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灿烈吧原吧主携一千万跑路,饭圈的钱为何如此好骗?

6月30日,韩国Apple Music代理商官博发文称,朴灿烈吧原吧主先后向他们提出了朴灿烈OST回归专辑10000张、ARENA杂志10000本以及EXO9周年回归专辑6550张的申请,出于海外直邮的特殊性,Apple Music代理商全款垫付了专辑及杂志费用,并为这位吧主开具了正规下单证明,所有销量均在榜反应,但该吧主以各种理由拖延付款,拖欠金额达到130万。

值得注意的是,130万只是拖欠代理商的欠款,据爆料,该吧主在Owhat平台发起的相关集资总额为1068万。

饭圈大粉集资之后卷钱跑路,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

2016年,日本女团AKB48总选举时,渡边麻友吧应援集资达上千万,但渡边麻友却未能如愿“重返王座”,票数败给了指原莉乃,之后,粉丝指出集资发起人魔悠悠涉嫌以投票之名诈骗;2017年,迪玛希后援会先后展开多轮集资,总金额达到153万元,负责托管这笔钱的后援会会长最终携款消失;2018年,蔡徐坤某大粉以销售应援物品为名集资100万,未发货便销声匿迹;同是2018年,《创造营101》总决赛之夜4000多万集资不知去向。

如今,“凡筹款必贪钱”似乎正在成为饭圈集资的真实写照。

“朴灿烈吧”事件持续发酵后,外界都在感慨“粉丝的钱真好赚”、“粉圈没有辨识能力”,但“人傻钱多”并不是饭圈集资持续暴雷的根本原因。长久以来,“拒绝白嫖”的饭圈文化、饭圈的复杂利益生态、星粉平台的机制漏洞等,才是集资者轻易便能“喜提海景房”的关键。

“不花钱算什么真爱”

“没有免费的欧巴。”

在饭圈,为偶像花钱是天经地义的,而白嫖,则是可耻的。正是因为这种“天经地义”的逻辑存在,饭圈集资才会成为常态。

在饭圈高度规模化、组织化的当下,以散粉身份为偶像花钱已经很少见了,饭圈更多是以组织或粉丝团体的形式行动,如线上应援中为偶像打榜、刷热度,线下应援中为偶像承包各大广场大屏、广告牌、送餐车,以及线上集资等,都是声势浩大又狂热的群体行动。

在所有集资打榜、应援中,有人诚心诚意“为爱发电”,如有一位内娱粉曾告诉镜像娱乐,她成为某顶流的粉丝后,会自发购买所有力所能及的代言产品,为了冲销量,她每次的购买量都很大。“出道多年了终于走红,孩子真的不容易,不想再看到他跌下去,能花的钱都是要花的。”

但是,也有人是被饭圈文化所挟裹。蔡徐坤发布数专《YOUNG》时,他的超话曾出现了这样一则帖子:“学生党出不起1000?只出一两百的怎么想的,有手有脚不会赚钱?暑假这么长时间赚不到钱?你看看我钱都哪里来的,时间来不及就想法子跟亲朋好友借到钱后面打工再还,还有什么能卖的衣服化妆品游戏装备都给我卖掉,新歌销量上不去你打扮给谁看?”

此言论显然过于极端,但镜像娱乐长期观察各大流量超话发现,饭圈很少提倡“量力而行”,即便提倡,多数也仅是“面子工程”。在绝大多数粉圈,但凡偶像有新专辑、新杂志上线,后援会和大粉都会鼓励粉丝冲销量,更有甚者,会明确规定上班党、学生党的购买量,若达不到购买量或集资额度,便会被以“没有粉丝资格”论处。

进入饭圈的人,想要佛系追星似乎是不现实的,因为在饭圈,“沉默的螺旋”效应被无限放大,“爱他/她就为他/她花钱”是主流群体的共识,持有不同意见的少数群体,因为害怕被孤立、被开除粉籍,变得沉默而随大流。所以外界才会道,饭圈和宗教是异曲同工的。

很多人将饭圈狂热的追星文化归因于“低龄”所致,但事实上,在杨丽娟痴迷刘德华的时代,粉丝同样狂热,只是这种狂热是自然诞生的,但如今,饭圈的狂热却是整个资本市场潜移默化“驯化”的结果。

在“朴灿烈吧”事件被爆出后,不少粉丝担心的不是钱能不能退回,而是专辑的销量到底能不能冲上去,因为在韩国娱乐圈,市场是直接将销量与人气挂钩的,销量不佳或专辑成本难以回收,势必会影响偶像个人或组合后续的资源及活动。

在内娱,粉丝疯狂集资或打投的逻辑更好理解。在互联网选秀节目中,集资投票直接决定了偶像的出道位次;在品牌方眼中,购买量直接决定了明星的商业价值;在与对家的竞争中,应援阵势大小直接决定了偶像的排面。这都在诱导饭圈文化变得越来越狂热,诱导饭圈集资数额变得越来越高额。

不过,从频繁暴雷的粉丝集资也可以看出,粉丝们为爱发电,排队等待着“真爱”的号码牌,有时候,她们却是在为他人作嫁衣。有内娱粉告诉镜像娱乐,不少饭圈集资中,集资人和散粉的关系,就如同庄家和韭菜,有的集资事实上是明星大粉和后援会在联合做局,她们共同煽动散粉集资,中饱私囊。

复杂利益交织的灰色地带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近几年,饭圈这块蛋糕充满了诱人的气息。王俊凯17岁时,粉丝曾为他包下了一辆轻轨广告,网传费用达到一千万;2018年《创造101》总决赛时,11位选手粉丝集资总金额达到4000多万。如今,偶像和流量们的生意是最好做的,不止是出道集资、生日集资,但凡有专辑、杂志发售,粉丝集资的金额也动辄能达到数百万、数千万。

如今,在新选秀节目开播前,几乎都会有流量明星的大粉,转而成为尚未出名的选秀艺人的新粉和站姐。在外界看来,这或许就是单纯的“爬墙”,实则不然。互联网选秀靠打投出道的底层逻辑,给了太多人薅羊毛的机会,而混迹饭圈多年的大粉们嗅觉灵感,她们率先选择具有潜力的新人,并在这些新人的粉圈中建立话语权和影响力,然后再静待变现的时机。

有内娱粉透露,很多明星贴吧吧主的位置也是饭圈的一个“肥差”,有不少大吧吧主的身份都是从前任吧主手中买到的,最高的一次交易花费达到300万。

有人为爱发电,有人浑水摸鱼,这便是集资乱象频现的根源之一。

众所周知,后援会或艺人贴吧都是民间组织,不具备官方属性,因此,前几年集资暴雷事件频出时,不少艺人的做法都是直接撇清关系,如迪玛希后援会会长携款跑路后,迪玛希工作室就表示官方后援会账号为“独立运营”,粉丝上交应援资金集资的事,事先也没有告知公司和艺人,公司和艺人对此事均不知情。

即便艺人可以撇清关系,但粉丝与集资挂钩,对艺人而言也会产生负面影响,这也是此次朴灿烈大粉要求散粉不要大规模向相关部门举报的原因。

这一两年,为防止后援会、贴吧等“民间组织”因过激言论或集资事件影响艺人形象,不少艺人工作室都接管了粉丝后援会,如2019年,蔡徐坤后援会认证及绑定信息就更换为了蔡徐坤工作室的人员。当然,艺人接管后援会,除了正规化管理的目的外,也不乏更好地利用粉丝力量的初衷。

相比内娱粉丝团体管理的“官方化”,韩娱、日娱在国内的粉丝团体是缺乏官方约束的,韩国各大经纪公司鞭长莫及,它们和代理商只负责卖货收钱。此次韩国Apple Music代理商手撕朴灿烈吧原吧主,只是因为“伤及了利益”。

“朴灿烈吧”事件中,韩国Apple Music代理商表示原吧主拖欠费用为130万,但项目总集资为1000多万,可见该吧主下单的10000份,或许远低于粉丝的实际购买数。在此类集资中,身份不明的职业粉头如何操盘集资生意,散粉们有权过问,但同样鞭长莫及。

此外,据镜像娱乐了解,与内娱运作不同的是,韩娱打榜是分“运回”和“不运回”的。运回形式相当于“代购”,粉丝集资可以得到实体专辑和特典(周边),不运回形式则是“纯集资”打榜,粉丝只会拿到特典,但粉丝正常下单购买的专辑和运回形式相同,都会计入相关榜单的销量中。因为不运回形式节省了邮费和包装费,所以粉丝的花费比运回形式低出很多。

不运回形式,显然为集资发起者带来了太多可乘之机。有韩娱粉表示,一般情况下,不运回的专辑都会被送往各种福利机构、高校、公共场所作为二次宣传,但据镜像娱乐了解,其中不乏集资者以超低团购价格提货后,转手以原价贩卖牟利的操作,对于国内的粉丝,集资操盘者只需要伪造捐赠收据便可以蒙混过关。

以众筹之名行集资之实

造成饭圈集资频繁暴雷的还有最关键的一环,那就是提供集资渠道的星粉平台。

韩国Apple Music代理商就“朴灿烈吧”事件发声后,提供集资渠道的Owhat平台第一时间锁定交易,并在相关微博评论中表示:“已经和其家里人联系上并在全面沟通此事进行解决方案的推进。” Owhat发声后不久,北京朝阳区市场监管局就此事约谈了全星时空公司(Owhat),约谈之后Owhat表示已报案处理。

近几年,Owhat在粉丝圈内十分流行。目前来看,它似乎就是单纯的明星产品出售、明星周边出售、活动报名、明星资讯发布平台,但熟悉饭圈的都知晓,Owhat一直是饭圈粉丝大站的聚集地,主要用来做集资、团购买专、站姐代购等交易。

很长一段时间里,Owhat平台上不乏“专辑打投应援”、“生日应援”、“日常存钱罐”等各类集资项目,形式与水滴筹上的众筹无异,这些项目目标金额从几万到数十万、数百万不等,很多明星的集资项目都会超额达到目标。《创造101》比赛期间,孟美岐在Owhat上公开的集资金额就超过1200万。

或是因相关部门对饭圈监管力度的强化,如今,这种赤裸的集资形式已经很少出现在Owhat平台,全站搜索也难以发现相关词条。但是,据镜像娱乐观察,如今Owhat平台上售价一元的诸多明星相关产品,如“生日企划”、“不运回专辑”等其实仍是“纯集资”,此外,据内娱粉透露,Owhat平台上的一些小挂件、照片集等周边也都在借卖实体之名空手集资。

“朴灿烈吧”事件曝光后,外界不少人直言希望查封Owhat这样的饭圈集资平台,但不少追星用户解释道:“Owhat只是提供购物的平台,性质与淘宝相似,骗人的是灿吧,不是Owhat。”那么,在“朴灿烈吧”事件以及之前各大集资跑路事件中,提供在线交易的Owhat真的没有责任吗?非也。

在Owhat上,集资的发起者/明星周边的售卖者多数都是明星后援会会长、明星贴吧、粉丝团管理员等。这些人扮演着卖家的角色,他们与淘宝卖家是相似的,但不同之处在于,对于这些操盘巨额资金的“卖家”,Owhat并未像淘宝般进行严格的资质审查,这些粉头只需要在Owhat认证并填写个人信息,便能在一天之内通过审查,获得集资相应资质。

与此同时,Owhat并未联合第三方部门对此进行监管,这都为平台集资埋下了隐患。

在“朴灿烈吧”事件中,Owhat平台上的相关集资金额,早就被朴灿烈吧原吧主转出,没有任何付款及发货凭证便可以直接提现,这便是Owhat的机制漏洞。说到底,长久以来,Owhat扮演的都是中间渠道方的角色,它默许集资现象的存在,但在审查与机制上却漏洞百出。

微博博主韩星行程也指出,很多饭圈大粉不选择淘宝这种有安全措施和大数据风险评估的平台,反而选择Owhat和桃叭等,原因就在于这些小平台有提现绿色通道。在这种情况下,操盘集资项目的职业粉头是否卷钱跑路,似乎全看人品与良心。

由此来看,立案追缴对“饭圈集资”来说纯属治标不治本。在被相关部门约谈后,Owhat表示与Apple Music代理商达成了战略合作框架,宣称今后所有在Apple Music订购周边的粉丝团,都将由Owhat平台公对公打款。此外,Owhat还计划邀请更多可信赖的粉丝团、上游供应商一起加入合作机制。

理想很美好,但现实是骨感的。多久才能建立一个庞大的供应商合作体系、如何辨别何为可信任的粉丝组织等,都是Owhat面临的难题,此外,对于那些借售卖实体之名行集资之实的项目,Owhat的“公对公”打款又有何价值及意义,这也是Owhat需要回答的。

饭圈集资之雷,非一人或一家所埋,也非一日或一年可以解决。多少职业粉头喜提海景房,就有多少粉丝依然在被骗,不论是粉丝警惕性的提升、饭圈文化的矫枉,亦或是星粉平台的整改,都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来源:镜像娱乐公众号


此文章 短链接: http://dlj.bz/Nb3Mv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