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与夜之恋》冲上热搜,从“虚拟偶像”到“纸片人”都塌房了?

Posted

虚拟偶像之后,‘纸片人’也塌房了。

6月6日,腾讯北极光工作室制作的乙女游戏《光与夜之恋》霸占微博热搜前列,火力主要集中在两处:一为游戏周年庆活动的氪金方式引发玩家不满。二为被玩家质疑游戏女主有‘私设’之嫌疑。截至发稿前,#光与夜之恋布朗云#话题阅读超2.3亿,讨论7万次。

事出有因,6月5日晚,有玩家注意到游戏内展会出现BUG,时常会显示出“布朗小宝宝”的玩家ID,随后,该玩家在游戏超话同步了游戏录屏。很快,玩家们通过微博账号找到游戏前策划‘布朗云’账号,并从蛛丝马迹中推断出游戏女主人设与‘布朗云’的诸多“相似之处”。一时间,玩家们痛斥“私设”行为,仿佛化身氪金供三次元‘私设’与男主恋爱的‘工具人’,玩成了现实版的‘真・恋与制作人’。

事发次日,游戏前策划‘布朗云’发布澄清声明,称自己为系统策划而并非文案策划且已离职,自己与女主人设的所谓相同点并不一致。《光与夜之恋》微博官方亦出面致歉两次,否认‘私设’一说,甚至放出布朗云在Ugit(多人协作开发版本工具)中的提交记录以自证清白。

这或许是国内乙女手游首次真正意义上的“纸片人塌房”事件。6月7日晚间,今年第二波获批游戏版号公布,包括完美世界一款女性向卡牌游戏产品《黑猫奇闻社》。自2017年叠纸游戏推出《恋与制作人》启动国内乙女手游的开端后,近年来,腾讯、网易、米哈游、朝夕光年等游戏大厂相继入局,乙女游戏赛道日趋火热,清朗运动后,虚拟偶像、乙女游戏更让粉丝转移了打投阵地。

与三次元接轨,问题开始出现。从虚拟偶像到纸片人,连“永不塌房”的精神领地也开始隐忧初显,这样的背景之下,“纸片人”的生意还好做吗?

纸片人、虚拟人相继“塌房”,破次元壁是原罪?

“背上有美人痣,闺蜜叫安安,朋友叫喵哥,南方人,能吃辣,路痴并且丢过钥匙。”《光与夜之恋》前游戏策划布朗云一一否认了与自己人设相符的说法,并表示一些揣测很“离谱”。

仍有玩家表示不买账。《恋与制作人》官方微信评论区,有部分自‘叠解’控诉塌房事件之后,‘心碎布朗云’玩家决定转移阵地。

角色人设自然是一款乙女游戏的重中之重,这次事件告诉人们,重要的不仅只有男性角色,还有最能与玩家产生联结、象征着玩家本身的女主角。

在一款乙女游戏中,剧情文案、卡片立绘、声优卡司、人物性格、游戏机制、氪金数值等要素是手游的定调核心,而贯穿这一切的重要线索就是玩家作为女主的身份。

艾瑞咨询研究报告显示:有78.8%的人会因为人设或者画风而爱上一部动漫或者游戏,配音则占30.9%。人物设定之重要毋庸置疑,而在乙女游戏中,女主人设通常由玩家共同构建,玩家将自己代入游戏女主人设,才能够更好的获得游戏体验性,故而此次塌房事件对玩家打击强烈。

而与“塌”相关的问题也早已出现在手游圈中,但从未有一次是因角色人设。几年前,《恋与制作人》的玩家们便因四位男主的卡牌数、卡面、出场长度和生日福利而开启了“番位之争”。

在此次女主“塌房”事件之前,《光与夜之恋》也发生过声优塌房,游戏中一位男性角色陆沉的CV李元韬丑闻爆发,被指出轨、PUA导致其配音作品受到影响,《光与夜之恋》这样的乙女游戏受到影响更为严重,玩家更不能接受角色CV有如此污点,官方的最终解决方式是宣布暂停与之合作,更换游戏CV。

除了这些乍一看十分合理的诉求之外,另有部分在围观者看来十分细枝末节的部分,也会成为玩家眼中无法容忍的存在。《原神》人气颇高的角色由于正式上线后不符合玩家心理预期,致使部分玩家前往TapTap《原神》评论区,致使角色的评分瞬间跌至1.9分。

《恋与制作人》中主角的一张情人节SR卡面上惊现其他三位男生的礼物,微博超话里的粉丝骂战高达2万条。更有甚者直接开启了对三次元世界的物理攻击。

去年,因不满于米哈游旗下《崩坏3》在海外服大放兔女郎玩家福利的16岁嫌疑人谷某某,因对米哈游公司“海外推广不满”、“老婆”人设崩塌而起了杀心。

不仅游戏纸片人带来的影响力如此之大,虚拟偶像赛道亦是如此。上个月,乐华娱乐和字节跳动合作推出的虚拟女团企划A-Soul组合成员珈乐被宣布因身体和学业原因“休眠”,随后接连曝出珈乐的“中之人”被职场霸凌、待遇极低等隐私信息,引发粉丝的心碎反击。当次元壁被击碎,一切开始变得失控。

塌房隐忧之下,“纸片人”生意还好做吗?

乙女游戏不好做了,这是行业共识。虽然市场尚未饱和,但也称得上扎堆出现,市场竞争压力不小。上至大厂,下到深耕垂类的游戏工作室,却再无一款游戏超过当年《恋与制作人》掀起的现象级效应。

细数2021年至今推出的乙女游戏大多表现平淡,腾讯推出《光与夜之恋》,网易相继推出《遇见逆水寒》和《时空中的绘旅人》,字节跳动旗下朝夕光年推出《花亦山心之月》,米哈游的《未定事件簿》、完美的《梦间集天鹅座》与《灵猫传》、华清飞扬的《掌门太忙》,皆未能再造“恋与制作人”的现象级场景。

《光与夜之恋》作为腾讯首款面世的自研乙女手游,可圈可点,因其官网域名为“love.qq.com”而被网友戏称为“QQ爱”,上线前1000万的官网预约量级,建立在在熟悉的cv阵容,精良的质感,以及长达数月的内测与宣推加持下。

而2017年《恋与制作人》诞生之初,在手游市场嗷嗷待哺之际,用不到两周的时间挤下了《王者荣耀》并登上AppStore免费游戏排行榜第2,上线一个月之内,安装数量近千万,日活跃用户超200万,最高单日流水超过2000万元。

彼时在中国乙女向手游市场空缺的大前提下,乙女元素结合卡牌元素的游戏本身,让乙女手游多少具备了在二次元、饭圈与宅腐圈各大圈层的传播能力。微博与B站的KOL们频繁刷屏,二次创作,对于国内玩家而言十分新鲜的接电话、收礼物等游戏恋爱体验,迅速让玩家建立拥护男性角色的阵营,也迅速涌现了COS人气男性角色们的COSER们,然而这样的背景需要时代助力。

如今,市面上已推出及正在研发的乙女手游也将“求新求变”放在首位。作为国内闯入主流视野的乙女“鼻祖”,《恋与制作人》显然已经脱离了恋爱游戏的范畴,成为一款提供虚拟偶像打榜的卡牌游戏。

据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数据统计,2016-2020年,我国女性市场销售收入呈现年递增态势,其中2020年我国女性游戏市场销售收入达530.48亿元,同比增长47.15%。据不完全统计,已经公布计划将在2022年上线的女性向游戏已超过20款,腾讯、网易、米哈游、朝夕光年等游戏厂商悉数在场。

乙女手游产品面临的问题也很明显。一方面,女性向赛道竞争激烈,大厂纷纷发力,小厂潜心研习,但大多手游产品上线声量不大,流水平平,爆款难寻。自去年开始问世的乙女手游产品便纷纷结合都市奇幻悬疑推理元素,如完美世界刚刚拿到版号的手游《黑猫奇闻社》便主打悬疑交互,目前来看,市面上的游戏品质过关,热度一般。

另一方面,乙女游戏的承压极大,男主卡面立绘、声优人设、氪金机制等等,如果哪款乙女游戏的官方微博下没有被玩家攻击过,那只有一种可能:游戏不够火热。清朗行动后,明星打投阵地转移,永不塌房的纸片人游戏成为另外的宝地,更加剧了女性受众的情感寄托需求。同时,《恋与制作人》这类初代产品的流水也肉眼可见的下降,据七麦数据显示,今年三月,《光与夜之恋》的月流水为2000万美元,《恋与制作人》为100万美元。如何调动玩家新鲜感,强化长尾效应并不容易。

在多次与“塌”相关事件之后,“纸片人”们的生意并不好做,除了游戏品质基本盘之外,业界也需要开始重新审视这一赛道,如何为玩家打造一个“理想国”,减少“塌房”事件诞生的可能性,这是一条漫长的道路。

(举报)

来源: 娱乐独角兽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