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上陪练瞄准4000万琴童,家长花这个钱值不值?

很难想象,中国家长们对孩子学琴这件事有多么狂热。

《经济学人》中曾有一篇文章表示,“中国有超4000万孩子学习钢琴,占全球总数80%,并且这个数据正在以每年10%的速度在增加。”网上甚至出现了这样的调侃,“孩子班上40个人,学钢琴的占一半,登台表演得摇号。”

这些数据背后是乐器培训的火热,同时还催生了各种陪练APP。

其中,头部平台VIP陪练于2018年完成1.5亿美元的C轮融资,创造了当时的素质教育行业融资纪录,五轮融资总额近10亿人民币;快陪练也已连续三年完成3轮融资,累计获投金额超过2.2亿元;小叶子智能陪联也在2018年4月获得了数千万美元D轮融资……

被资本无限看好的这条赛道,尽管在持续升温,但也开始频频被曝问题:柚子练琴大促后被央视点名批评破产;VIP陪练则多次登上侵害用户权益APP的“黑名单”…

学琴内卷背后:过百元一节的陪练课已成刚需

绵绵今年11岁,但习琴6年的她已经能够熟练地演奏不少钢琴家的名曲。她不算刻苦的那一类琴童,却也尽量保持着每天一个小时的练琴频率。

和大部分学琴的孩子一样,学琴之初,练琴和考级曾是绵绵的“噩梦”。面对相同的曲谱反复练习,是一件需要耐心的事儿,对于年幼的孩子而言,这个过程难免显得乏味枯燥。绵绵的妈妈陈佳茵回忆,新鲜感一过,绵绵就常常边哭边练琴,“甚至一提到学琴练琴,她就开始哭闹。”

那时候,陈佳茵每天会陪着绵绵一起练琴,因为在最初一两年,陈佳茵就曾立下陪女儿一起学琴的决心,“这样就能监督她好好练习”。入门阶段的内容还不算太难,每周坚持陪着女儿一起上课的陈佳茵勉强还能跟上进度。但时间一长,摆在钢琴上的曲谱越来越长也越来越复杂,精力远不如女儿的陈佳茵慢慢就“掉队”了。

于是,两年后,练琴变成了陈佳茵的“噩梦”——一边要常常因为绵绵不愿练琴而母女“大战三百回合”,一边又因渐渐看不懂琴谱而越来越难察觉出绵绵练琴时有没有偷懒。

“自从开始准备考级,我基本上就只能听听是否顺畅,具体哪个音弹错了,哪个和弦弹漏了,我其实真听不出来。”于是,陪练这件事变得越来越难,陈佳茵也越来越难坚持每天下班后花一个小时盯着绵绵练习。

事实上,四千万个琴童背后,几乎都有至少一位像陈佳茵这样苦于陪练的家长。毕竟,乐器的学习太特殊,不同于语数外有明晰的评价机制,且大部分家长都有一定的知识储备,乐器学习既难量化也难评测,许多家长也并无相关基础。

正如30岁的唐熙所言,“学乐器不仅考验孩子,还考验着家长。”

在陪练弹琴这件事上,唐熙和丈夫在几次协商后达成一致,决定明确分工——唐熙负责陪学并记录上课情况,丈夫则负责陪练并记录练习情况。“我俩每周聊天记录里最多的信息就是儿子的练琴情况,哪里跳音不要太用力,哪里指法又出了错。”唐熙提起这段陪练史就感到头痛,“从6岁开始学琴,学到现在陪练这事儿真是越来越费力。”

回想起儿子学琴这三年,“别人都说辅导孩子作业令人崩溃,但陪练过的家长可能随时都在崩溃边缘。”时间一长,唐熙比儿子更害怕看到钢琴,“每周都有那么几天想说算了,别学了。”

于是,唐熙最终在不久前为儿子请了专门的陪练教师,“以前以为学琴的成本无非就是乐器和学费,结果陪练的成本也不低。”

锌刻度发现,陪练教师如今基本上成为了乐器教学的标配。以钢琴为例,不少琴房如今都会专门配有练琴室和陪练教师,价格按照难度有所区分,基本上在70元至150元一小时之间,北上广等城市的价格会更高,其中上海的陪练教师的最低收费已达90元一小时。

陈佳茵如今也为绵绵找了专门的陪练教师,每周至少去一次。“陪练教师盯一个小时,比家长跟她墨迹半天更高效。”陈佳茵觉得,陪练教师的确解决了她一大心头大患,只不过需要每周送孩子去琴房练习有时也挺麻烦。

“陈佳茵”们的苦恼,给了线上陪练平台机会。

锌刻度搜索发现,在线陪练平台的诞生最早可以追溯到2014年前后,一度被视为该赛道的头部玩家的VIP陪练就注册于2014年底。

AI智能陪练:只会纠错的“按键游戏”

锌刻度对比多家在线陪练平台后发现,目前音乐在线陪练模式主要分为两类,一是真人老师通过视频、或者鹰眼摄像头进行陪练,二是通过AI系统智能识别等进行陪练。

其中,小叶子智能陪练目前还停留在钢琴陪练一种乐器数量,分别有真人教师陪练和AI陪练两种不同课程。当铺天盖地的广告袭来,陈佳茵也为绵绵买了一周小叶子的AI陪练体验课,最主要的原因是,“相较于真人陪练,AI陪练的价格更低。”

然而,第一堂AI陪练课上,陈佳茵和绵绵就对此失望了。由于是AI陪练,练习全程需要使用iPad或手机将软件里的曲谱而非纸谱,绵绵对此并不适应,“他们的曲谱库并不全,很多曲子都没有。”

小叶子的软件评论区和其练习报告

而这一类AI陪练通常分为三种练琴模式:识谱模式、提升模式和测评模式,伴随弹琴,软件里的曲谱上会有浅黄色光标不断移动,从而对练琴情况进行识别,并标注错音漏音情况等。而且,由于电子屏幕大小有限,曲谱会不断移动。

看似的确智能省事,但实际应用的效果却不尽人意。“这种光标其实很容易打乱孩子的节奏,因为光标的移动速度是固定的,孩子就需要主动调整节奏去对应光标速度,而且注意力如果一直停留在那个光标上,光标的移动和曲谱的移动速度都反而会干扰练琴的状态。”尤其是在识谱模式中,系统设定为必须“确保每一个音都弹对才能继续弹下去”,这让陈佳茵和绵绵都非常不解,“弹错一个音曲谱和光标就不动了,又需要重头开始,其实是非常死板的训练,很影响弹琴的情感状态。”

更重要的是,不同于真人陪练教师不仅能够辨别出错音漏音的情况还能同时监督孩子的指法、节奏等硬技术,AI陪练很难识别出指法错误,也很难检测到孩子的呼吸和按键强度。“这很容易变成按键游戏,孩子只需要把音弹准一点就能把系统糊弄过去。”陈佳茵观察到,哪怕绵绵使用错误的指法挨个把音符凑完,系统也不会提醒。

声称“琴音设备满足识别率准确率高达99.37%”的小叶子,似乎有些名不副实。

这一点也得到了其他家长的验证,在小叶子智能陪练的软件评分和评论处,不少家长提到其不够智能的一面,“平时陪女儿很少,今天看了她的联系,只用一根手指弹琴,却能得到90分,这是太荒谬的一件事”、“没弹完就翻到下一页了,要么就弹几十遍都识别不出来”、“识别不了颤音,低音高音一起弹时又识别不了高音、断奏连奏也识别不了”……

有家长坦言,“如果只能识别错音,那我们也能做到,但孩子练习时需要的是更专业的技术指导。”

所以,尽管小叶子智能陪练在陪练结束后会提供一份练习报告,但家长对这份练习报告的信任度并不高。

锌刻度发现,助教老师在班级群内发布的多位学生的练琴评价日报内容大同小异,主要集中在音准和熟练度,而软件内的练琴日报则能够看到孩子的练琴曲谱和时长,以及错音或不顺的段落。“家长仅靠这个报告,是完全无法了解其真实弹琴状况的。”陈佳茵认为,对于自制力不高的小孩而言,这种模板化的AI系统意义不大,“而且一直需要盯着电子屏幕的话,对孩子眼睛可能也有伤害。”

线上真人陪练:万元课程只打包售卖

相较于小叶子这一类AI陪练,更多家长会选择线上的真人陪练。这则是VIP陪练主打的赛道,公开资料显示,自称“在线音乐素质教育赛道头部企业”的VIP陪练,由上海妙克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于2016年创办,专门为5-16岁琴童提供钢琴、小提琴等乐器真人一对一陪练服务。

从陪练的效果来看,真人在线陪练打破了线下琴房的时间空间限制,同时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AI陪练存在的主要问题——老师可以及时听到学生弹奏的曲调,指出错误进行纠正,甚至可以通过鹰眼镜头看到学生的指法等,同时真人授课也能感知到学生音乐情感表达及风格等方面。“

让孩子上过一段时间线上陪练课的薛洋对线上真人陪练的评价不错,“真人教师的确比我们家长更专业,也比智能系统更有针对性,孩子在家里就能练习的话,的确更省时省力。而且教师跟孩子的互动也挺到位的,孩子练琴老师就听,有错误及时指出,不会干扰打乱孩子的节奏。”

不过,薛洋没有坚持让孩子继续上线上陪练有一个重要原因——师资不稳定。

“上了一段时间课之后,平台给换了一位老师,老师之间的风格有差别,孩子就不那么喜欢了。”而薛洋也察觉到,更换后的老师指导不及此前的老师仔细了,“如果是线下琴房的话,大概率可以一直跟着一位老师练习,但是线上的老师流失率比较大吧,所以很难保证这一点。”

事实上,师资的确是在线真人陪练平台面临的一大难点。

其中,VIP陪练的官网称,其“陪练老师拥有音乐知识背景,并经过层层筛选与培训,擅长线上陪练。”但锌刻度在招聘网站发现,其在重庆、武汉、合肥等多地对线上音乐陪练老师的招聘要求并为对教学经验作出要求,只需“有一定的音乐理论基础即可”,且其岗前培训“有无经验均可参加……满18岁通过培训即可入职”。

线上陪练平台的招聘信息

据中国青年报此前报道,也曾有内部老师透露,“VIP陪练的老师基本上全是在读大学生,还有在音乐学院上高中的学生,但培训师在培训时会让大家跟家长说自己已经毕业。”甚至还有陪练老师爆料自己并非学习过该专业也可以安排上课。

而快陪练则在招聘信息中直言其“为全国音乐类,艺术类、师范类在校大学生及相关专业人员提供成长学习、实习、就业一站式服务。培养高校在校生进行线上乐器陪练实习,积累教学经验。”

同样在招聘真人陪练老师的小叶子,所招聘的老师均为兼职,这背后教师的流动性不言而喻。

就连VIP陪练有关负责人也曾在接受蓝鲸财经采访时坦言,“教师是整个音乐教育的供给端,师资决定了整个教育活动的质量与成效,音乐教师数量难以匹配上庞大的音乐学员群体,大师级教师的稀缺,这两大问题鉴于教育的慢周期性,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都存在供需矛盾。”

不过,这类线上陪练平台虽然师资不够稳定,课程却要打包贩卖。

锌刻度从VIP陪练的助教老师处了解到,目前该平台课程以套餐形式出售,一节课单价为77至89元钱,每节课50分钟时长,但也可以拆分为25分钟自由组合。而其套餐分为三种:长期套餐共160节课加增送课的总价为16888元,中期课程共100节课加增送课的价格为11000元,而短期套餐也多达65节课,总价为7688元。

课程以套餐形式售卖

但事实上,早在此前教育部等六部门就联合下发了《关于规范校外线上培训的实施意见》(以下简称《实施意见》),其中要求全国教育培训机构,凡按课时收费的,每科不得一次性收取超过60课时的费用,按培训周期收费的,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

当锌刻度就此询问VIP陪练的助教老师时,对方表示,“我们的课程属于素质教育,不一样的。”

而这类打擦边球的收费方式,暗藏风险。此前,柚子练琴APP于2020年11月20日晚突然发布破产公告,次日即停止服务。但就在破产前不到20天,平台还在借势“双十一”完成一波“大促”。而其学费并不便宜,课程费用集中于5590元到17490元不等。在其破产后,众多学员家长退费无门。

野心和风险之间,“千亿市场”会落空吗?

种种问题被曝,证明眼下的线上陪练行业尚未进入一个成熟的阶段,相比于频频传出融资消息的美术、编程、思维等其他素质教育赛道,音乐赛道的这几家头部机构都处于不温不火的状态。

在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看来,由于教育交互性的特点,在线教育要进行个性教育是很难达到的,因此,不同于一般的学科教育,在线音乐教育在这方面与线下教育相比起来显得较弱,缺点也更为突出。

但这些特殊性并未阻碍在线陪练平台的野心,一些利好信号给了他们希望——真格基金投资副总裁姜敏曾在2019上半年某场素质教育论坛上指出,政策指向是素质教育未来三年内能够获得快速发展的一个重要基础。同时,相比K12的学科辅导的项目,资本对素质教育的项目会更乐观。而在市场需求方面,家长对于素质教育的需求以及他们所拥有的支付能力呈现快速增加的态势。

只不过,伴随素质教育兴起的另一面,是正在蔓延的风险。今年两会期间,有30名全国人大代表联名建议取消12岁以下儿童美术考级,以及代表委员建议调整音乐类“考级”方式或取消音乐类“考级”。

所以,尽管行业曾预估在线陪练市场的需求大约占据近一千亿左右规模,但这诱人的千亿市场会不会终成“海市蜃楼”,尚不一定。

来源:锌刻度公众号


此文章 短链接: http://dlj.bz/2FnOJ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