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五分钟看完xxx里,我们得到了什么,失去了什么

积极反抄袭反盗版的当代网友为什么对短视频版权问题毫不介意乃至甚为享受,是个值得玩味的现象。

5月29日,《斗罗大陆》动画第158集在其独播平台腾讯视频上线。几乎同时,B站、抖音、快手等平台的侵权剪辑视频就超过了600条,有的甚至是未经授权的完整版。

港真,人家一集动画刨去片头片尾曲内容体量也就15分钟左右,短视频剪辑个5分钟,能把原动画内容泄露个八九不离十。既如此,看了盗版短视频剪辑和正版付费的两种用户间,享受的几乎是无差别服务了。

相比一集45分钟的剧,《斗罗大陆》动画创作者和版权方受到的伤害可想而知。也难怪腾讯视频在5月29日发布声明,严厉谴责这种扰乱视频行业秩序的行为,是可忍,孰不可忍?

无独有偶,5月27日,《老友记重聚特辑》在优酷、爱奇艺、腾讯视频三家上线后,B站就出现了大量侵权盗版视频。依旧是有完整正片和大量卡段视频,虽说老剧重启特别能带动情怀,但情怀可以不作为盗版的挡箭牌吗?

自“409版权声明”及4月23日多家视频平台联合500多位艺人共同发布倡议书后,长视频针对短视频侵权发生的短兵相接日益频繁,以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版权模糊时代看来是彻底过去。但不在制度上根本性解决,这种局部的“谁受害谁谴责”终究也不是办法。

随着6月1日新《著作权法》正式施行,视频版权也有了更切实的保障。视频无论长或短,首先需要被界定的是它是不是《著作权法》意义上的作品。另值得关注的是,这次修订的新法引入了《伯尔尼公约》的三步检验法,短视频内容是否构成侵权有了更细致的司法判定标准。

如果说这些还算是“资本家之间”的事,硬糖君今天想聊的,其实是我们作为观众的事:看了那么多“五分钟看完xxx”,我们究竟得到了什么?那种被一部电影震撼心神、对一部剧集百看不厌的快乐,为什么越来越少了。

快速获得的“快乐”

“中国电视报,生活真需要。”买份电视报,对于世纪之交的家庭来说是柴米油盐式的刚需。当时远没有现在的媒体丰富,看报纸上剧集的播出时间表和内容介绍,几乎就是所能接触到最全视频资讯了。

电视报不曾消失,它只是换了形式。如今的短视频所做的预告、推荐、点评都是电视报职能的延续。作为信息量更大、传播速度更快的媒介,短视频对原作品内容的使用率显然远超报纸。

就“干货”来说,一个加速了的5分钟短视频能把一集45分钟甚至一部两个小时的电影,剧情透露得干干净净。作为全新的社交货币,如果明天想和同事朋友讨论爱奇艺播出的《赘婿》,是看十几分钟的吐槽合集,还是看90分钟当日的更新内容比较省时间?答案不言而喻。

郭麒麟教导店员要对顾客说“欢迎光临随意挑选”的包袱,作为一种浅层信息,从原视频获取或从短视频获取没有实质差别。这导致作为普通用户,我们平时都是坚决的版权拥护者,可能也会在不经意间向盗版剪辑投降。

一方面,碎片化的娱乐时间和过于海量的内容供给使得用户需要在短时间获取娱乐内容,短视频的确填补了空白。办公室都在磕优酷的《司藤》,我不去搭几句腔显得很不合群,但从头到尾看又觉得任务量超额。

不就是腹黑女王大甜甜和忠犬男仆小彬彬发糖吗?短视频直接把糖塞你嘴里都不要气氛铺垫的。如果不是“为爱发电”或者剧集CP粉,当下用户实在难以对所有热剧从头到尾的跟进。

另一方面,在鱼龙混杂的短视频供给中,用户其实很难区分所看到的剪辑是不是经过了版权方授权。更泥沙俱下的是,我们甚至无法判断短视频是否在断章取义甚至曲解原内容。

《长歌行》是漫改,所以剧中有一些漫画元素。但到了短视频博主剪刀下,就成了剧集注水演员偷懒不演动作戏。而看过原剧的观众就能发现,漫画场景只是零星点缀而非喧宾夺主;《骊歌行》就更夸张了,结局时明明没有怀孕情节,有些短视频硬要说傅柔怀了。为了流量篡改原剧臆造莫须有剧情也是醉了,也不知有多少人只看了短视频解说就信了。

电影《我的姐姐》的亲情主题被歪曲尤为细思极恐。短视频博主剪出几个不置可否的剧情,引导用户将其想象为“恐怖片”。如果说有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那么恶剪显然不在此列。

为了吸引眼球收割流量,盗版剪辑常会模糊事实铤而走险。这些低劣二创没有版权,却让人可能因此错失了本来值得一看的内容。当我们无意识地成为了盗版剪辑的消费者,自觉节省了时间和金钱,失去的却可能是主动去看、去感受、去思考、去沉浸的深度满足。

只看五分钟,我们失去了什么

别人嚼过的东西确实好消化,但营养也大打折扣。在短视频剪辑里,我们得到的是别人的观点、别人的感受,还以为那是自己的。时间长了,自己的咀嚼能力和消化能力也大打折扣,无法沉浸去阅读一本书,去静心看一部电影。

“只要一部手机就能学剪辑,招收学徒。”盗版剪辑博主的主页介绍里,常会发现类似的收徒信息。只要一部手机就能白嫖原生内容,发到短视频平台收割点击。

不过,低门槛也意味着低质量。为了保持受众黏度,他们的剪辑大多是对同质化内容的搬运。让人啼笑皆非的是,为了自己的宣传任务,他们还常常给原内容乱改名字挂羊头卖狗肉。剪辑内容是《夜访吸血鬼》,片名字幕却是另外一部国产综艺。

短视频把文娱内容的消费带入了快餐时代,只需五分钟就能领略一部两小时电影的“精彩”。但也正是这种浓缩加精,极大地损耗了我们对于作品真正深度的理解和品味。有些博主为了方便,所有视频女主均不厌其烦叫做淑芬,真有“东宫娘娘烙大饼”内味儿。

作为一种二次创作,短视频都是经过博主剪辑删选重塑过的,用户直接观看约等于“拾人牙慧”。Netflix的《王国》是一部丧尸题材的古装剧,主题包含了李式王朝时期的党派之争,古代君主与民生“水与舟”的辩证关系,以及颇具争议性的“杀君弑父”悲剧模型。

应该说,《王国》之所以能够取得全球性的关注度,其主题的多元意蕴功不可没。但到了短视频里,为了把人第一时间吸引住,往往只选择剪辑该剧血腥暴力的情节,而对深度主题置若罔闻。如果仅看短视频而不看原剧,你极有可能认为《王国》是一部纯血浆片。

长视频之所以让视频平台在前期大量投入,正在于深度内容生产的“得来不易”。取短弃长,短期看节约了时间,但长期看是对个人深度品味内容的能力剥夺。除了短视频给出的信息,我们失去了个体感知和私密体验。

豆瓣小组的成员,发现优酷《山河令》因为原台词和配音不合,开始研发“唇语”推测拍摄时的台本内容。短视频营销号直接照搬豆瓣的研读成果,再二次传播给用户。虽然磕糖很快乐,但其原本的个人体验却在互联网共享中被冲淡了。

从2019年的《陈情令》女孩到2021年《山河令》的“山人”,长视频用户有着强烈的情感联结和深度体验。“本来觉得两人没有CP感,但看完某剧几集后我彻底上头了,博君一肖YYDS。”没有这些夏日限定,很难想象年轻人繁重的生活该是多么黯淡无光。

就像《老友记重聚特辑》,资深剧迷可以说出大卫·修蒙在拉起裤子时手滑打到头的具体细节。如果我们仅从盗版剪辑里看剧,多年以后恐怕也只能说出一些模糊感悟。

内容行业需要正向循环

大项目辛辛苦苦三两年,短视频盗剪五分钟把你打回解放前。一边吃创作者的饭,一边砸创作者的锅。视频的版权损害如果不被遏制,长此以往伤害的必然是内容创作的源头活水。

各家视频平台每年投入巨大,最后却被盗版“击溃”,谁还有信心提供内容?正所谓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保护版权是势在必行的行业趋势,有保障的不断产出优质内容,方可推动行业正向循环、建立健康的生态。

一方面,严格的授权制度可以保证视频的生命力,这是一条红线。那种“接宣发可进白名单,没授权下架也无所谓”的乱象,不能再肆意蔓延。无论视频多长多短,首先需要尊重的是《著作权法》保护的作品。

另一方面也需要厘清个人创作、商业剪辑和短视频平台监管的权责关系,避免一刀切。《著作权法》本次引入的《伯尔尼公约》有如下判定流程:合理使用的范围与使用数量是否是“个别的”?有没有因为“合理使用”而影响作品传播?有没有因为这种传播而减损作者的经济利益?

好的二度创作可以为长视频添砖加瓦,不少用户正是通过短视频剪辑才去腾讯视频看了网大《兴安岭猎人传说》的,长短视频内容之间存在合作关系。优质的“自来水”创作,版权方乐见其成想必也不会加以为难。

部分恶意剪辑虽然流量不大,却在无形中侵害了剧方的版权保护、误导了用户对作品的理解、打乱了宣传节奏,不应该继续被轻纵。以牟利为目的的团伙性侵权行为,需要被重点打击才能造成“南门立木”的示范效应。

过去,创作者和平台的责任界定较为模糊。如果创作者侵权,平台可引用“避风港”原则,但这并不能成为短视频平台推卸责任的借口。对于那些明显存在且屡禁不止的侵权行为,就像红旗飘扬一般瞩目,就该考虑“红旗原则”。平台不能再假装视而不见,应该承担相应侵权责任,提高自身对内容的筛选鉴别能力,最大限度过滤删除侵权内容。

与此同时,用户也要提高版权意识,不以小恶忘大美。我们在享受短视频的便捷时,或许在滋长盗版侵权者的气焰。不是在长短视频里做选择,而是在保护版权与侵害版权里做选择。不是为资本家,而是为创作者。

国内的音乐版权保护也曾走过一条曲折之路,目前的视频行业也正在变革的拐点上。如果版权保护的完善机制尚需时日,那么现在起码已经到了版权保护意识觉醒的时候。

真要等到长视频“被消灭”了才想到去保护它,恐怕晚了。那时大家的精神世界里没有优质剧集、精彩综艺、经典电影,难道只能靠反复cut老视频来度日?不敢想,也不愿想。

来源:娱乐硬糖公众号


此文章 短链接: http://dlj.bz/R0SVO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