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手,何以动口不动手?

1

前段时间我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要上台表演脱口秀。

作为阴阳怪气小达人,骚话连篇段子手,平日里儒雅随和的我说起骚话来我一点不怵,但真要上场表演,想到没有表情包加持,没有弹幕护体,底下还有一个小嘴开光的罗老师在那里虎视眈眈,内心不免有点慌张。

其他到还好,主要是我怕罗老师上台揍我。

就在我慌得快要掉头发的时候,我看到了坐在准备席上比我前一个上场,此时正在拿着话筒手脚发抖的牛老师。

我问牛老师,你怎么抖得这么厉害。

他说太紧张了,感觉都要尿了。

过了十几秒,牛老师突然整个人松弛了下来,我问他怎么了,他说尿完了。

瞬间,我就醒了。

讲脱口秀可太吓人了。

2

脱口秀是一个新兴的行业,二十世纪才开始在欧美流行, 90 年代才流入国内,近几年才在国内流行开来被大众接受。

脱口秀大会上,李雪琴一个单手撑麦架的动作,被戏称为继承传统,一个脱口秀界最old shcool的动作。

由此可见,脱口秀这个school再old都非常有限。

脱口秀行业的新,造就了脱口秀演员的苦。

大多数的脱口秀演员要打磨稿子,要考虑表演结果,要考虑舞台效果,实际最后产出高质量,能用于表演的稿子可能一年下来就只有 30 分钟左右。

还时不时会被一些“新媒体人”现场录音发上网传播,导致他们常常面临内容严重不足,给人观众一种讲来讲去都是旧段子的感觉。

别笑,也别不信,这很现实。

有人可能会问,为什么半佛老师产出这么高?

因为我强?不,因为我还没上台。

到目前为止,我的大部分文稿内容、段子、视频主要还是在网上传播,在网上传播就意味着我暂时还不需要去考虑现场效果,不用考虑上镜效果,不用考虑观众互动反应,互联网的环境相比线下表演其实要宽松很多。

如果要我去现场讲我写的东西,我必然需要考虑许多现场情况,比如没有字幕观众听不听得清,我说出来的梗现场观众接不接,一部分观众捧场一部分不捧场怎么办?

有一说一,复杂度是更高的。

这是做线上和做现场的差别,对于大部分创作者来说,做线上,限制更少了,只需要考虑段子好不好,包袱响不响就成了。

所以互联网其实给内容创作者提供了很大的一个尝试空间。

3

互联网特别是短视频产业的发展其实给脱口秀这个新兴行业提供了非常强大的助力。

这个助力主要体现在两方面,一是给了脱口秀行业提供了更多的预备人员,二则是让脱口秀演员有了更多的发展空间。

给脱口秀行业提供更多的人才这个其实大家都有所发现,比如这一次的脱口秀大会上,就出现了 2 个短视频网红出身的选手,一个是“雪国列车”CP联合创始人李雪琴,一个是freestyle鬼才老四。

两个人,一个一路丧进了决赛,一个靠临场脱稿即兴模仿引爆全场。

所以说互联网短视频的出现其实是给现有的脱口秀行业培养了大量有潜力的人才。

都是讲脱口秀,短视频网红这种野路子选手看起来总会给人不同的观感。

毕竟,这是一个热门领域,汇聚了巨量的商业、个人KOL在其中。

脱口秀做规范了,那么演员自然就会遵守一些规范,而未经行业打磨的素人网红们更多的呈现出一种野路子状态,可以说是不成熟,也可以说是多样化。

这些多样化的人才,可以给脱口秀带来更多多样化,多元化的内容。

比如,上探吴亦凡下兜王建国的CP达人李雪琴,东北人情世故观察员老四;模仿鬼才钟美美;天津口音继承者刘铁雕;教物理讲道理的光头强老师;段子rap手王老六;他们都是通过快手成功出道。

还有本身就是职业脱口秀演员的Norah、付航等,也都通过短视频让自己获得更多关注、更加出圈。

从科普教学,到地域特点,从网络吐槽,到生活观察,万物皆可脱口秀,万物皆可短视频,给观众带来更多不一样的观看感受。

在一个娱乐极度发达的年代,有内容就有流量,有流量就有了一切,所以短视频行业的从业者为数众多,而人一多,人才自然也就多了,这是个比例问题。

4

短视频能够给脱口秀提供更多预备人才的原因还在于,它给许多有兴趣的人,提供了一个更低的尝试门槛。

很现实的一点是,脱口秀在大多数人眼中是一个“软技能”。

它不像唱跳rap街舞那样,是一种硬能力,rap你会就是会,不会就是喷口水。

而脱口秀,不就是说话嘛,张开嘴说就行,以往没有人会把“说话”作为一个谋生的技能,很多人即便具备了这个技能,因为它不够“硬”,大多数人只会觉得“我”比较会开玩笑,比较会说话,而不会觉得自己会脱口秀。

但互联网的存在提供给了他们一个尝试的机会,很多人通过把自己说话,唠嗑、开玩笑、讲段子发上网,通过他人的认可,发现了自己潜在的技能。

在互联网、短视频上进行尝试不需要现线下脱口秀演员那样准备好一个长达五分钟的完整表演文本,只需要根据自己的创意整合一个十秒起步,有笑点的短视频;

也不用经过复杂的开放麦测试,只要准备好视频后直接发上网,根据用户反馈进行调整;

你脱口秀一个人一个麦在台上讲要考虑观众互动现场效果,提前埋梗准备,我一个人,一个手机打开录像就能搞定。

甚至在短视频上,创作的方式也更多种多样,一人分饰N角,道具辅助,剪辑辅助,更多的操作空间,给了素人网红们更多的表演空间。

也让这个行业的门槛降低,让更多的人才得以涌入。

在短视频中,有人疯狂玩梗,有人不断的发现生活痛点,有人能够源源不断的创作。

万物皆可短视频,其实就是把生活短视频化了。

脱口秀本身就是一个基于生活的娱乐行业。

短视频上这些基于生活,容易引起用户共鸣的内容,已经具备了脱口秀的雏形。

在类似快手这样的平台上的短视频中,有小短剧的,有玩梗、科普,有段子吐槽,基于文字的表达,用视频的形式展现,获得大众共鸣,这就是脱口秀。

5

脱口秀表演的门槛或许很高,但脱口秀本身的门槛其实并不高,但为什么以前的那些脱口秀演员那么匮乏,内容那么少?

这就要说到脱口秀行业面临的另一个问题,也是短视频提供给脱口秀行业的另一个助力。

问题是脱口秀演员成名前活不下去,助力是短视频行业给脱口秀演员提供了更大的发展空间。

像在脱口秀大会中他们曾打趣说过,这些脱口秀演员在没成名前,都过得非常的苦。

坐一两个小时地铁去说脱口秀,为了八百块钱去企业年会客串,去酒吧、商场、楼盘走穴表演,赚来赚去就是几百块钱。

很多演员是一边工作一边兼职表演脱口秀的,最大的原因就是因为,没钱。

在《吐槽大会》和《脱口秀大会》火起来之前,国内就没多少人知道脱口秀这东西,知道的也不知道国内有这东西,更不要说会专门跑去线下看了。

没有人看,就等于没有收入,哪怕是脱口秀火了,人家看的也是李诞王建国这种网上出名的艺人,谁去看你?

在这种情况下,全职说脱口秀,几乎就等于无业游民。

而现在,借着短视频的火爆,这种困境得以缓解。

短视频的出现,给了脱口秀演员一个更大的发展空间。

他们可以在网上试稿,省去许多创作的麻烦。

他们可以在网上获得流量,扩大知名度。

他们可以通过流量进行变现,用脱口秀养活自己。

短视频的存在,对于脱口秀演员而言最大的价值,就是赋予了他们“流量”。

有了流量,就有了收入,有了收入,脱口秀可以真正的成为他们的“事业”,而不是他人眼中的“不务正业”。

只要内容足够好,他们就能获得足够的发展空间。

而且这种发展是一个正向循环,可以让他们专注在脱口秀这一领域中,而不用为了生计去公司年会,酒吧这种不匹配的环境表演换钱。

我知道,肯定有人会觉得去年会表演也是种锻炼,但是必须知道,脱口秀演员的目标道路其实是剧场,这种锻炼其实跟我们常说的吃苦锻炼一样,意义不大。

短视频的“流量”让他们很幸运的不用像以前的脱口秀演员那样,去一个个酒吧剧院里面走穴,去忍受白眼和不解,去被人喝倒彩,在一定程度上有了更好的发展方式。

这是时代赋予的红利。

6

不仅短视频在推动着脱口秀行业,脱口秀这个行业同时也在反哺着短视频这个产业。

那些成功的,走出去的艺人和KOL,在获得更好发展的同时也在持续的为短视频这个生态提供助力。

电视、综艺是一个很好的助推工具,短视频产业固然很强,但电视、综艺这些正规军有一个功能点是短视频不具备的,那就是旱涝保收的流量。

短视频,自媒体的内容爆的时候可以很爆,但在创作者自身内容不够硬,或者运气不好的时候,流量也帮不上忙。

而综艺,正规的演出是有固定观众的,这些观众跟网红自身的新媒体受众往往还不完全重叠,所以综艺在网红身上,是一个增益buff,上综艺可以给网红增加知名度,大量引入新流量,而综艺自带的“正规感”更可以给演员、KOL、网红起到一个“镀金”的作用。

比如李雪琴,比如老四的快乐生活,在参加完脱口秀大会之后很明显的就上升了一个level,在参加完脱口秀大会之后,让更多的关注知道了他们,成为了他的粉丝,也带动了更多的新用户去关注短视频的内容。

既让大众看到了更多有趣的内容,也让KOL看到了自己继续发展的可能。

而且不仅于流量上的自然流动,两个行业也在有意识的互相结合,进行主动的合作。

现在那些成功跨界,从“网红”圈子中破圈出去在脱口秀,在综艺上获得加持的网红,都在有意识的利用自身在综艺上取得的流量,这个行业带来更多的助力。

近期,快手就和脱口秀网红AKA雪国列车CP联合创始人李雪琴就来到了快手总部,上午扫楼,晚上直播,连麦池子、教主、二手玫瑰梁龙,进行了一场脱口秀式的直播。

这场直播我看了,直接就是在李雪琴的卧室现场直播,池子、梁龙现场共同出镜,脱鞋上炕,一起唠嗑,正宗东北式脱口秀,很日常,很东北,也很脱口秀。

李雪琴甚至现场教人脱口秀发段子的小技巧,把五分钟的脱口秀按短视频的格式,切分成几十段不同的短视频段子,就能把生产力一下翻几十倍,真内容创作大师,段子天才。

看完这场直播,我最大的感受是,和以往平台为KOL带流量不同,这次的合作,是李雪琴在为快手,在为脱口秀带流量。

作为脱口秀大会的决赛选手,作为一个冉冉升起的脱口秀新星兼全民性的网红,李雪琴已经自带流量。

她参加这个节目,更多的是利用自己的流量,为短视频、脱口秀这个行业带来一点助力。

素人通过快手,成为网红,网红凭借流量,破圈出道,走向台前之后,把自己更大的流量用来回馈平台。

一如我前面所说,他们在创造一个正向的循环。

7

脱口秀行业的新,曾经让那些过来人吃足了苦。

脱口秀行业的小众,也让许多有意向的人摸不到门槛被拒之门外。

而像快手这类短视频的存在,提供了一个更低的门槛,一个更大的发展空间,这些KO了,这些演员的进入,丰富了这个行业的生态,这个生态反过来也让生态内的人有了更好的未来。

以往一个行业的改变需要几十年,但现在,脱口秀行业从引入国内,到被大众认知,再到被互联网改变,时间从几十年缩短到了几年。

时代的进步,让门槛降低,让路径被缩短,让未来可期。

这个时代造就的路径中,有才华的人一定会被看到。

-----------------------

公众号:半佛仙人(ID:banfoSB)

B站:硬核的半佛仙人

微博:半佛仙人正在装

知乎:半佛仙人

这是一个神奇的男人,你完全猜不出他会写出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

来源:半佛仙人公众号


此文章 短链接: http://dlj.bz/tomnS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