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关送墓地求删稿、粉丝狂发诱惑照...聊聊新媒体人那些奇葩遭遇

前几天,编辑部小伙伴收到同行发在群里的一张聊天截图,一时间看傻了。

好家伙,榜哥榜妹也算是见过一点世面了,听过找上门删稿的,说要塞红包的,动不动找领导的,还有投诉举报的,就是没听过上来就说要送墓地的……

其实对广大自媒体人/KOL来说,大概多多少少都遇到过一些奇奇怪怪的场面,正所谓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有的可能是花式的诱惑,也有的可能是不怀好意的威胁。

我们随机采访了6位新媒体从业者,不问不知道,一问才发现“还有这种操作”??

(以下整理自采访者自述)

被一食品企业威胁后,我写了篇10w+反击

知名自媒体  @万能的大熊

我一直比较与人为善,好像就某食品企业威胁过我。

当时我写了一篇网红品牌炒作的文章,举的例子中提到了对方,对方公关直接过来让我删稿,还要报警什么的。

我之前跟对方也不认识,文章中的例子也不止他们一家,上来就威胁我也是第一次遇到。

后来他们被爆出产品生产资质问题,我就真的写了一下他们,没想到一下子10w+了。然后这个事情就搞大了,后续蔓延到了整个行业的打假。这家企业最后也因为财务造假,被罚了几千万。

从我个人角度来看,也不希望会有这么大的后果,影响行业的饭碗。但总体看,也有助于这个行业正本清源,和消除信息不对称。

所以最后我也没有删稿,只是说情的人比较多,也没有持续跟进。

诱惑就比较少,因为一直是媳妇负责帮我对接行业,这一点其实比较好,不会出现一些说不清楚的,我也不会因为利益诱惑做违心的事情。

揭穿露露“做号集团”,我收到了死亡威胁

“三表龙门阵”主理人 @三表

分享两个事。第一个是我写露露一文,揭穿了做号集团骗取腾讯补助的丑事(《30人做号集团月入700万,为何做号党无法杜绝?》)。

那一阵我在后台密集收到来自河南不明人士的各种辱骂、死亡威胁,最后我把对方拉黑了。

第二个是近些年,我发某短视频产品相关话题的文章,往往审核不通过,换成火星文等其他方式尝试也不行,着实令人不解。

观点相异,他们跟我打官司、蹲门口视奸

@某自媒体人

威胁当然有,但主要因为观点不同,但是商业那方面的没有。实话说人到中年就图个平静,我也不想去翻旧账。早些年我还会看后台留言并且截图保存,后来也不大看不大截了。

但有一次,有人说我写的《找不到大恶人的时代》收百度一百万洗地,我直接起诉了。

法院诉前调解,要求对方道歉并赔偿一万块,但这一万块其实连律师费取证费都不够。然后道歉对方也一拖再拖,一会儿说忙一会儿说在美国,不过最后还是道歉赔偿了。

还有一次,有个读者找到我家旁边不远一个书店蹲着,书店报了警,当天晚上警察来弄走了。

第二天那人又来了,书店只能又报警。我不知道他究竟有什么目的,要揍我还是什么。但是我还是有点害怕,毕竟孩子很小。

对于这种情况,我还是觉得不要理就是最理智的处理方式。

粉丝在后台给我发裸照

作家、知名摄影师 @蓝义

2016年,我开了第一个公众号,因为账号定位,我的粉丝经常在后台给我发大胸自拍。基本每天都有,而且很多,不是一个两个。

有些是分享美照的,有一些是约拍。还有一些不发照片,就是倾诉她们在情感中的苦恼。

目前的social app底层都是荷尔蒙的逻辑,这样的行为对我来说也不算太新奇。后来我的号被封了,又开了第二个号。

我其实并不担心她们这样的行为会让我号被封,因为当时我的领导私底下也比较认可,所以我也就有了底气。再者,其实封号对我来说并不可怕,自我阉割才可怕。

我认为,在这里,她们找到了一个地方释放自我,我的公众号和给他们提供了一个树洞和自留地。

长期以来,中国的姑娘们被规训教化得厉害,对自我认知的觉醒特别是社会身份的重构,都要到30岁以后。另外,性是最本源的部分,1/4的中国姑娘都不知道性高潮,还有很多人婚后无性。

我后台这种故事跟个百科全书一样。不过,这也不是什么新鲜事,《男人装》当年的读者来信,跟我这后台故事大同小异。

我面临的最大诱惑就是拒绝广告主

@匿名人士

我这里有几位公关,每个月都来问一次:这个月可以接我们广告了吗?都是正规广告,但是我都拒绝了,因为来回修改文章实在太麻烦了。

至于P2P、保险理财在我这里开的价格很离谱,几乎到了可以随便开的地步,但我一次也没接,不过这个正常,相信很多人都能做到。

就在上周,有一家培训机构品牌,通过三路中介找过来,希望能做一篇品宣广告,不要求转化,但我不喜欢给家长制造焦虑,所以也拒绝了。

上个月我算了算,拒绝了50万的广告,都是很正规的机构。

我接广告就两个标准,一是我自己确实用过,二是我自己感兴趣的,比如手游、酒,因为我自己喝酒玩游戏。

实际上拒绝这些广告有时候算笔账也会有点心疼。前两年有一次因为家庭原因停更两周,本来那两周是可以天天接到推广的,我算了下,按当时的价格大约140万左右。

说不心疼是假的,但是开心最重要。

做自媒体更多的是诱惑而不是威胁

互联网观察家 @丁道师

绝大部分的企业是诱惑而不是威胁。威胁,要么是到了一个万不得已的地步,要么是一些特别下三滥的企业,大部分的企业还是拿物、拿钱、拿合作来进行诱惑。

这种情况不能说每天,但每个月都会遇到好多次。因为企业有各种各样的诉求,所以会给媒体人各种各样的诱惑。

比如最常见的一种情况:“丁老师,这个文章能不能处理一下,我们可以签一个年框。”企业年框一般是大几十万,主要目的也不是为了传播,而是为了消除那一篇负面文章。

有件事我记得很清楚,深圳一家企业的PR电话里直接就哭了,她直接来找我说:“你要怎么样都行,你不处理,我工作就没有了。”但我的性格就这样,越这样,我越不处理。

我思考了很长时间,但觉得还是要坚持原则。不能因为别人的工作丧失了我的原则,我从业十几年,没有处理过一篇稿子。而且这种话术有可能是真的,有可能只是一个话术而已。

不管怎么样,我都没有处理过文章,所以我得罪了很多PR。

ps. 身为自媒体人的你,曾经拒绝过什么诱惑?又遇到过哪些危机?欢迎评论区聊五毛。

来源:新榜公众号


此文章 短链接: http://dlj.bz/QiGU5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