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届电竞毕业生的试金石:大厂offer,千亿市场,50万人才缺口

电竞教育,是行业试金石,不是“鸦片馆”。

当你痴迷游戏,废寝忘食地在电脑面前“激战”时,父母进来看到这一幕,可能愤怒地说“还想不想考大学了?”但是,当打游戏和学习存在正向的强关联,一切就变得顺理成章。

四年前,有20个高中毕业生,从将近900名考生中脱颖而出,走进了中国传媒大学动画与数字艺术学院,就读数字媒体艺术(数字娱乐方向)专业。这是在电竞领域,国内高等学府的首次尝试。

Tech星球梳理发现,该专业从2018年开始,便改名为艺术与科技(数字娱乐方向)(以下简称数娱),学费也从每年8000元调整为每年一万。从2019年开始,招生人数从20人扩充到了30人。

虽然很多学生不愿意被叫做“电竞专业”,但不得不承认的是,这确实是一个与电竞产业有着密切关系的学科。

查阅中国传媒大学2021年的招生简章可以发现,在复试的要求里明确规定,面试的考生,要有在游戏设计、电竞及其他方面的专长,笔试也会考核电竞领域的基本常识。换句话说,数娱专业的学生可以不会打游戏,但不能不懂游戏。

大学四年,他们是怎么看待这个新兴专业的?这个专业又与电竞产业有多大的关系?Tech星球采访了中国传媒大学首届数娱专业的一些准毕业生,试图从他们的经历中寻找答案。      

一个不怎么电竞的“电竞专业”

被定义为电竞专业,李林和他们班的同学并不赞同,“有点以偏概全的意思”。数娱专业的学生并不是把打游戏当作本行。

在8个女生,12个男生组成的20人班级里,有的是游戏大神,有的是误打误撞选到全新的专业。

李林已经被保研到国内某高校,继续学习游戏策划。她告诉Tech星球,报考专业时,她的第一志愿是数字媒体艺术,第二志愿才是数娱专业。“我不是游戏大神,但我对游戏策划很感兴趣”。

相比于打游戏升级,她更喜欢的是游戏策划。一个角色,有多少血量和攻击力,多个角色的场景,角色与角色之间怎么区分和平衡,都是游戏策划需要考虑的。“这更像是一个设计师的角色”。

与此同时,还要会和游戏美术和游戏技术的同学一起配合完成一个游戏项目。“我们现在正在准备毕设的游戏,挺有成就感的”。

同为室友,张博就是一个对游戏策划完全不感兴趣的人。“数娱是我的第一志愿,我从高中就打游戏,现在是lol钻二”。

作为首届数娱专业,学校给到了足够多的资源和机会,让这些本身热爱电竞的同学大展身手。

在校期间,张博创办了电竞社,组织了一些校级电竞比赛,和RNG、JDG这些国内顶级赛事团队合作过。“我自己在微博私信他们,让他们给点签名照做奖品,回复率挺高的”,一方面是因为有学校平台做背书,另一方面大环境下,电竞俱乐部也想开拓校园渠道。

正是因为在校办了很多活动,也让张博意识到电竞俱乐部的发展比较有限。“除了职业选手,赛事运营发展空间确实不大”。

在多方面综合考虑下,张博选择了回老家考公务员,“北京国考太难了,我在老家的公考已经进入复试阶段”。

211专业对口,并非互联网大厂首选

数娱专业属于艺考专业,但文化课也要超过一本分数线,并且比其他艺考生分数都要高一些。

首届数娱班文化课录取分数线是580,张山考了560分,有些靠后。但在专业考核上,张山的成绩很靠前,“专业课有个200人的合格线,最后录取高考成绩的前20名”,这或许源于他骨子里的电竞基因。

四岁时,张山就在母亲公司组织的电竞比赛中打CS,那时的他还需要母亲托着后背,坐在椅子上,才能摸到键盘,这是他第一次的电竞经历。

上高中后,张山就参加了电竞社,和很多学校的电竞社团一起组织了当地的电竞联盟。“我既搞过电竞,也爱玩游戏,高考时看到有这个专业,我放弃传统经济专业,果断报考”。

游戏创作、游戏运营、游戏心理学、赛事策划、游戏引擎原理及应用......这是数娱专业大二下学期的一周专业课程。

因为有这些专业课的背书,大三实习期,吕一投了腾讯的移动电竞事业部,经过三轮面试,顺利拿到实习offer。在实习期间,吕一参与运营了王者荣耀、QQ飞车等几款手游的联赛,会对接VSPN这种赛事制作公司。

因为专业对口,吕一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学历和互联网游戏大厂的不对等。问题是在实习转正考核的时候暴露出来的。

“同部门实习生有北大、复旦的,但专业是生物工程,并不对口”。吕一能明显感觉到,对大厂来说,211的专业本科生,不一定比得上985的非专业研究生。

在转正考核时,吕一在本部门碰壁,但被腾讯另一部门录取了。在意识到学历差距后,他决定去国外深造。“我需要强化自己的背景,在读研的同时,力保自己以后能进大厂”。

事实上,在大厂工作,学历是敲门砖,并非个例。

韩强是吕一的师弟,他在大三也尝试了这个岗位,最后也以失败告终。没有毕业找工作的压力,韩强看得很洒脱,他向Tech星球表示,“我能理解,毕竟电竞策划门槛低,我在学校比其他985研究生多学的东西,人家工作几个月就能了解得差不多”。

“我班20个同学,都挑战过这个岗位,目前还没有人成功”。张山告诉Tech星球,2017级数娱班毕业生,有工作意向并且业务能力强的,都签到了去腾讯、字节、网易,“老三样”游戏大厂。分析看来,这些同学身上的普遍共性是,懂游戏、有创意,以及有游戏制作能力。

“对比游戏小厂,虽然薪资比大厂还多,但大家都希望以大厂为起点,以后跳去小厂空降。”

电竞人才培养速度,赶不上行业扩张

这是一个被行业培养起来的专业,正在摸着石头过河。

“行业初期,电竞教育被很多人比作鸦片馆”。曾在中国传媒大学参与过教育研讨会,华竞互娱电竞教育的业务负责人袁哲东向Tech星球表示。作为一个行业开拓者,教育领域新兴专业的兴起,需要一个时间。

2008年,国家体育总局将电子竞技列为第78个正式体育竞赛项目。2016年,国家提出因地制宜发展电竞行业。2017年,英雄联盟总决赛落地中国,一票难求,那也被称作是中国的“电竞元年”。此外,随着以头部游戏《王者荣耀》为代表的手游出现,电竞由小众逐渐走向大众。

2019年4月,人社部、市场监管总局、国家统计局向社会发布了一批全新职业信息,“电子竞技员”“电子竞技运营师”,被认定为一门正式职业。

根据《2019年中国电竞人才发展报告》统计,截止2019年初,中国电竞从业者已经达到7.1万人。相比之下,数据显示只有26%的岗位处于人力饱和状态,还有近15万劳动力缺口仍待补足。

与此同时,资本也对电竞风口十分青睐。V超竞教育、火星电竞完成A轮融资,VSPN在前几天刚刚完成了B2轮融资。某种意义上,游戏业务属于电竞产业的上游。纵观眼下的互联网公司,腾讯的几款游戏都拥有“钞能力”;字节收购沐瞳后,在游戏的上的动作不容小觑;B站营收支柱之一也来自游戏业务。

行业急速扩张,市场对人才的需求就越来越迫切。据不完全统计,到2020年,电竞行业人才缺口或扩大至50万。根据艾媒咨询报告显示,2022年,中国电竞规模将突破1800亿元,用户规模也将达到4.18亿人。

上述种种迹象都在说明一个问题,电竞人才的培养速度,赶不上行业扩张的速度。

事实上,中国传媒大学并不是第一个开始做电竞教育的学校。根据公开资料显示,截止2020年,全国共118所高职院校开设了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专业。这其中包括全国首家,开设电子竞技专业的内蒙古锡林郭勒职业学院。除职业院校外,上海戏剧学院、四川传媒学院等专业艺术院校,也开设了电竞行业相关的专业。

按着以往的经验,高等教育都是从理论开始,再回归到实践。电竞教育,算是第一个打破常规,从实践回归理论的学科。

“我们专业课的教材是老师的PPT,目前还没有教科书”。作为新兴学科,授课老师很多是中国传媒大学外聘的电竞从业者,大多数来自VSPN、PGL这钟赛事俱乐部。教授的内容会涉及电竞赛事策划与制作、游戏数据分析、电竞赛事运营管理。

很多从业者都是第一次当老师,缺乏专业教学经验,但作为从业者,他们的实战经验更丰富。恰好,电竞本身就是一个更需要实践的行业。

“PPT和书本教材也没差别,老师会口述很多课本以外的信息”,陈亮向Tech星球表示,班主任会给我们去赛事俱乐部现场观赛,提供到公司实习的机会。“我也是在这些经历中,想清楚自己要成为一个怎样的电竞从业者”。

谈及电竞教育,袁哲东表示,这是个象牙塔,但学生不会一直生活在象牙塔里。“学校应该在专业学习过程中,注入一些新的技能,让学生在找工作时更有底气”。

把中国传媒大学首届“电竞班”的20个毕业生当作缩影,可以看出,电竞教育就像一个电竞行业的试金石。学校老师在思考如何搭建新的电竞学科体系,电竞公司、游戏大厂也在探寻新的后备军人才。

距离2021年的高考还有1天,2017级数娱专业的20位同学,正在为毕业设计展忙碌。同时,又将有30位学生,在9月份,即将成为新一代电竞行业的接班人。

他们,都生长在电竞最好的时代。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李林、张博、张山、吕一、韩强、陈亮均为化名

来源:Tech星球公众号


此文章 短链接: http://dlj.bz/orXB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