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om你学不会!

虽然已经退出中国市场,但是 Zoom 的发展依旧吸引着国内大众的目光。

9 月 1 日,Zoom 股价暴涨超 40%,公司市值急升至 1300 亿美元(约 8800 亿人民币)左右,一举超越 IBM 成为美国科技股的新传奇。50 岁的创始人袁征,身家也随之水涨船高,在 9 月 8 日福布斯发布的美国富人榜中,以 110 亿美元的资产排名第 43 位。

Zoom 股票走势图,来源:同花顺

“人们想要的是一个他们喜欢的工具”

虽然背靠硅谷,但 Zoom 并不是典型的硅谷创业公司。传统的硅谷创业者对风投有较高的依赖,但 Zoom 在前期并未着急四处筹款。袁征认为招募机构投资者太分散自己的精力,他希望专注于产品研发。他最初推出 Zoom 时也没有做任何营销。

2011 年,袁征离开老东家思科的时候,视频会议的赛道已经相当拥挤,但在应用上都差强人意。

微软的 Skype 和谷歌旗下的 Hangouts 虽然推出了群组聊天功能,但是作为 Skype 语音通话平台或谷歌社交网络 Google+ 的附加服务。用户想要使用群组视频功能需要安装复杂的软件、创建帐户并支持各种不同功能的设备。而且当时视频通话远未普及,稍有延迟卡顿,人们就会觉得很尴尬。

而巨头们的视频聊天产品存在的问题直到疫情前都没有得到解决。谷歌产品线很混乱,Hangouts 与 Google Buzz、Google Allo、Google Messages 和 Google Voice 等产品交互太多;微软的 Skype 在 WhatsApp 等即时通讯软件的冲击下陷入困境,视频质量和服务可靠性都很低;而苹果的 FaceTime 为 Apple 专有,没有苹果设备的人无法参与。

袁征在创业之初就意识到了这些问题,所以对 Zoom 做了很多“减法”,专注在视频聊天上。

袁征花了两年时间开发 Zoom 应用程序,并围绕商业模式和进入市场做了很多计划后,才正式上线产品并进行融资。袁征认为,“快速迭代”对于像 Uber 或 Airbnb 那样完全创新的产品是有意义的,但要发布已经有很多竞品的产品就必须确保该产品可以顺利工作,甚至比其他产品还要好。

2013 年,美国风投企业 Qualcomm Ventures 和李嘉诚旗下的维港投资分别注资 600 万美元和 650 万美元,完成了 Zoom 的 A、B 两轮融资。2015 年,美国著名风投 Emergence Capital 对 Zoom 进行了 3000 万美元的融资。

Emergence 资本合伙人 Santi Subotovsky 表示,袁征是在向投资人推销产品,而非公司。当时的袁征没有展示公司的投资者组合和财务资料,而是现场演示了 Zoom,甚至允许投资人访问所有数据。“我们从未见过像 Zoom 那样具有资本效率的公司。”Subotovsky 说道。

Subotovsky 之前花了约三年的时间评估会议创业公司,他相信云计算的趋势将导致协作方式的转变。但他也坦言并不确定对 Zoom 的投资是否正确。当然,事实已经证明了这项投资的前瞻性。

就像 Subotovsky 说的:从有线到 Wifi 再到手机网络,人们使用设备的方式发生了变化,但老式的产品并不是为此而设计的。“人们想要的是一个他们喜欢的工具,而不是一个 CIO 们要求每个人都应该使用的工具。”

2017 年初,红杉资本完成了对 Zoom 的 1 亿美元 D 轮融资。红杉资本发言人表示,多年来视频会议行业都没有一款真正受用户欢迎的产品,直到 Zoom 出现。

用钱砸出来“中国版 Zoom”?

国内无数人想成为下一个袁征,但没人能复制 Zoom 的成功。

如果非要在国内找出一个和 Zoom 大火经历相似的应用,非钉钉莫属。钉钉是阿里在 2014 年社交之路失败后转向企业社交的产物。虽然此前已有一些企业使用,但并未“大爆”。受疫情影响,今年 2 月份,钉钉下载量环比增长超 300%,成为当月月活数量最高的在线办公应用平台。2 月 12 日,钉钉不得不连续扩容 10 万台服务器。截至 3 月 31 日,钉钉用户数超过了 3 亿。

如果说钉钉是比较综合性的办公软件,那腾讯会议则与 Zoom 属性更加贴近。数据显示,去年 12 月上线的腾讯会议安卓端月下载量在今年 1 月份只有 56 万次,但 2 月份下载量就达到了 5890 万次,翻了 100 倍之多。此外,Zoom 用户数在正式上线两年后才达到了 1000 万,而腾讯会议在上线 245 天后用户数就已经突破 1 亿。

但面对市场的井喷式增长,无论是钉钉还是腾讯会议,背后都离不开大厂的资源支持。腾讯云用三天的时间完成了原本要三、四个月才能完成的数 T 带宽的扩容,阿里也动用了为春晚红包准备的全部资源池为在线会议扩容。

十万台服务器,数 T 带宽,这些资源的成本折算下来就是上亿的资金投入。可以说,阿里和腾讯是用钱砸出了类似 Zoom 的爆款应用,国内初创企业甚至有多年积累的企业都很难打得过。

虽然投入巨大,但业内人士李维向 InfoQ 表示,单纯靠视频会议的话是挣不到钱的。“云视频算一定程度上的刚需,但能挣到钱的还是其他地方,比如腾讯会对解决服务器资源冗余问题收费等。”

业内人士章熙向 InfoQ 介绍到,当前中国市场上的视频会议应用大概可以分三种:以华为、中兴、小鱼易连等为代表的基于硬件的 HaaS 解决方案类产品;以 Zoom 为代表的基于软件的 SaaS 解决方案类产品和以腾讯、阿里为代表的基于平台的 PaaS 类产品,但总体来说,其实就是软硬件之分。

硬件类视频会议服务包括 MCU、会议终端、摄像机、麦克风、会议平板等,相对软件类应用体量更大。除了常规的研发、运营和服务器成本外,硬件类企业还要额外承担硬件研发、供应链、生产、备货、维修和客服等支出。虽然成本要高很多,但产品卖出的价格也会高一些。

李维表示,虽然做软硬一体化的看不起做纯软件的,做纯软的看不起做纯硬件的。但现状却是,纯软件类的产品并不好卖,而硬件类的产品更受欢迎。

一方面,中国企业采购偏爱实物类的,不太喜欢纯软件;另一方面,做纯软件的企业竞争相对更大,一些小企业难以与大厂抗衡,有的企业已经转向了教育领域和直播领域。所以,视频会议的热度退去对硬件类产品企业影响不大,但对纯软件类的企业影响比较大。

中国视频会议产品图谱,来源:艾瑞网

目前,硬件类应用的用户以预算充足且安全级别需求高的政府部门和大企业为主,需要定制化的东西但开发能力有限的企业会选择平台类应用,而小型企业用的最多也是现在比较流行的就是基于软件类的应用。其中,政府部门、医疗机构和大型企业是使用视频会议产品最多的地方。

李维认为,视频会议产品最后会慢慢转成软硬一体化的类型。

“并不担心大厂入局”

不可否认的是,国内视频会议的热度已经退去,至少短期内已经“退烧”了。李维表示,“但跟之前相比,至少行业整体用户变多了。”

当前在国内,腾讯选择了大厂们的一贯思路:做生态。腾讯会议明确表示不会做硬件,但在邀请音视频集成商、行业应用集成商、企业 IT 的服务商、代理商一起建立生态。

9 月 10 日,腾讯会议发布了企业版,支持将企业原有的办公硬件和软件连接,同时企业可以根据预算、使用习惯、会议室规模等,购买官方认证的硬件终端来配置会议室。腾讯云副总裁、腾讯会议负责人吴祖榕表示,将把多方音视频通讯的能力作为在线协同的基础设施普及起来。

而阿里除了手握“爆款”钉钉外,4 月份又推出了阿里云会议对标 Zoom 和腾讯会议。

有因信息的创始人兼 CEO 张锋告诉 InfoQ,巨头们入局虽然带来了竞争,但最大的压力并不来自这些大厂。

张锋认为,现在腾讯会议、飞书等功能很简单,大多是为了迅速占有市场而推出的“标准化”产品,虽然满足了一定用户需求,但一旦深入使用就会发现缺失很多功能。这会激发用户去寻找覆盖功能更多的产品,而这恰恰是垂直类企业的优势。垂直企业的产品不仅可以提供视频会议,还可以跟用户系统打通,融合直播、问卷、打卡等更多功能,使用场景更丰富。

视频会议本质上是一个营销驱动型的行业。目前,Zoom、腾讯会议这些已经形成了品牌效应,而垂直企业更多是在做差异化,比如小鱼易连做硬件差异化、有因信息做功能差异化。“如果听说哪个垂直企业融资了我会担心,但巨头们进场并不是很在意。”张锋说道。

腾讯、阿里们的优势是底层开发能力,这是垂直企业没有的。但垂直企业拥有的服务能力也是巨头们不具备的。大厂们的市场太大,很难服务好用户。市场上的小客户很多,但要求低、付费意愿少,大客户预算充足,但定制化要求高,大厂们目前无法满足。“所以,业务层上其实应该交给更多垂直企业去做。”张锋说道。

而在疫情相对严重的美国,视频会议市场的“拼杀”还在上演。根据 LearnBonds 统计的数据,截至四月,Zoom 在美国拥有 42.8%的市场份额,但目前根据 datanyze 统计的数据显示,其市场份额降到了 35.97%,但仍保持了第一名的位置。

Zoom“现象级”爆红后,Facebook、微软、Telegram 等企业纷纷推出相关产品或调整产品功能与其争夺市场。当前美国的视频会议垂直类企业达到了 200 多家,目标客户涵盖了销售、健身和医疗等行业。

现在,Zoom 在市场和产品方面齐发力,以巩固自己的地位。一方面,不断拓展印度、欧洲、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市场;另一方面,也在不断优化现有产品功能和推出新产品,完善自己的产品矩阵。7 月,Zoom 启动了硬件即服务程序,开始提供硬件产品。

在张锋看来,国外比国内更注重安全隐私,但国内外的视频会议市场并没有不同。“这个市场才刚刚开始,需求还在。巨头们的涌入为市场带来了热度和投资,这对整个行业来说是好的。随着 5G 等技术的发展,以后会越来越好。”张锋说道。

应受访者要求,李维、章熙皆为化名。

来源:InfoQ公众号


此文章 短链接: http://dlj.bz/5jRMa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