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子联手,卖粽子撑起一个IPO

适逢端午,一家卖粽子的公司要去IPO敲钟了。

投资界获悉,浙江五芳斋实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五芳斋)正式向上交所递交上市招股书,冲刺A股IPO敲钟。这家百年老字号也终于揭开神秘面纱——2020年,五芳斋共卖出3.65亿只粽子,实现营收24.21亿元。如若顺利上市,五芳斋将成为国内“粽子第一股”。

今年是五芳斋的百年诞辰。1921年,浙江兰溪籍商人张锦泉挑着担在嘉兴老城区叫卖“五芳斋粽子”,从此翻开了老字号的历史。1998年,五芳斋实业在经历两次改制后终于正式成立。4年后,50后掌门人——厉建平跃至台前,曾官至嘉兴市公安局副局长的他果断下海经商,入主五芳斋。2018年,他85后儿子厉昊嘉也加入担任要职。如今,这对父子将联手斩获一个IPO。

残酷的现实是,在新消费品牌不断涌现的今天,老字号们的生存处境并不乐观,全聚德、狗不理包子等传统品牌相继在资本市场遇冷,业绩也每况愈下。熬过了历史的风风雨雨,却跟不上新时代的消费浪潮,留给老字号们的时间不多了。

65岁副局长辞官卖粽子

要去IPO敲钟了

作为一家百年老字号,五芳斋的历史源远流长。

两千多年前,屈原、伍子胥留下不朽传奇,家国情怀演绎成端午食粽之习俗流传后世。此间,“嘉湖细点”开创的江南点心流派闻名于世,其中尤以粽子为代表,自清末起便盛行于嘉兴民间。

1921年,一家名为“荣记五芳斋”粽子店在嘉兴老城区开张了,浙江兰溪籍商人张锦泉开启了这家老字号传奇色彩的大门。往后的多年里,五芳斋粽子以“糯而不糊,肥而不腻、香糯可口、咸甜适中”的特色,被誉为“粽子大王”。

1956年,经历公私合营,“荣记”、“合记”、“庆记”三家“五芳斋”及“香味斋”合而为一,嘉兴五芳斋粽子店面世,又在半个世纪的变迁后,成立为“嘉兴市五芳斋粽子公司”。1998年,经历两次改制后,五芳斋实业成立。

五芳斋得以成为今天家喻户晓的金字招牌,离不开背后的掌门人——厉建平。出生于1956年,厉建平祖籍浙江瑞安,靠着大专学历,他一直从事公安民警相关工作,直到1995年11月在体制内的最后职位是嘉兴市公安局副局长。

1992年,下海经商大潮兴起,仕途正顺的厉建平毅然决定辞官经商,辞去公职后,他从事过房地产相关工作,也干过煤炭和石油经营,积累了第一桶金完成了原始资本积累。

有了启动资金,厉建平盘算着办实业才是长久之计,盯上了有着悠久历史的五芳斋。2002年,厉建平出资买下五芳斋60%的股份,入主五芳斋,正式成为这家老字号的掌舵人。

有人开始质疑,“中华老字号讲究传承,要师出有门,你并非学徒出身,连包粽子都不会,又如何执掌五芳斋?”对此,厉建平曾回应:“五芳斋虽然是老字号,但它已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老字号作坊。领导一个作坊,跟领导一家现代化的企业集团是两个概念。前者靠师傅传、帮、带,后者需要现代化的企业经营理念和管理体制。”

为了打响品牌,厉建平入主后便设立了独立的研发中心,在建立大米基地和大米生产线的同时,不断改进和创新产品花色。与此同时,他还打破了传统销售思维,将五芳斋粽子卖到了高速公路上,几乎占满了各大站点,电商渠道自然也不落下,销售网络堪称“无孔不入”。

百年诞辰,这只江南粽王终于站在了IPO敲钟的大门前,成为中华老字号里的又一传奇。

年入24亿,小小粽子撑起一个IPO

两次对赌浮出水面

小小的粽子,如何撑起一个IPO?

粽子,是五芳斋的主要收入来源。招股书显示,五芳斋近三年自产和委托加工粽子总产量为4.24亿只、4.11亿只、3.63亿只,平均年销4亿只粽子。光粽子,五芳斋就从15.02亿元卖到了16.44亿元,分别占总营收的66.28%、67.74%与70.77%。

不过,厉建平的野心不只是粽子,他还要打造中式快餐。“粽子是我今天要做的,大米是我明天要做的,米饭、中式快餐是我后天要做的。一环套一环才能把这个目标达到。”他曾直言,“我们不仅要做米业领导品牌,还要做中式快餐的著名品牌。”

现在,五芳斋已形成以粽子为主导,集月饼、汤圆、糕点、 蛋制品、其他米制品等食品为一体的产品群,拥有嘉兴、成都两大生产基地,并建立起覆盖全国的商贸、连锁门店、电商的全渠道营销网络。截至2020年12月末,公司通过直营、合作经营、加盟、经销等方式共建立了474家门店。

这也为五芳斋带来了相对稳定的营收,只是受新冠疫情影响,2020年财务数据有所波动。招股书显示,2018—2020年,五芳斋营收分别约为24.23亿元、25.07亿元和24.21亿元。同期,公司归母净利润分别约为0.97亿元、1.63亿元和1.42亿元,综合毛利率约45%。

实际上,五芳斋IPO之路并不顺畅,这已经是第三次冲击上市。资料显示,从2019年启动IPO至今,五芳斋连续三次更换了上市辅导机构,让上市进展蒙上了一层迷雾。

随着招股书披露,五芳斋谋划上市背后的两份对赌协议也浮出水面。天眼查显示,在2010年至2016年间,五芳斋曾先后与士兰创投、银杏谷资本、常春藤资本及宁波复聚发生股权融资变更。

而到了2021年2月,五芳斋又分别与股东宁波永戊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宁波永戊)、宁波复聚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宁波复聚),签署股份转让协议之补充协议。

协议约定,若五芳斋在2021年12月底或2022年12月底未能实现其在中国A股(主板、中小板、创业板)上市,则宁波复聚、宁波永戊有权要求五芳斋回购其持有的发行人全部股份。截至招股书披露日,宁波永戊持股3.77%、宁波复聚持股1.13%。

如今对赌期限将至,能否顺利上市成为悬在五芳斋头上的利剑。早在今年年初,董事长厉建平就曾表示:“2021年,是我们百年一遇的历史机会。百年品牌来之不易,用优异成绩为五芳斋的百年华诞献上一份厚礼。”

父子联手,85后少东家现身

老字号扎堆奔赴IPO

这一次,五芳斋掌门人之子也悄悄浮现。

2001-2004年间,五芳斋发生过多次股权转让,以厉建平为核心力量的厉氏家族正式登场。近20年发展后,厉建平现持有五芳斋20%的股份,持有相同股份的是五芳斋公司董事兼总审计师——厉昊嘉。二人合计持有五芳斋集团40%的股份,并通过五芳斋集团间接持有五芳斋实业50.06%的股份,为五芳斋集团实际控制人。

厉昊嘉是谁?招股书显示,厉建平与厉昊嘉系父子关系。出生于1985年,厉昊嘉拥有硕士研究生学历,25岁那年在法国开启职业生涯,先是在法国尼克夏会计事务所高级审计师,随后任职中国工商银行巴黎分行会计师、银行报表主管,还在法国安永会计师事务所担任审计部经理。2018年6月起,厉昊嘉回到父亲身边,任职五芳斋董事直至今日。

如若五芳斋顺利上市,实际掌控人厉氏父子有望一同现身上交所,敲响IPO钟锣。

国潮兴起,老字号们趁着窗口开始扎堆上市。今年2月,400年的剪刀——张小泉在创业板上市申请成功过会,A股有望迎来“刀剪第一股”。另一边,300岁的德州扒鸡也早在2020年6月与国泰君安证券签订了上市辅导协议。

在他们之前,中国资本市场已经集结了一支庞大的老字号队伍——156岁的全聚德、180岁的恒顺醋业、众多千年历史的白酒品牌、历史悠久的阿胶品牌、五百年历史的广誉远、350岁的同仁堂等,他们大多分布在食品饮料、餐饮业、珠宝首饰、中医药等传统行业。

然而现实残酷,一些耳熟能详的老字号渐渐陨落。这其中,诞生于1858年的餐饮老字号——狗不理包子的倒下令人唏嘘不已。今年3月,北京最后一家狗不理包子门店关门谢客。一两天后,全聚德也关闭了天津最后一家门店。

“我们有两个数据很危险,一个是我们主力消费者的年龄段,都比主力竞争对手的年龄大8-10岁;第二个是我们运营团队的年龄也比对手大10岁。”今年3月,全聚德集团党委书记、总经理周延龙如此表示。

全聚德的窘境,是庞大老字号群体的一缕缩影。一则数据揭露了老字号们的生存处境:截至目前,经商务部认定的“中华老字号”共有1128家,只有10%的老字号经营顺利,40%只能维持盈亏平衡,其中50%都处于勉力维持经营或持续亏损状态,慢慢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

“现在国内很多老字号都在陷入一个怪圈,就是过于强调自己老字号的身份。”一位中华老字号糕点品牌高管直言,在新品牌四起的今天,留给老字号们的时间显然不多了

来源:投资界公众号


此文章 短链接: http://dlj.bz/tTlPT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