锂电抢人“凶猛”:基础岗薪资翻倍,猎头已不够用

Posted

“二十一世纪什么最贵?人才!”

在电影《天下无贼》中,葛优这句台词让人印象深刻。而在过去的二十年,互联网人可能对这句话有着最为深切的感受。

而如今,这股东风吹到了新能源产业,这是一座等待开掘的金矿,而在这座矿山背后,锂电人才的争夺战早已打响。

“可能一个下午、一个小时都会有不同的猎头,找到同一个候选人。”李洁供职于某家猎头公司,当前主要服务锂电行业人才挖掘,相关工作已经开展了一年多。据他透露,这些猎头既可能来自行业对头,也可能来自同一家公司,但大家瞄准的都是锂电行业的人才。

有时候还会碰上这样的情况,候选人同意猎头推荐后,却发现自己已经被另一位猎头推荐了,“甚至没有征得候选人的同意或者授权”。

竞争随时可能发生,抢时间、抢人,从白天到夜晚,一位合格的猎头几乎都处于高强度的工作节奏当中,尤其是面对当下人才缺口巨大的锂电产业。

目前,锂电行业的各家龙头公司几乎都将产能规划做到了2025甚至2030年,在此期间,其产能将以数倍增长。圆柱电池、固态电池、钠电池等新技术的研发也需要持续补充人手。

Wind数据显示,2021年年末,78家动力电池概念企业相较上一年职员工数量增加19.86万人,增幅达23.19%。在上市公司中,去年比亚迪员工数达28.82万,其中新增6.4万人;宁德时代较2020年末增加50523人。

今年宁德时代力推换电业务 来源:宁德时代官网

此外,造车新势力也在加大对电池的投入,例如蔚来就计划在上海新建锂电项目,该项目不仅涉及锂离子电芯和电池包研发,还包括锂离子电芯试制线以及电池包pack线。

未来几年,“缺人”或将是锂电行业的常态。

1

疯狂抢人

“热钱太多了!”李洁感叹。

各家疯狂砸钱抢人,让行业的薪资水平肉眼可见地上浮。即便是较低级别的员工,也因为薪资基数较低,在这轮行情下几乎实现了翻倍。

“现在一般工程师级别,这个行业的刚跨入门槛的员工,他们的月薪在12000-15000元这个区间,但是今年,很多人的年薪都在25万到30万或者是30万以上了。”李洁说。

从行业整体的涨薪幅度来看,据他判断,过去锂电行业正常的涨幅可能在20%左右,但是现在锂电行业的涨幅能够达到35%以上。在他看来,这并不是一个常规的水平,目前锂电产业发展,存在资本过度进入的情况。

一位在锂电行业有十多年工作经验的工程师曾告诉《全天候科技》,一年前,接到猎头的电话还很少。而现在情况已经改变。

陈诚在锂电行业工作多年,目前在一家新造车公司工作,每个月都能接到数十通来自猎头的电话。

一位2019年才毕业的锂电从业者,此前在欣旺达工作,不久前刚刚涨薪跳槽换了新公司,就已经开始为新东家内推人才。

伴随着热钱的流入,行业开始变得有些浮躁。一个风向是,员工的流动频率大大提高了。

据李洁观察,越来越多的员工会被薪资涨幅等短期的利益吸引而跳槽,“之前的话可能是大概3-5年一跳是比较正常的水平,目前锂电可能大多数都只有一两年。”在他看来,未来员工的流动率或许还会越来越高。

各大公司抢人的同时,也有公司希望能把手里的人尽可能留住。

一种方法是砸钱。

5月25日晚,赣锋锂业发布多条公告,拟投入20亿元新建5万吨碳酸锂当量的锂电新能源材料产能,并对113名核心管理、技术人员授予217万份股票期权激励。以26日的股价计算,这部分股权的总价值超过2.66亿元。

薪酬方面也有明显变化,以正极材料的两大巨头当升科技和德方纳米为例。据锂猫实验室统计,2021年当升科技人均薪酬达到26.59万元,同比增长49.02%;德方纳米人均薪酬也同比增长了24.91%,达到10.59万元。

和员工签署竞业协议或许也能起到一定留人效果。

今年年初,宁德时代因为竞业协议上了新闻。据第一财经资讯,一些前员工被宁德时代告上法庭,面临的竞业赔偿金高达100万元,其中有人工作3个月、月薪仅8000元。

不少人在社交媒体上吐槽宁德时代这一做法,有网友表示,“近期C公司起诉离职员工案件一件接一件,宁德时代有那么多的商业机密泄露了吗?更为离奇的是起诉的基本都是基层员工,还有21年的校招生,难道C公司的商业机密都被这些基层员工掌握了吗?”

竞业协议似乎已经成为一条“万能公式”,此前在互联网行业已经非常普遍,如今渐渐蔓延到了锂电行业。据行业人士透露,有的电池厂甚至会跟每一位员工在入职时签订竞业协议。

在陈诚看来,如此宽泛的竞业协议使用并不合理。

因此,有猎头甚至为了挖人会给应聘者支招规避竞业协议,比如通过在新公司改名字,或者经过一个中转公司把社保交在第三方的方法,从而避免被竞业。不过这样的做法需要承担一定风险。

这也导致了,当意识到存在纠纷风险时,猎头们可能会放弃挖角存在严厉的竞业协议的企业人才,转向别家。

2

全线告急

产业极速狂奔,锂电行业几乎陷入了一种全线缺人的状态。

“不管是电芯设计,还是工艺制造,几乎所有锂电的岗位都处于短缺状态。”陈诚认为,这是由于行业扩张太快造成的供不应求。

动力电池由四大材料组成,正极、负极、隔膜以及电解液。这些材料制造公司位于电池企业的上游,是电池生产必不可少的环节。尤其是从去年开始“复兴”的磷酸铁锂正极材料,相关企业都非常缺人。

除了人员基数较大的制造端岗位,电芯、pack等侧重研发的岗位对员工的经验要求更高,招人也更难。

另外,一些涉及新兴电池技术的岗位,例如圆柱电池,更是成为了这轮缺人的“重灾区”。因为特斯拉的带动,圆柱电池名声大噪,如今很多国内电池厂商都已经在跟进。

特斯拉4680电池

“大圆柱电池成为行业的王者,已经初露曙光。”在今年3月的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上,亿纬锂能董事长刘金成公开为圆柱电池站台。在他看来,大圆柱电池有绝对的安全和成本优势,将成为中高端新能源车的主要动力电池形态。

在国内市场,包括亿纬锂能、比克电池等企业都已经规划了圆柱电池的产能,量产时间或就在2023年前后。

除了这些和锂电在技术层面强相关的岗位,事实上营销也是锂电比较缺人的一个方向。“尤其是海外营销,这两年各大公司都在向海外扩产,因此海外营销是比较缺人的。”韩亮是一位资深猎头,他正为多家头部锂电公司寻找海外营销候选人。

据证券时报统计,A股79家锂电池概念股2021年员工人数累计净增加近20万人,为2020年净增加人数的13倍,其中66家呈正增长,21家增幅超40%,先惠技术、宁德时代、中伟股份、德方纳米、赢合科技等5家公司实现倍增。其中,行业龙头宁德时代2021年的员工人数增幅达增幅达152.74%。

在此情况下,替企业寻找人才的“赏金猎人”们,为了应对源源不断到来的需求,自然也进入了迅速膨胀的过程。

据韩亮透露,去年以来自己所处的的团队一直在扩张当中,目前有15人左右,预计在今年年底达到30人。而在他所处的公司,关注锂电大赛道的人,一年来新增人数超过50人,几乎已是之前的两倍。

“我们估计在2025年之前,锂电行业都会以这种粗犷式模式发展,2025年之后可能才会比较缓和、趋稳。”韩亮说。

俗话说隔行如隔山,对于一位猎头来讲同样如此,换到新的赛道,意味着将放弃过往累积的行业人脉和知识储备,这并不是一个容易的决定,但锂电行情的火热依然吸引了很多其他行业的猎头加入。

“包括之前在房地产行业做了10年甚至20年的猎头。”李洁说。

3

黄金时代?

去年以来,互联网行业提前“毕业”人数增加,叠加疫情影响,部分车企也加入其中。几天前,小鹏和理想还因为取消应届生offer,引发了一波争议。

然而,锂电行业并没有受到波及,依旧“逆势”高歌。不只一位从事锂电工作的员工告诉《全天候科技》,“据我所知,电池就没有裁的。”同样的现象还出现在光伏行业,扩张步伐明显。

新能源产业似乎正在进入一个黄金时代。特别是从产能规划来看,头部公司几乎可以用“激进”形容。

据山西证券统计,2025年,宁德时代的产能规划目标在600GWh左右。紧随其后的是中航锂电,这家企业在去年11月正式更名为中创新航,并大幅提高了产能规划目标,将原来2025年实现300GWh的规划产能,直接提升到500GWh。

此外,包括国轩高科、蜂巢能源等多家电池厂也都制定了扩产计划,未来几年产能也将成倍增加。

这些规划到底有多激进?

不妨以2021年的数据进行对比。据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数据,2021年我国动力电池累计产量为219.7GWh——这已经是在同比增长163.4%的情况下达到的水平。

不仅是这些老玩家,还有一些新面孔试图挤入这张牌桌。

比如远景能源,据界面新闻报道,远景计划在湖北省投资480亿元,建设动力电池工厂等新能源项目,预计到2025年实现超过200GWh的电池产能,并让日产以外的客户能达到其动力电池销量的一半。目前,远景约九成的动力电池都供给给了日产汽车。

虽然是新面孔,但是来势汹汹。拼时间、拼速度背后,归根结底还是要抢人。

韩亮透露,在目前的锂电市场,远景是属于比较能“给得起钱的”公司之一。“用人标准和要求比较高,薪资也会比较好一点。”

新能源的发展,一方面带火了上游原材料企业的业绩,另一方面在看到动力电池这块大蛋糕后,这些上游企业纷纷开始加深布局。

比较典型的包括华友钴业、德方纳米。韩亮发现华友钴业以前是做三元材料比较多,但现在也在布局磷酸铁锂材料,而磷酸铁锂龙头德方纳米,则开始向前驱体延伸其产业链。

5月,德方纳米在投资者互动平台回答投资者关于公司拟建20万吨磷酸铁锂前驱体的疑问,其表示:“前驱体为公司生产磷酸铁锂产品的中间产品。该项目目前正在履行前期手续。”

热钱涌入、巨头相争,这和过去二十年的互联网之争何其相似。从这些规划来看,至少在未来几年,国内的锂电产业还将继续保持“野蛮生长”的态势。

同时,伴随着各大细分赛道的巨头不断向对手腹地渗透,锂电产业的竞争将持续增加。

在这场无边界游戏之中,人才之争作为一场成本比拼,是否业正在给企业埋下新的隐患?

(文中李洁、陈诚、韩亮均为化名)

(举报)

来源: 全天候科技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