪文华面谈2小时,试图找到答案。

“找老纪”刷屏互联网圈,豪车成交5000万元?

我们先来回顾下整个“找老纪”事件。

据了解,“找老纪”事件源于润米咨询创始人刘润、私域肖厂长、豪车毒纪文华三人的联手推动。整个事件的发展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刘润找老纪

6月24日14:51,刘润在朋友圈发文,称希望能认识豪车毒老纪:“万圈,最近对豪车毒的老纪很感兴趣。谁正好认识,是否方便介绍一下?感谢。”

紧接着,这个消息被各路好心人转发到多个私域社群,并为刘润、纪文华组建了上百个对接群。最终,双方成功接头。

事情到这里,其实是刘润真的在找老纪,但私域肖厂长的提议让事情有了变化。

第二阶段:假装找老纪

当天下午17:32,在征得纪文华同意后,私域肖厂长发动自己的私域流量,集体假装在朋友圈找老纪,大批复制自刘润的“找老纪”文案开始在朋友圈发酵。

图源:受访者供图

看到“找老纪”有火的潜力,纪文华紧随其后 ,开始用红包撬动生财有术、群响等大批互联网社群进行裂变传播。

红包出马,“找老纪”在朋友圈呈刷屏之势。

图源:受访者供图

第三阶段:复读机效应显现

有流量的地方就有跟风。

在看到“找老纪”的流量热度后,大量互联网圈的KOL、KOC开始跟风参与,并借机宣传自家业务,把“找老纪”当成了一个可以蹭到流量的热点话题。

这也进一步助推了“找老纪”的热度。

图源:受访者供图

此外,随着“找老纪”的破圈,吃瓜群众也开始自发传播,发挥“复读机”本色。

图源:受访者供图

至此,“找老纪”事件基本结束。刘润还在朋友圈发文对该事件做出总结。

不过,围绕该事件的更多细节,比如老纪到底是谁?靠私域实现5000万豪车变现是真的吗?这些问题仍未得到完全解答。

180台手机,9个人做起年流水15亿的豪车私域?

为了进一步探究事情的来龙去脉,上周,我们实地走访了老纪的豪车毒总部。

豪车毒总部位于杭州西湖区,2公里外便是著名的西溪湿地公园。但与印象中精致宽敞的互联网公司不同,豪车毒的办公空间只有不到120平,员工30多人,其中私域团队9人,保洁团队15人。

以下为新榜与老纪的对话实录:

新榜:这次的“找老纪”事件,最终达成了什么效果?

纪文华:这次事件获得了几十万的朋友圈曝光,转发了几百个社群,有100多位VC找过来,沉淀了1万多私域客户,成功卖掉2台库里南,3台宾利,2台法拉利,累计成交5000万元。

新榜 :你觉得“找老纪”为什么能刷屏互联网圈?

纪文华:我几乎加入了全中国所有头部的短视频、流量、MCN私域社群,加上我本身行业内的口碑,这又是一件好玩的事情,大家就会去帮我转发。

多年的私域影响力沉淀,现成的社交关系链,再加上刘润、私域肖厂长和我三个发起人的IP,是“找老纪”刷屏的前提。

新榜:有人质疑80万红包的真假,你怎么看?

纪文华:我总共有180多台手机,一般都是6000块、10000块起发,我都有截图的。

很多人觉得(我们这种玩法)不健康,这有什么不健康的?现在传统行业要花那么多钱去买流量做营销广告,我们造了一波流量,拓展了个人IP,而且ROI也是划算的。卖了5000万元的车子,红包已经赚回来了。

“找老纪”是我策划的第三个营销事件,之前策划的“一条视频9亿意向订单”、“尊贵的库里南车主”等话题,都在特定圈层里实现了刷屏。

新榜:5000万豪车具体是怎么成交的?

纪文华:因为这个事情太垂直了,很多原本想认识我的人通过这个事情直接链接到了我。我们的私域直接就消化掉了。豪车客单价又比较高,几台车就搞定了。

新榜:目前豪车毒的私域是什么样的规模?

纪文华:我们可能运营着全中国客单价最高的私域,包括很多你们听说过的企业家,还有全国头部的网红公司、MCN机构老板,都曾通过豪车毒代购豪车。

豪车毒目前有180多个个人号,沉淀了20万意向客户,有超过8000组购买过100万元以上豪车的高端家庭客户,其中包括140多家上市公司的企业家、高管。

我们去年的业绩是15亿元,今年的目标则是25亿元。目前豪车毒一年大约能卖1000辆豪车。

新榜:你们是怎么说服用户找你们代购豪车的?

纪文华:豪车毒实际上是一家服务采购公司,会采购包括物流、金融、保险等所有跟豪车购买有关的服务。这些服务由全国350多个第三方服务公司完成,我们则负责制定服务标准。

豪车代购的利润通常有7%-8%,我们会拿出4%-5%的利润用来做服务,还有18-26项免费服务供客户选择。我们有5人服务小组、每天早9点文字+照片汇报物流情况、深度清洁、付款交车。在有现车的情况下,可以做到送货到家、货到付款,8天之内,客户就可以在家门口看到装饰一新的豪车 ,车上还放有各种个性化的小礼物。

比如消费300万元以上的SVIP客户,可以享受一次豪车毒免费提供的保洁服务。我们的15名保洁员工懂得材料学、插花、绘画、收纳、书法等多种技能,他们做的不是保洁,而是一件作品。

只有服务才是打差异化的地方,我们针对的就是传统4S店的客户痛点。

新榜:豪车毒的流量构成主要包括哪几个部分?

纪文华:20%-30%则来自老纪个人IP,60%的客户来自私域转介绍。

新榜:你是如何通过打造个人IP来获客的?

纪文华:个人IP的打造主要是从2020年疫情之后开始的,一方面,通过公众号、抖音等新媒体渠道分享自己的个人故事、创业经验;一方面,通过行业演讲、企业内训等方式接触意向客户。

抖音方面,当时王思聪孙一宁事件出来后,我花了两天时间,在几乎所有相关的账号下,评论了2000多条“尊贵的库里南车主”。这现在已经成为我的一个文字钉,占领了用户心智。

图源:受访者供图

变现方面,我们在抖音的累计成交额已经突破5亿元,现阶段目标则是粉丝突破200万。

此外,今年我还安排了100多场线下分享,希望借此接触蚂蚁集团、七匹狼、水星家纺等企业中的意向客户。

出去演讲就相当于卖车,比如我去水星家纺做分享,台下3000多人听我演讲,而且都是全国的经销商,有非常强的高消费能力。

我们现在成立了个人IP孵化公司,专门负责老纪的IP打造。

新榜:豪车毒60%的私域转介绍是如何实现的?

纪文华:我们从来不把客户当客户,而是当成是顶级销售员来培养,让他们去帮我们裂变传播。这相当于我们公司有8000多个销售员在帮我们找客户。

为了方便客户裂变,我们设计了不少细节:

交车时由专业摄影师拍摄炫酷大片,鼓励客户自发分享;存留保洁服务前后对比照片,引发客户的惊叹情绪;每年送上纯手写春联,“霸占”客户家门口一年广告位;交好客户家的保洁阿姨、保安大叔,寻找所有可能的裂变机会……

纪文华提供的客户反馈。图源:受访者供图

此外,卖高端豪宅、高端奢侈品、高端医疗保险甚至是卖高端旅游出行的,只要手里有高端人脉资源,都可以跟我们共同裂变。

新榜:有人质疑豪车毒高成本的极致服务赚不到钱,只够服务重点客户,你怎么看?

纪文华:很多人不太理解,以为我们是一家传统销售公司,但我们一年能卖出去1000多辆豪车。

我举个例子,豪车毒保洁团队曾到杭州某豪宅的客户家做保洁服务,因为保洁效果好,最终入住的40户中有16户选择了豪车毒的保洁服务,还卖了1.5亿元的豪车。

很多人不理解我们为什么要做保洁,(实际上)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切入用户。

新榜:目前豪车毒的利润构成主要是怎样的?

纪文华:目前豪车毒70-80%的业绩靠卖豪车,剩下的则靠代购飞机、游艇、奢侈品等,且新业务的业绩每年都在翻倍增长。以前我们是1个产品卖给1000个人,现在是想把1000个产品卖给1个人。

豪车毒不仅仅是做豪车代购,而是要做新式管家服务。

采访过程中,纪文华多次强调豪车毒的极致服务、服务性思维,并向我们展示了客户服务群内的标准流程、为客户做保洁时的服务细节,以及多位客户的正向反馈。

纪文华告诉我们,采访的2个小时里,就有4位客户通过私域联系他咨询豪车代购事宜,一位头部MCN机构CEO则刚刚为自己的豪车打款。

“刘润团队目前为豪车毒成立了一个私域研究小组”,纪文华合伙人梅香在旁边补充。

谈及为什么要找老纪,刘润回复称:“很多私域是纯粹的流量逻辑,割韭菜,甚至传递不正确的价值观,老纪的后台、车的逻辑非常扎实,我其实是对他的车的逻辑感兴趣”。

面对外界对豪车毒业务模式的质疑,“极致服务”“客户信任”被反复提及,纪文华认为豪车毒唯一的产品就是服务,以及以此为基础搭建起的用户信任体系。

“(‘找老纪’事件中)很多客户都有帮我们发红包,发的还挺大的”,梅香说。

整体来看,“极致服务—极致口碑—极致信任—极致裂变”便是豪车毒私域玩法的基本逻辑,其中,依靠裂变覆盖服务成本、创始人IP撬动公域流量则是两个重要补充。

当然,目前这种私域玩法也遭到了部分质疑。极致服务能否产生足够的用户信任?业务利润能否覆盖服务成本?这是外界最主要的疑惑。

豪车毒的私域玩法可复制吗?

事实上,目前市场上有两种典型的商业思维:

得益于社交媒体的高度发达,靠极致服务驱动极致口碑,进而实现极致裂变、极致变现,这种私域玩法有着不错的参考价值。但问题在于,大部分人会死在0-1阶段,1-10阶段会特别爽,10-100又会特别难。

对于私域运营来说,信任是核心。一方面私域需要靠人情、关系维系,一方面,私域的核心目的是商业变现,这中间的割裂感需要极强的信任来弥合,让用户觉得“我知道你在赚我钱,但我不在意,我也不觉得我亏了”。

类似豪车毒的的私域玩法,本质上就是希望用超预期的极致服务弥合掉功利和人情之间的冲突,用丰富多样的免费服务增进与客户之间的亲密感,进而实现私域的流量裂变和变现增长。

但与只要流量够大就必然有成交的流量漏斗模式不同,这种私域玩法更强调长期的信任积累,非常耗费时间、资源。从2009年的8个客户,到2021年的8000多组家庭客户,老纪用了10多年时间。

当人脉、资源、信任积累到一定程度,私域会进入1-10阶段,客户自发裂变,口碑自发传播,业务快速突破。但一旦小而美想破圈,想进入10-100阶段,就必然要解决业务的规模化复制问题。

如何平衡不断拉高的用户期待和很难降低的服务成本之间的矛盾?如何持续为用户提供自愿裂变的超预期服务?如何实现业务利润和流量增长之间的正向循环?如何深入上下游为客户提供更稳定的服务?

这是豪车毒需要解决的问题,也是所有有志私域的企业需要解决的问题。

来源:新榜公众号


此文章 短链接: http://dlj.bz/EN6jR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