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万人涌进富士康直播间,蓝领招聘迎来新“厂漂”

Posted

从郑州高速公路口到郑州富士康港区,这三四十公里的路甚至是一条招聘路。

在高速路口下车,到港区鳞次栉比的中介招聘,再到厂区门口的招聘中心,每年数万人从这里进入富士康。作为全球苹果手机的生产地,Counterpoint数据显示,2021年苹果在售价400美元以上高端智能手机市场的份额,达到了自2017年以来最高的60%。

很多年轻人抱着一颗试一试的心态,从全国各地来到这里。5月初,一条“富士康高速路口抢人”的微博热搜,也让制造业的缺人问题被放大。

尽管招聘推荐奖励在提高,但由于蓝领招聘行业固有的信息壁垒存在,导致依托互联网招聘得比例很少,更多依靠熟人介绍、中介派遣的形式。这种模式效率低、也存在忽悠、欺骗等情形,是黑中介事件的集中发生地。

尤其是在当下的经济环境下,很多行业不景气,不少中介机构纷纷打出“月入上万,包吃住”的虚假承诺,工厂工作环境怎么样,薪资计算和奖罚措施都不说明白。让不少年轻人在求职中满怀信心后碰壁。

供需错配的关系背后,是工厂的用人荒碰上求职人的失业潮。互联网行业的进步,是否能一定程度上解决招聘与求职难的问题?6月6日,有一场规模最大的线上招聘会,30万人涌入快手富士康官方直播间。6月10日,富士康科技集团商务长、集团中国大陆区域总部负责人崔志成宣布:富士康正式在快手启动直播招募,成为企业招聘线上化标志性事件。

帮老铁找工作,或许是一种新的开始。

蓝领招聘,为何都是坑?

在直播间帮老铁找工作,此前是一些主播自发的行为,却也能真正帮助很多人。

2月份的时候,快手招聘主播刘超正在直播,一名来自内蒙古包头的网友申请连麦。连麦后,后小朋讲述了自己的糟心经历。

腊月十六因为被网络的高工价所吸引,后小朋从内蒙坐车2500公里到深圳去找工作,到了实地以后发现工价并不像宣传所说,感觉自己受骗了,就在这时认识了一名做中介的老乡,告诉他江苏常州可以找到好工作,并且保证绝对可以顺利入职。

小朋选择了相信老乡,再次坐车1500公里从深圳跑到了常州,到了常州工厂后发现,工厂的薪资待遇和工资发放模式,并不像老乡承诺的那样,据老员工透露,这个工厂的实际工资发放情况是需要干到第三个月的时候才能拿到第一个月的工资。

小朋再一次感觉到了自己受骗,彼时,小朋身上带的4500块钱也所剩无几了,在一个陌生的城市一个人举步维艰。他突然想起了自己经常刷到的一个招聘主播刘超,便在刘超的快手直播间申请连麦,成功连接后,小朋诉说了自己的遭遇。刘超了解到后,让他填写了快手招聘卡。此后客服人员和他具体对接了,帮他在常州安顿下来。

其实,与小朋相似的遭遇有很多。由于蓝领招聘中存在信息差的问题,成为很多中介滋生的温床。但这些中介都是赚介绍费为第一要务,把人骗进去了再说。

求职人员不仅难以找到理想的工作,而且困于工厂的管理赏罚条款比较多,所以很多年轻人更愿意去送外卖,开滴滴。如今,年轻人不愿去工厂的现象愈加明显,数据显示,2017届本科毕业生进入制造业的比重仅为19.2%,较2013届下降了6.6个百分点。90后蓝领第一份工作从事服务业的比重为30%,较80后下降了17个百分点。

快手40万粉丝主播李城洁对年轻人不愿进工厂,也有自己的深刻体会。他认为蓝领招聘除了薪资,很多人还会关心吃住的条件。所以在他的视频中,也会有富士康食堂打饭的实景拍摄。“两荤一素10元,一荤一素7元,”很多人会诧异这么便宜吗?也有评论证实是G10楼下面的员工食堂。

从他发布的视频中,工资怎么发,工作是怎样的情形、住宿到工厂有多远、晚上的休闲生活等等,都是大家感兴趣和关注的。这在以前,中介都不会介绍。而那些蓝领招聘网站,也并没有更多改变信息单方面传递的问题。

这也导致,目前第二产业工厂蓝领2.18亿人,第三产业服务业蓝领为2.08亿人,整体蓝领规模达到了4.26亿。相比于白领1.8亿人、金领1240万人,蓝领的人口基数更大。而蓝领招聘的体量庞大,但目前线上转化率仅5%(2130万)。

直播间,帮10万人找到工作

从中介招聘1.0时期,到网站招聘的2.0时期,再到直播间招聘3.0时期,不完全统计,快手上有1万名富士康员工在分享。他们有的是为记录日常,更多是为挣取推荐入职的“伯乐奖”。快手平台也注意到这一领域的变化,于是在2022年,针对蓝领岗位招聘推出两场重磅活动。

第一场是在2022年春节期间,快手推出首届“新春招工会”,并开通“找工作”专属直播招聘通道。2月3日至2月15日,快手共计推出70余场专场直播招聘,自推出后,快招工已为宁德时代、理想汽车、小牛电动等众多制造企业进行“直播带岗”。

第二场针对快毕业的大学生就业难题。5月,快手“2022大学生云端招聘季”开启,参与此次直播招聘的企业涉及中航锂电、精研科技、光宝科技、歌尔股份等新能源、智能制造、生物科技类企业,总计提供超过38000个岗位“云助攻”大学生就业。

从自家员工自发直播招聘,到快手平台组织的直播活动,这也让富士康集团看到直播招聘模式的生命力,于是在6月6日做了一次官方直招直播活动。

在这次直播活动中,两位主持人拿着官方直播的牌子,不断说着“非常非常正式告诉大家,我们是深圳富士康官方直招,不是派遣工。”弹幕评论中,不断有人问,有费用吗,主播则不断重复着,不收取任何费用,报名后会有官方人员联系您,也有弹幕会问,都有什么要求。主持人则不断提醒,本次是公益招聘,主要针对残疾人士。

“因为我们本身是第一次做,原本准备把它当做一个尝试。”但最终效果还是挺令富士康方面满意,富士康大陆发言人史祯寰提到,这场活动观看的人数有将近30万,这个规模是非常庞大和可观的,基本上和富士康大陆大型园区员工数量相当。

第二招聘效果也是超出富士康的预期,网友直播期间在线互动留言咨询超过千条以上,本次这次残障人士招募放出岗位880个,收到将近600份简历,岗位投递率超过60%。尽管招聘群体特殊,但还是很快收到不少应聘简历。

这件事很快也在微博上登上了热搜,不仅是官方首次直播招聘,这种形式新颖,很多人也认可这次公益招聘,“富士康确实招收了不少残疾人,我在厂里看过不少,”有评论如此表示。

从高速路口抢人到一场直播基本完成招聘任务,两个热搜之间,是国内蓝领招聘的标志性节点。2022年至今,不完全统计,快手直播间各种官方和主播蓝领招聘活动,已经帮10万老铁找到了工作。

“信任”背后的新招聘模式

当然,短视频直播改变蓝领招聘的现状,依然有很长的路要走。

在制造业,招聘很多时候还是传统的线下方式。

但是如今受疫情影响,大范围人员流动性减少,劳动密集型企业招工,依靠本地资源就很难解决问题,很多外地的务工人员找工作,也迫切需要知道工厂这面的招聘情况。

据人社部发布的2021年第四季度全国招聘大于求职“最缺工”的100个职业排名显示,制造业缺工状况持续,从100个职业分布看,有43个属于第六大类职业--生产制造及有关人员。传统招聘模式越来越无法解决制造业的缺人难题。

快手由于拥有大量契合制造业的用户群体,为了满足这部分群体学习休闲之外的生活诉求,在1月26日,快手部分直播间上线“快招工”入口,嵌入在直播间右下角,应聘者无需填写简历,只需留下电话号码即可报名,企业在审核后将与之联络跟进。

快手内部人士透露,快招工已酝酿半年,期间经历多次用户调研和产品迭代,才打磨到目前状态。“平台做这件事的着力点是满足蓝领用户的需求,希望改善他们找工作的体验。”

这一产品服务在年初的“招工会”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快手平台就联合刘超人力-超哥、小肥龙招工、松哥正能量、小田选厂等招聘主播,为比亚迪、理想汽车、海信、小牛电动等知名品牌招工,涉及管理、技术、普工等多种岗位。

扬子晚报记者曾在线测试直播招聘的实际效果。他在直播间随机投递一家电子厂配件组装岗位,3分钟后收到该工厂回电,具体介绍该厂所在位置为江苏苏州,薪资范畴在6500到8000元,管吃住,年前、年后皆可面试,最快半天可安排入职,且不收取其他额外费用。直播招聘的效率得到进一步提升。

给老铁一份信任,是快手直播招聘产品化的重要目的。蓝领招聘的工作虽然薪资普遍没有过万,却是欺诈招聘的集中地,上千公里的求职,几千块钱的辛苦钱,他们本就脆弱的求职环境,其实最值得互联网进一步改善。

快手作为平台方,显然也注意到了这点,在商户端多加了一层“防护墙”。企业和劳务中介等招聘方在申请开通“快招工”功能时,需按要求提交营业执照、人力资源服务许可证等资料,才能成为招聘主播。而主播开设招聘直播间,也需要接受平台管理员和受众的实时监督,假如主播故意误导应聘者,也将受到举报,事后被追责。

风起于青萍之末,帮10万老铁找到工作还是起步,直播招聘正改变越来越多人的求职和企业招聘的方式,蓝领透明化招聘蔚然成风。

(举报)

来源: Tech星球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