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创难消,版权难破,短视频平台下一步如何走

版权问题,无疑是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对短视频平台来说最为棘手的问题。

从爱优腾针对“影视二创”未经授权问题联合发表声明,到三家再次联合谴责B站《老友记》侵权行为,再到最近的腾讯副总裁的“猪食论”,这些争议都是围绕着一个关键词:版权。在我们近期的文章《长短互呛,中视频在突围》中,对于这几次事件也进行了详细的论述。

抛开长视频平台和短视频平台在这段时间围绕版权的纷争,版权问题对于短视频平台来说,是一个长期存在的问题,如今集中爆发,也就说明,这个问题已经到了一个无法回避的时刻。

抖音、快手、B站

不同的平台,相同的版权问题

事实上,短视频平台的版权问题第一次引起大规模的关注,是在今年4月500余名艺人的联合发声。

当天,这则联合发声视频一经发布,很快就登上了热搜,话题#500余名艺人反对短视频侵权#浏览量达到了8.3亿。这则视频中,我们可以看到不少熟悉的面孔,比如李冰冰、杨幂、赵丽颖等等。

这则视频发布后,在4月25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中宣部版权管理局局长于慈珂也表示,国家版权局将继续加大对短视频领域侵权行为的打击力度。这样的接连发声,也将短视频平台的版权问题推到了大众的视线中。

这两次发声之后,接连而至的,就是爱优腾的联合发声,联合谴责,以及长视频平台和短视频平台的“互呛”。

为什么短视频平台一直存在的版权隐患,到如今被再次提起,并且被无限放大,甚至得到了相关部门的重点关注?

我们或许能够在《2021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所展示的数据中找到答案。据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12月,我国网络视听用户规模达9.44亿,其中短视频用户规模已经达到了8.73亿,使用率达到88.3%。

数据背后,我们能够看到的,是短视频这一内容格式的火热程度,也能够看到受众内容消费习惯的变更。如今,抖音的DAU已经超过6亿,快手破3亿,曾经的“小破站”,如今的月活也已经达到了2亿+。

在这样的高用户活跃度下,是这些平台的高速发展。而这样的用户体量,也使得短视频平台越来越多地被行业内的各种角色关注到,被相关部门关注。

在发展的过程中,以UGC和PUGV为主的短视频平台,逐渐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影视二创内容。有的是影视剧的解说,有的是在影视剧原有剧情基础上的二次剪辑,也有的是精彩片段集锦......

这些内容的出现,吸引了不少用户的关注。在如今这个快节奏的时代,碎片化的内容往往能够得到用户的喜爱。而这些影视二创内容,时长大多在1分钟到10分钟之间,且在内容上也大多是精彩片段,因此也就吸引了不少用户。

在初期,短视频平台上影视二创内容的作用,更偏向于为用户种草影视剧。这些内容也往往只是一个精彩片段,不够完整。用户往往会选择去长视频平台观看完整电影或者剧集。

在这一时期,短视频平台对于长视频平台来说,并不是威胁,甚至是一个“助攻”的角色,能够为长视频平台引流,同时也能够为版权方扩大影响力。

但是随着内容的发展以及生态的丰富,目前的影视二创内容早已经不再满足于短短的精彩片段,不少内容创作者已经开始成系列地更新影视剧,将在长视频平台播出的影视剧剪辑成为一个又一个的片段。

不少用户发现,即使不去长视频平台,不充会员,不超前点播,也能够在短视频平台看到近乎完整的剧情。这个时候,越来越多的用户选择了在短视频平台追剧,这也就造成了长视频平台的用户流失,长视频平台以及版权方的利益都受到了侵害。

因此也就有了开头我们说到的联合声明和联合谴责,以及相关部门的重视。

版权问题,解决了吗?

那么自从今年4月就备受重视的版权问题,到底有没有得到解决?我们从抖音、快手以及B站的一些动态里或许能够看到一些端倪。

抖音和快手,最近在版权问题上已经有所动作。其中抖音在今年5月,已经下架了版权相关视频14万个,处置违规账号1192个,快手在5月下架版权相关视频达到12.5万个,永久封禁账号1136个。并且,两个平台都主动处理了多个内容版权方的投诉。

而B站最近对于版权处理的消息则停留在上次的《老友记》事件上。在爱优腾发表联合声明后,B站第一时间迅速删除了站内所有关于《老友记》的内容,如今我们再以关键词“老友记”进行搜索,已经不再有任何搜索结果。

一些平台上的创作者则是选择了争取版权方授权。短视频平台,对于影视剧来说,实际上是一个巨大的流量池,如今,也有越来越多的片方会选择短视频平台作为他们的营销标配,无论是在发酵期、引爆期还是后续传播期。

对于版权方来说,短视频平台上的优质内容是助力营销的一大利器。因此,不少版权方也会主动找到平台上的内容创作者进行授权,以达成营销目的。

在抖音平台上拥有5000余万粉丝的@毒舌电影 ,如今的解说视频上都会出现“本视频已获授权使用电影片段素材”的字样,也往往会以上映时间、“正在播出,留待大家自行观看”的字眼,为影片引流。

但无论是抖音、快手的批量处理,B站的第一时间删除内容,还是版权方针对个别内容创作者的授权,都无法真正防止侵权。

这些短视频平台上,依然存在着不少并未获得授权的影视解说类内容,比如《双世宠妃第三季》、《爱上特种兵》等等热播剧的片段,依然会在短视频平台上出现,并且获得了不少点赞和互动。

还有一些内容创作者选择了一些国外的影视剧进行解说,试图以这种方式避免被追责,本质上依然是侵权行为。

在防止侵权这一层面,或许YouTube采取的方式值得我们学习。YouTube在早期也是缺乏版权意识的,是在版权官司缠身,付出巨大代价后,才探索出了一套防止侵权的方法。

为了应对版权问题,YouTube一方面在网站上加入了Concent ID系统,对用户所上传的视频和存储有具著作权内容视频的数据库进行比对,用工具减少侵权行为。

另一方面也开始实行侵权惩罚政策,对无视版权的YouTuber处以永久封号,提高了侵权成本,这也在一定程度上震慑了内容创作者,使得平台上的创作者们不再愿意冒着被封号的风险侵权。

图片来源于网络

从工具上防止侵权内容发布,从政策上杜绝侵权内容产出,无疑是上了双保险,有效防止了侵权内容的出现和传播。

相关部门在近期也颁布了系列法规,以约束短视频平台上的影视二创内容,比如5月17日发布的《2021年中国短视频版权保护白皮书》,以及于6月1日正式施行的《著作权法》。

目前,我们已经看到了短视频平台对于版权问题的重视,国家层面的法规也必然会进一步规范影视二创内容生态。

但是在未来,短视频平台想要在防止侵权的同时,保持影视二创内容繁荣发展,还需要和版权方以及爱优腾等长视频平台就版权问题达成共识,共同努力。

来源:TopKlout克劳锐公众号


此文章 短链接: http://dlj.bz/W0Dg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