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和全球最大免税店做朋友,抢了谁的饭碗?

野心勃勃要做全球化的阿里巴巴入局,在平静多年的中国免税市场投下了一枚重磅炸弹。

近日,阿里巴巴宣布将与全球最大的免税零售商Dufry携手在国内成立合资公司,并计划以不超过2. 5 亿瑞郎(约合人民币18. 56 亿元)的价格持有后者不超过9.99%的股份。

阿里瞄准的是一片巨大的蓝海。随着奢侈品消费需求持续增加,中国免税行业的市场规模从 2012 年的 220 亿元迅速增至 2019 年的 550 亿元, 2018 年和 2019 年的增速均超过20%。摩根士丹利预测,中国免税市场规模到 2025 年有望增长一倍以上。麦肯锡则预计,到 2025 年,中国消费者将贡献全球近五成免税消费总额。

但要想吃到这块诱人的蛋糕,长期一家独大、占据国内免税行业九成市场份额的中国免税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中免”),是阿里绕不过去的“拦路虎”。

牵手Dufry的消息一出,阿里巴巴股价连涨数日,市值超 4000 亿元的国内免税龙头中国中免却遭到重挫。 10 月 9 日节后开盘首日,A股免税概念股走弱,中免股价尾盘暴跌8.45%,盘中一度触及跌停。

这一次,阿里大张旗鼓地杀进免税行业,是否会在这片被长期垄断的市场掀起新的血雨腥风?

城头变幻大王旗?

阿里巴巴对免税行业的“觊觎”,从过去的种种布局中不难看出端倪。

2019 年 3 月,阿里旗下的飞猪推出新产品“飞猪购”,出境游客可以提前在线上预订、购买境外商品,旅行期间在线下实体店提货。如今,“飞猪购”升级为“旅行购”,包括日韩、香港、海南在内的数十家免税店入驻飞猪,以预订、直邮等方式开设线上旅游零售店铺。

市场普遍认为,此次阿里与Dufry联手,预计将在旅游零售的线上化发力。

对于受疫情冲击、今年上半年收入暴跌62%的全球免税巨头Dufry而言,阿里的资金实力、庞大的中国消费者群体和数字化能力,都无疑是雪中送炭的支持。而对于急于拓展海外零售业务的阿里而言,在全球 65 个国家拥有 2500 多家线下门店、过去 6 年销售额全球第一的Dufry,也将成为强大的助力。

今年 9 月,有市场消息称,阿里团队在海南深入调研,寻求业务发展机会。阿里与Dufry的合资公司是否会在海南或全国开展跨境电商线下店,或者直接成为国内免税零售商的集成供货商,目前尚无确切消息。有行业人士判断,长期来看,新合资公司与中免的直接较量,或集中在线上业务的争夺。

无论是否亲自下场开免税店,阿里的优势都毋庸置疑。

这家在中国零售市场占据举足轻重地位的企业,拥有完备的线上零售平台和全方位的线上线下消费者服务生态。截至今年 6 月底,阿里巴巴和蚂蚁集团的年度中国用户数量为10. 7 亿,中国零售商业的年度活跃消费者数达到7. 42 亿;截至今年 3 月 31 日的 2020 财年,阿里巴巴中国零售市场总销货值达到6. 589 万亿元,全球总销货值 1 万亿美元。

但在免税行业盘踞多年的中免,实力同样不容小觑。

由于牌照稀缺,长期以来,潜力巨大的中国免税行业只有包括中免在内的寥寥数名玩家,基本处于封闭状态。截至今年 5 月,中免是唯一一家全牌照公司,拥有全国 8 张免税牌照中的 3 张,且在过去 3 年先后收购了日上中国、日上上海、海南免税三家公司的控制权,在全国范围内的主要机场、港口和边境口岸经营免税业务。竞争壁垒带来的优势,让该公司得以独享广阔的市场。

2019 年,中免的市场份额达到85%,若考虑到今年 5 月收购了海免公司51%的股权,中免的市场占有率达91%。Wind数据显示, 2009 年至 2019 年,中免收入增加了 20 倍,毛利率高达50%。 2017 年,中免进入全球免税运营商的前十位,排名第八; 2018 年排名上升至第四位。今年上半年,中免业绩超越Dufry,成为全球第一的旅游零售商。

直到近两年,被中免牢牢占据垄断地位的中国免税市场,才迎来了一丝松动的信号,成为被争相追逐的热门风口。

2019 年 6 月,财政部等五部委联合发布《口岸出境免税店管理暂行办法》,逐步放宽政策,鼓励打破垄断和有序竞争。封闭已久的免税市场开始松动,让后来者看到了商机。今年上半年疫情导致的大量免税需求回流,以及激活经济内循环的政策导向倾斜,加速了这一进程。

今年 6 月 9 日,王府井集团成为国内第八家拥有免税牌照的企业,非公有制资本首次入局免税业务。百联股份、岭南控股、鄂武商A等多家上市公司,也随之着手开展免税经营资质的申请。

从长远角度来看,中国免税市场吸纳更多“玩家”共同做大蛋糕是必然趋势。但与上市 11 年来始终牢牢占据龙头位置的巨头中免相比,它们只是试图分一杯羹的挑战者,无法撼动中免的根基。

暴跌的中免股价意味着,强势入局的阿里已释放出第一波“杀气”。它会成为中免最大的劲敌、甚至整个免税行业的颠覆者吗?

在海外再造一个“淘宝”

面对来势汹汹的挑战者阿里巴巴,嗅觉敏锐的投资者迅速作出反应,用真金白银投票,包括中免在内的免税店概念股纷纷暴跌。

市场普遍认为,阿里巴巴已聚合的大体量消费客群、构建的线上线下消费场景和数字化的商业生态,具备与Dufry免税商品供应链打通的可能,后发优势不可小觑。

光大证券在研报中指出,阿里借助Dufry的优势资源入局前景势头良好的免税赛道,这次合作堪称双赢。凭借自身的优势,阿里或将推动整个免税行业的数字化转型,加速整个行业格局洗牌。

但民生证券认为,阿里即使与Dufry联手,也很难直接啃下中国免税市场这块硬骨头。

一方面,国内免税业务仍然有很高的牌照壁垒,阿里与Dufry成立合资公司,并不意味着可以快速切入免税产品销售,打破现有免税市场的基本格局。除了 1999 年几家试点公司经营过免税业务外,目前中国还没有外资或合资公司持股国有免税零售牌照公司的先例。

另一方面,虽然国内免税市场的蛋糕足够诱人,但阿里并不一定愿意与中免硬碰硬地“虎口夺食”。事实上,早在 2018 年,阿里已与中免集团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在多方面展开合作,离岛免税补购商城已在天猫上线。若因急于冲进免税行业争夺市场份额而与中免分道扬镳,显然不符合阿里的核心利益。

更何况,即便未来有更多市场主体进入中国免税市场,在瓜分既有市场份额的同时,也同样会扩大整个市场的盘子。以韩国免税业发展为例,虽然竞争主体数量大幅增加,但新罗、乐天并没有如此前预估遭受大规模冲击,反而因为蛋糕扩大获得了更多的销售额。

这意味着,阿里入局虽然给投资者带来一定的心理冲击,但长期来看,即使阿里在这块市场未来有所作为,中免老大的地位也不会轻易被动摇。

同样,醉翁之意不在酒的阿里,野心也可能根本不是开免税店,而是剑指更广阔的海外市场。

近年来,阿里巴巴不断拓展海外零售业务,入股全球最大的免税零售商不失为一种助力。行业普遍观点是,阿里巴巴投资Dufry,更多是看中了后者的全球供应链和数据资源。

目前,Dufry拥有上千家国际品牌供应商,在产品供给、渠道和品牌上的优势毋庸置疑。阿里若能在进军国际零售过程中为己所用,不仅能省下大量的时间和经济成本,还有望进一步增强天猫国际的竞争力。

此外,Dufry占国际机场旅游零售近20%的市场份额,潜在客户数量约 25 亿,欧洲、非洲、北美是其主要市场。相比之下, 2020 财年,Lazada、速卖通及阿里巴巴其他国际零售业务的年度活跃消费者为超1. 8 亿。

这意味着,随着双方合作深入发展,阿里将有机会接触海量海外消费者的行程和购物数据,并逐渐深入Dufry在全球的供应链体系。

面对拼多多、美团的虎视眈眈,以及抖音快手等直播平台的冲击,在国内电商行业已很难进一步冲破天花板的阿里,瞄准的是海外零售与跨境旅游的新机遇。

与Dufry的这次合作,或将使阿里的商业帝国继续扩张版图,甚至有机会在海外再打造一个“淘宝”。

来源:亿邦动力公众号


此文章 短链接: http://dlj.bz/wAtoV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