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电影行业疫后恢复,我们看到了这些启示

日前,阿里影业发布了2020/2021财年的业绩公告,在受疫情影响下,收入达28.59亿元,实现了首次的扭亏为盈,这个消息对于电影行业来说或许会起到一定的提振作用。

去年,因为突如其来的疫情,整个影视行业都受到了较大的影响。据天眼查数据显示,仅2020上半年从事影视相关的公司中,有13170家公司注销或吊销,2263家影院类企业注销,远超过2019年全年注销影视公司数量;电影成绩方面,2020年只有4部作品票房过亿,而2019、2018年票房过亿的作品则分别有15部、17部。

好在2020后半段开始影视行业进入了恢复期。今年春节档《你好,李焕英》与《唐人街探案3》的54.1亿与45.1亿票房成绩,体现了市场对优质电影内容的期待和信心。信心与市场的期待确实是电影行业恢复期中的必需品,同时,这段经历也应该促使行业重新审视与思考:关于影片与票房的关系,关于如何更有效地让内容找到用户,关于如何增加行业的抗风险能力等,这些都是关乎行业能否持续向上发展的问题。而对于这些问题,读娱君也通过对过去一段时间的观察,看到了一些启示。

行业更成熟

档期不再是限定好内容的天花板

2020下半年开始影视行业能进入恢复期有多方面原因。一方面离不开政策帮扶,全国广电系统半年时间出台了金融扶持、税费优惠、社会保障、稳岗就业等多项措施,降低了影视公司的生存压力;另一方面,2020年国产优质内容的爆发,也给行业和市场带来更强信心。

先是《八佰》用淞沪会战中“八百战士”的故事打动市场,创造了中国电影市场点映票房最高纪录,随后《夺冠》《我和我的家乡》《姜子牙》《金刚川》出现在国庆档,发挥了大档期的虹吸作用,不仅在市场情绪上继续给予安抚,也使这些影片走进了2020年票房前五。

之后就是今年元旦档《送你一朵小红花》和《拆弹专家2》的出现,《送一你朵小红花》成为2021年首个票房过10亿的影片,为后续春节档的高光时刻铺路:展现母女亲情的《你好,李焕英》以黑马之姿震动市场,最终以54.12亿票房成为中国电影票房总榜第二,《唐人街探案3》则延续此前主角团的冒险,让观众在亲情之外有了快乐情绪的填补,以45.1亿票房登上总票房第五的位置。

2020后半段到2021上半年的头部影片,涉及到多个类型,他们的成功看起来是各有原因,但这些影片几乎都一个共同点——讲述好故事。这让影视行业更清楚讲好故事的价值,同时也可能是在面临市场危机下行业更愿意端出这些影片的原因。像是阿里影业就以出品、联合出品的身份参与到了《八佰》《我和我的家乡》《夺冠》《你好,李焕英》《拆弹专家2》这五个头部作品中,应该也是看重好故事的社会意义与行业价值。

而除了头部内容外,各类型影片在小档期也都有着不错的口碑与票房表现。

今年的七夕档期,阿里影业和安乐影业出品的《我在时间尽头等你》一经上映便拿下单日2.7亿票房的好成绩,创造了影院复工以来的新纪录,同时也创造了七夕档票房历史纪录。今年出现的“520档”,由工夫影业、阿里影业出品、淘票票发行的《我要我们在一起》上映4天票房即超2亿,成为用户在520档的观影首选,目前票房已突破3.2亿,实现了爱情电影的“逆袭”。而像是今年清明档上映的《我的姐姐》,也以8.6亿票房的成绩打破了清明档票房纪录。

由此可见,小档期也有大市场,以阿里影业为代表的互联网影企,正在利用自己的“宣发操作系统优势”和行业伙伴一起,开拓全新档期的探索之路。

或许这也是阿里影业能在疫情影响后还能实现扭亏为盈的原因之一,通过对内容的理解与对市场的洞察,在2021财年参与出品和发行的25部电影中,有15部进入国产片票房TOP20,其主出品、主发行的六部“锦橙合制计划”电影总票房超40亿。

一直以来,行业对大档期都给予了足够的重视,不过从2020下半年到目前的情况来看,小档期也同样值得投入与关注,档期不再是限定好内容的天花板,这或许会促使更多影视公司一起,将大档期与小档期的天平摆正,让整个行业进一步走向内容侧的成熟。

重视科技价值,让好内容找到用户

行业抓到了生产好内容的方向,接下来就是让好内容能找到用户,七印象梁静在接受关于《八佰》的采访中,除了感谢前期帮助影片制作的公司外,也特意感谢了后期参与宣发的阿里影业,这其实也体现了宣发的重要性。

2018年,阿里影业推出了一站式宣发平台“灯塔”,2019年猫眼推出“猫爪模型”,都是在用科技手段探索互联网宣发新模式,帮助行业完善宣发链条。

在经过多年孵化后,阿里影业的科技板块已开发出平台票务(2C淘票票和2B云智)、数智化平台(由宣发平台“灯塔”+营销全案设计“黑马”+MCN机构“淘光秀影”组成宣发闭环)及云尚制片等产品,构成其在宣发侧的矩阵化布局。

在这个宣发矩阵支持下,有了如《我在时间尽头等你》这样低成本作品的爆发——先依据灯塔的数据选择出适合试映的地区做前期宣传,之后又依据试映结果将营销重点放在音乐和短视频两个维度,最后通过在短视频端放出音乐视频物料、配合热点的爱情相关文案,以及号召院线打造“13:14””20:20”这样的特殊场次,在影片上线前完成了市场关注度的积累,使影片最终收获5.05亿的票房。

如今,更多的平台玩家也加入了影片宣发的队列中。抖音、快手都有了不少漂亮的电影宣发案例,B站也开始吸引各家公司、机构进驻平台,以访谈、纪录片等不同形式释放影片魅力。并且这些新玩家也没有仅仅停留在宣发层面,字节跳动通过子公司参与出品了《唐探3》《我的我的家乡》《一点就到家》等影片,B站也在2015年成立了哔哩哔哩影业,参与了包括《我叫MT之山口山战记》《我在故宫修文物》《新神榜:哪吒重生》等作品。

从这也带出一个认知,即电影行业的成熟只有内容制作力是不够的,不仅难以让生产的好内容有更多机会触达市场,新玩家的到来也可能会让赛道竞争压力更大。阿里影业也是在经过多年实践后确定了内容+科技的战略,把内容视作重点,同时也关注科技带来的赋能,通过宣发矩阵的能力让好作品能在市场上渐起水花,并构筑出自身的优势护城河。

而在疫情期间阿里影业展现出的抗风险能力,可能证明了内容+科技战略的可行性,这或许也会成为未来整个行业发展的参考。

线上爆发带来的行业新机会

疫情带来的思考不应该局限于被动式的应对问题,同时也可以发现机会,疫情期间线下受阻、线上开花的现象正是这样一个契机。

《2021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显示,尽管2020年一季度用户将更多娱乐需求转至线上带来了综合视频用户规模显著提升,在疫情防控进入常态化后,综合视频用户规模回落到7.04亿人,却仍高于疫情前6.39亿人的水平;同时调查也显示,有45.5%的网络视频用户曾付费,64.5%的用户因免广告付费,有61.6%的用户因优质内容而付费。

除此之外,线上视频尤其是剧集侧也有了新的动向。据《报告》数据,2020年网络剧上新数量达310部,较2019年的275部增长12.7%;短剧也正在成为主流,2020年有83%的单部剧集在30集以内,35%单部剧集在12集以内。并且,优酷的“悬疑剧场”、爱奇艺的“迷雾剧场”等剧场化编排形式,也在助推类型内容的市场影响力。

同时,网络电影在《报告》中也被形容为“市场潜力巨大”,2020年网络电影的正片有效率播放量大幅提升,网络电影分账票房也再获新突破,79部影片分账过千万,同比增加41部,千万级票房规模同比增长125%。

三组数据都在说明一件事,线上视频行业正在迎来一个新的爆发期,且在这个时期剧集市场也在逐渐走向“良币驱逐劣币”的环境:短剧的流行说明注水剧的消退,类型片的出圈证明了好内容的市场潜力,这其实都在为影视公司提供一个更能发挥优秀内容制作力的机会。

这一机会刺激下,也有了更多影视公司开始关注到对剧集内容的投入,像是儒意影业就在保持电影项目的同时,分出一部分资源投入到优质类型剧集内容的制作上,阿里影业在新发布的财报中也表示,在2020/2021财年内团队交片的剧集涵盖古装玄幻、青春励志、都市情感、涉案等多种题材,《重生之门》《法医秦明之读心者》《甜小姐与冷先生》等头部项目也已经开机。整个影视行业已经开启了发展新篇章的机会。

尾声:

疫情带来的行业影响是无法避免的,但可以通过一次次经历去提升应对突发情况的能力,而从影视行业恢复期的成绩来看,从业者既要保持对内容的绝对尊重,也要对市场需求有更敏锐的洞察力,让整个电影市场有新的增量,助力中国影视行业越走越好。

来源:读娱公众号


此文章 短链接: http://dlj.bz/jtwEd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