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刮胡子的两个男人和电商直播的两个可能性

7月12日12:00,当所有人还沉浸在周一的沉闷氛围中时,王力宏在抖音开启了自己的带货首秀。

直播间里,王力宏身穿黑色T恤搭配牛仔裤,打扮十分简单,却与前一天预告视频中帅气的形象大相径庭。

视频中的王力宏没有英俊的脸庞,也没有帅气的容颜,取而代之的是长长的头发和胡须,以这样不修边幅的造型出镜,让不少进入直播间的网友都质疑其到底是不是王力宏,调侃其怎么证明是王力宏本人,不如唱两句来证明。

王力宏本人也调侃起了自己的造型,说自己的鬓角从来没这么长过,就像是丛林深处。

王力宏确实太久没有出现在大众视野之中,纵观他的社交平台,十有八九都是在宣传自己的音乐课程。

这次直播也不例外,王力宏主要是为了宣传他和方文山一同创立的音乐教育平台——月学。同时在直播间也挂了两款课程,分别是自己的唱歌音乐教程以及方文山的歌曲作词教程,定价均为1699元。

看到这两种课程,很多热爱音乐的网友表示会购买,然而由于课程略贵下单人数并没有太多。为了提升课程的销量,王力宏在直播间提到,如果直播卖了500单课程,他就现场剃胡子。

此举激发了广大网友的热情,不到一个小时,王力宏的课程就卖出了五百多份,他也很快履行了诺言,在直播间剃起了胡子,剃完胡子后,直播间的最高人气达到了近七十万。

截止下播,王力宏共卖出700多单,销售额为100万+。虽然在销售数据上表现平平,但是王力宏此次“刮胡子”直播却在网络上引起大众讨论。话题#王力宏抖音直播刮胡子 登上抖音热榜并且热度持续提升,微博话题#王力宏经历了什么#也登上娱乐榜TOP2,王力宏本人抖音粉丝数增长也超过40万。

这次王力宏在直播间刮胡子,不由得让人想起来去年罗永浩也在抖音直播带货首秀上剃过一次胡子……两个男人的“剃胡子”首秀,究竟有何不同?

“顺势而为”和“蓄谋已久”

2020年4月1日,罗永浩在抖音上迎来人生直播带货首秀。直播3个半小时,官方宣布成交额达到了1.1亿元、累计观看人数超过4800万。

在带货一款吉列剃须刀的环节,伴随着《卡门》的BGM,罗永浩拿起剃须刀,说着“告别过去”,就把自己的胡子剃掉。网友们也是一边心痛罗老师的不易,一边眼看着他因为刮个胡子剃须刀销量就涨了600多单。

直播结束后,吉列官微发布微博称:"在你每次选择开始一段新旅途的时候,总有人嘲笑你的梦想,谁说中年男人没办法再变回曾经的那个精神小伙,我们刮掉胡子,锋芒上路,永远热感,永远热泪盈眶。@罗永浩 "。配图为罗永浩年轻时的照片,白面无须,果然精神小伙。罗永浩本人也在下方跟评,打出了“心”的表情。

被问及直播刮完胡子以后是什么心态,罗永浩坦言,主要感觉就是凉爽。看到网上一片感慨和同情之声,有点莫名其妙,同时忍不住感觉赚了,虽然这个效果不是刻意设计的。

罗永浩直言自己的“剃胡子”不是有意设计,而王力宏的这次“剃胡子”则更像是有意为之。

作为一个艺人来讲,其个人形象无疑都是时刻都被关注的重点。无论这次蓄胡子是为了看起来充满个性还是追求艺术家的气息,还是为了本次直播引起网络热度,王力宏似乎在几个月前就已经做好了准备。

翻看王力宏本人的微博,从去年年底就开始宣传自己的“月学”平台,并且在各大社交平台也都不遗余力的进行宣传。而从三月底开始,王力宏也有了蓄胡子的迹象。

这次因为直播剃胡子引起的热度,让王力宏的音乐课程和“月学”平台被更多人所熟知,即使销售数据不高,但作为宣传来说无疑是一次成功的营销。

“前期蓄力”和“后势勃发”

观察罗永浩的直播带货首秀,在前期预热过程中就已经制造了巨大的影响力。在2020年2月下旬,罗永浩在微博发起一个“你们买东西时会看电商直播吗?”的投票,透露直播风声;到3月4日罗永浩在某网友的评论区回复自己将要定期直播,相关话题登上热搜,罗永浩直播带货初次引爆网络。

在罗永浩正式官宣后,从3月19日起至开播当天,他的微博发布内容超100条,几乎每条都与“直播”相关,而且,“罗永浩”微信公众号也发布多条推文进行宣传,进一步打造带货人设。

与此同时,罗永浩在3月25日开设抖音账号,并围绕“直播”事件发布多条短视频,在抖音的流量扶持下,罗永浩抖音账号迅速涨粉至500万,所有的动作都为罗永浩的直播首秀吸足了流量。直播结束后,罗永浩优异的带货成绩自然而然也成为热点在全网讨论不断。

而王力宏的直播带货首秀,在前期就显得“低调”很多。除了在抖音上发布了一条尽显帅气的预告视频,在微博上也进行了一次预热。

7月10日,@王力宏工作室 发布两张样式相同的海报,海报中“王力宏直播营业中”和直播时间都非常明显的标注出来,这两张海报的不同之处就在于一张为满脸胡须开口唱歌的王力宏,另一张为没有胡子摆着帅气Pose的王力宏。

如此的差异对比也引起粉丝们的猜测,“直播从图二现场变成图一嘛”“直播现场刮胡子吧”“这两图是在暗示二哥会现场长发变短吗”……在粉丝的小范围圈层中引起关注。

直播刚开始,直播间人数迅速攀升,直到音乐课程销量破500,王力宏遵守与网友的约定现场剃胡子开始,在线人数迅速从60万冲到80万,直播间的热度也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直播结束后,因刮胡子产生的后续效应也开始慢慢发酵起来。6个小时之后,#王力宏刮胡子了#话题登上微博热搜排行榜第五,各大娱乐账号和粉丝群体把王力宏的这次直播再次推向另一个高潮。

无论是罗永浩还是王力宏,在带货前中,都选择了微博作为自己的一个预热场。克劳锐也在《“热搜”是直播营销的“分数线”》文章中提到过,学会一场有“预谋”的直播,才能够亲自让“直播里的热闹”到“热搜”上走一趟。

虽然实施策略有所不同,但他们的首次带货直播在影响力上都可以说是交上了一份完美的答卷。

“电商直播”和“知识付费”

回到2019年,直播电商迅速增长,京东、拼多多等平台纷纷加入竞争,抖音坐拥着消费量最大的90后,在这片领域中却没有诞生出几个“超级带货主播”,直播电商成为较弱的一环。

直到2020年罗永浩直播带货首秀亮出耀眼的成绩,让更多人开始看到抖音电商的可能性,罗永浩也成为了抖音“直播新战略”的开始。

随后众多明星开始加入到抖音直播,让带货这把火在抖音烧得更旺。伴随着抖音的一系列动作,越来越多由于入局传统电商迟而转型艰难的品牌开始投入抖音的怀抱。

2020年10月,抖音直播正式切断淘宝外链,只支持抖音小店商品上架直播,全力打造自己的电商闭环。抖音直播电商在2020年按下了加速键。

如果说罗永浩的直播带货首秀奠定了抖音电商直播的可能性,那么王力宏的直播首秀就是向大家昭告了知识付费的可能性。

比起其他明星带货卖得那些高佣金货品,王力宏在直播间只是推销自己的唱歌教学课程和作词课程。虽然强调自己在做“直播带货”的主播,但是王力宏一直告诉大家不要给他送礼物“大家不要一直刷礼物了,礼物也很贵的,请大家不如投资自己,买我的课程吧”。

实际上,这也不是王力宏第一次卖课了。2020年12月22日,王力宏发了一条微博,正式宣传自己的音乐网课。

此条微博一发,就引来上万粉丝互动。

大家纷纷在微博下留言,不少人还直言:人生中就缺个王老师了!

所谓王力宏教唱歌,其实是他将提前录制好的课程放到月学APP上,报课学员通过每天解锁当日的课程内容来学习唱歌技巧。这门课程为期30天总价为1699元,包含每周6天系列课程+声音训练+强化作业。

不论你是热爱音乐的唱歌小白,还是音乐艺术类的专业学生,两千不到便能学到顶尖歌手的歌唱经验,确实很有吸引力。截止首期课程结束,总共两万多人报名,预估总收入超过3300万。

这是一个”知识至上“的时代,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重视知识付费。2017年以来,中国知识付费行业迎来了快速发展的阶段,到2019年中国知识付费市场规模已经达到278.0亿元。

伴随着知识付费站上风口,一方面,知识网红频频出圈,另一方面,拥有声乐、舞蹈、表演等相关专业知识的明星开始入局知识付费领域,两者都共同体现出优质内容供给源的稀缺性。在短视频领域,卖课也成为了新的商业渠道。

一年多以前,罗永浩的直播带货让大众看到了抖音电商的发展前景,现在王力宏的直播带货让更多人意识到抖音也正在成为知识带货的阵地。在大众认知中,他们也成为了平台的“明星代言人”。

也正是这些“明星代言人”,用他们的方式让直播电商充满了更多可能性。只是,希望下一个“代言人”别再“刮胡子”了,毕竟同一个创意,不能用三次。

来源:TopKlout克劳锐公众号


此文章 短链接: http://dlj.bz/wNaV8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