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剧本杀,被露营“复活”

Posted

当北上广的年轻人开始沉迷飞盘、骑行、滑板,“过气网红”剧本杀,正在二三线城市“复活”。

最近,越来越多来自二三线城市的年轻人,在社交平台分享起一种全新的线下社交娱乐活动——露营剧本杀。这是与以往在剧本杀店里“打本”完全不同的一种体验,既可以亲近自然,又可以娱乐社交。好春光和新剧情,“鱼和熊掌可兼得”。

这样一种新鲜的玩法,为何率先在二三线城市出现?

固然,潮流的传播需要时间,在北上广最新兴起的飞盘、滑板等,尚未在二三线城市大规模流行,而露营和剧本杀经过两年的发展,却在小城正当红。另外,有从业者认为,露营剧本杀本质上是线下社交,相当考验玩家对组织者的信任程度。与营地多位于郊区、剧本杀玩家以陌生人为主的北上广相比,二三线城市的露营地更靠近城区、且玩家圈子更小,反而更容易组局。

事实上,相比那些年轻人自发热捧的潮流运动,露营剧本杀,其实更像是剧本杀和露营行业“抱团取暖”的产物。营地提供场地、剧本杀店提供DM(剧本杀主持人)和剧本,双方联手或由第三方策划机构组织,以活动形式不定时组织玩家“上车”。

凭借剧本杀和露营两大噱头,这种新鲜的玩法的确吸引了不少渴望出门的年轻人,尽管它的“入场费”并不低。

不过,对从业者来说,露营剧本杀受限于季节天气、场地环境,适配剧本也有限,注定无法长时间大规模展开。再加上多方合作模式下,人力和沟通成本增加,更算不上是一门赚钱的生意。

但在行业内卷、获客难的当下,他们仍希望抓住这个短暂的风口,通过露营剧本杀,在一定程度上稳固和拓展客源、提高口碑。

当然,更理想的状态是,让露营剧本杀拥有更多的社交价值,更长久、稳定地活下来。

二三线城市的年轻人,沉迷露营剧本杀

位于杭州近郊的路隐那森自然营地,最近吸引了不少年轻人。户外天幕下,他们围坐在一张大型露营桌边,讨论激烈。桌上咖啡壶旁边,摆着的是剧本和线索卡。

“露营发展到现在,营地其实已经相当卷了,要么卷设备,要么卷环境。如果只能提供一个基本的住宿或餐饮服务,其实没有非去不可的理由,所以我们和玩家,都需要更多的刺激和驱动力。”营地主理人闻心告诉开菠萝财经,今年以来,团队就开始探索“露营+”模式,策划了“露营+剧本杀”“露营+音乐节”“露营+品牌空间”等一系列文旅活动,“都是现在年轻人爱玩的。”

让她没想到的是,最先在营地实现的,是露营剧本杀。

4月中旬,因疫情影响,杭州线下活动受限,许多剧本杀门店不得不暂停营业。为了维持生意,他们开始寻求更灵活的运营方式,有门店就推出了“剧本杀外卖”服务,即DM上门带本。

闻心想到,既然DM可以上门,那也可以来营地带本。她开始挨个联系杭州知名度较高的剧本杀品牌,表达合作意向。毫不意外地,不少受疫情影响或需要露出品牌的门店,都对这种新鲜的玩法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

上线两个月以来,营地的露营剧本杀,基本形成了两种模式。一是周末和节假日的实景融合游戏,“基本上每周末都会有不同的IP主题活动或者寻宝游戏,现场玩家都可以通过与NPC互动、游戏推理来完成一些趣味性任务。”二是定制化的桌面剧本杀,“这种一般由玩家自己组团和挑选剧本,我们再请合作的剧本杀店DM来带玩,灵活度比较高。”

露营剧本杀,也是芜湖本地年轻人今年春末夏初的限定体验。

今年5月初,芜湖五爪探案馆老板Andrew在朋友的房车露营营地,给老玩家们组织了第一场露营剧本杀。“受华东疫情影响,今年四月门店基本处于停业状态,大家整个春天都没怎么出来玩,希望能赶在春天的尾巴组织大家玩一场,也算是固客。”

让他比较意外的是,这场特别的露营剧本杀,很快在圈子里传开来。越来越多人跑来问他,什么时候再办?Andrew想,玩家们的踊跃参与,或许是源于疫情刚解封时对自由状态的迫切渴望,能去户外玩剧本杀,是一种双重满足的体验感

过去的一个半月里,Andrew几乎每个周末和节假日都要租下营地的8辆房车,由店内DM到现场带本。“每辆房车自带一个小院子,空间相对独立,有户外天幕,可以烧烤,户外玩累了可以进车内休息甚至过夜,节奏是比较自由的。”

在东莞的hello0769营地,最近也有年轻人玩起了沉浸式露营剧本杀。

“疫情期间很多人没法跨省旅游,自然渴望在本地生活中有更多的新鲜玩法,而剧本杀和露营本身热度就很高,如果两者能结合起来,或许能带来一些不一样的体验。”策划该活动的森蓝工作室联合创始人泰勒告诉开菠萝财经。

6月初,长春出现了第一个专门的剧本杀营地——波吉营地。

营地主理人old李本身是一位露营玩家,同时运营着“波吉-线下剧本杀约局平台”,对他来说,做露营剧本杀,顺理成章。

在他看来,露营并不是一项非常耗时的活动,“搭帐篷、摆装备、烤肉喝酒聊天,也没法玩一整天,经常是一早出发,到下午就没什么事可做了。”而剧本杀作为“杀时间利器”,却可以完全填充一部分人露营中的“真空时间”。“更何况,潮流与潮流的结合,是最能吸引人的。”

能吸引人,但不赚钱

在old李看来,露营剧本杀的初始模式其实早已存在,“比如相熟的朋友组团出游或者公司去户外团建时,很多时候都会自发地玩桌游、狼人杀。”

如今的变化是,营地、剧本杀店、活动策划机构开始有组织地、大规模地打造露营剧本杀,引入专业DM和资深玩家组局。这种玩法的新鲜之处在于,比过去的剧本杀增加了更多的社交体验价值。

“很少有玩家专门为了玩剧本杀而来露营,或者是为了露营而来玩剧本杀,大多数人都是感觉到新奇而来体验,偶然性比较强。”闻心坦言,不过,体验过后的反馈基本都是“好评”。

尽管一经推出就颇受年轻人欢迎,但“入场费”并不便宜的露营剧本杀,却不像想象中赚钱。

据闻心介绍,其露营剧本杀项目收费标准分为三档:营地入场费、半天露营剧本杀再加下午茶、咖啡等吃喝消费,398元/位;如再加上BBQ晚餐,588/位;若需要在营地住宿过夜,为799元/位。

除了本身的场地和食材成本,作为组织者,她还需要给剧本杀店的DM进行分成,“一般会提前谈好一场的费用是多少,提成比例与剧本杀店差不多,合作比较深入的会按照人头算。”

折算下来,露营剧本杀项目的加入,并没有为营地带来更加丰厚的盈利。“剧本杀其实算是一个可选的增值服务,即便不玩剧本杀,拎包入住式营地的入场收费标准也是一样的。”

闻心坦言,虽然不赚钱,但露营剧本杀确实为玩家提供了更多元的体验,能起到一定的宣传推广作用。“现阶段,营地要做出影响力,方式之一就是进行内容输出,不管是融入剧本杀还是其他娱乐活动,这其实是一项成本支出。”

如果是由自带DM的剧本杀店作为组织方,场地费用又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Andrew告诉开菠萝财经,由于玩家以老用户为主,其露营剧本杀的收费并不高,“同样的本,到营地玩比在店内玩高出50-100元,还额外提供一顿露营烧烤,一般为198元/位;如果只玩狼人杀、血染钟楼等桌游,价格为158元/位。”

而在成本支出上,每辆房车的租赁费用为400元一天,一车限8人参与,再减去餐饮食材成本和人力成本,Andrew称,最终处于微盈利状态。“这项盈利,算是填平了疫情门店关停期间的员工薪资支出,但门店成本的大头——房租,是完全不可能弥补的。”

相比赚钱,Andrew更希望通过露营剧本杀,让更多人看到品牌在场景和玩法创新方面的能力,稳定和拓展一些门店客源。

“我们是一个喜欢做联名探索的剧本杀品牌,之前还与酒吧、书店合作,做过实景剧本、跑团剧本,露营剧本杀做得好,相信大家对我们其他的实景剧本杀体验更有信心。”他认为,剧本杀发展到现在仍以室内桌面本为主,即便剧本剧情不同,对一些老玩家来说,确实已经感觉到审美疲劳,多样化的场景是剧本杀行业创新的必经之路。

由第三方策划的露营剧本杀,由于要同时向营地支付场地租赁费、向剧本杀店支付DM酬劳,则不得不上调活动收费标准。

泰勒告诉开菠萝财经,其团队组织的露营剧本杀活动价格为350元-400元/位,“这个价位确实比单独去玩剧本杀加单独去露营时更高,所以更加考验我们的活动和服务质量。”

old李的波吉营地目前仍处于试运营状态,玩家通过报名审核后可免费入场参加活动。他坦言,采取免费招募的目的,是为了给自己的在线组局平台和合作的剧本杀店完成导流和转化。

但为了维持收支平衡,他计划后期改为收费模式,“预计按照正常到店消费价格的50%来设置门票费,希望通过低价吸引客流,也算是做宣传了。”

一时新鲜,还是下一个风口?

即便不赚钱,露营剧本杀要想吸引和容纳更多的玩家,摆在组织者们面前的难题依然不少。

露营剧本杀与露营活动本身的节奏一致,基本只能在春秋两大旺季进行,尤其是在冬季寒冷的东北城市和夏季炎热的南方城市。进入6月中旬后,Andrew组织的露营剧本杀活动就已经暂停,预计到9月再恢复。

即便是在最适合露营的季节,对一坐就是四五个小时的剧本杀来说,户外环境的舒适度也非常重要。

活动筹备期间,泰勒几乎跑遍了东莞所有的露营营地。由于南方天气炎热,加上极端天气多,她理想的营地,首先需要有局部的室内环境,能够实现快速转移;其次需要有适合推理的局部安静氛围,比如亲子营地的嘈杂环境就不适合。

闻心也觉得,营地的环境,在很大程度上影响露营剧本杀项目的口碑。“室外环境是非常不可控的,可能会遇到特别闷、特别晒或者蚊虫叮咬的情况,必需配备温度调控装置,否则体验感会大打折扣。”

此外,露营环境也大大限制了选本的自由度。

多位组织者告诉开菠萝财经,目前能在露营营地玩的剧本杀,基本都是桌面本,其中又以现代推理本或情感本为主。

首先被排除的是实景剧本,毕竟露营剧本杀尚未发展成为一种客源稳定的固定模式,无论是营地还是剧本杀店,重新布置造景的成本都难以负担。其次,需要换装、讲究代入感的古风本、民国本、日式本等可操作性也不大,很难与露营适合的户外环境融合,非常影响玩家体验。

但在现有剧本里,能够让剧情与户外环境完美契合的并不算多。

泰勒记得,有一次,一桌玩家在入夜后玩恐怖本,气氛被各种自然音烘托得恰到好处。“到了晚上,户外的虫鸣蛙叫、风声、脚踩在草地上窸窸窣窣的声音,都让人非常有代入感,不过,这种体验是可遇不可求的。”

有从业者因为看中“露营+剧本杀”的风口,却因考虑到户外环境的限制以及成本因素,在剧本杀店内打造了“露营房”。

长沙心来剧本杀主理人李宇辰向开菠萝财经介绍,其门店内的露营房,是在室内空间先通过泥塑做出山石造型,再请园艺师进行绿化置景,配备帐篷、天幕、露营椅等露营装备,让玩家有一种身临户外的感觉,但同时又可以免于恶劣天气、嘈杂环境的困扰。

不过,即便是“假装在露营”,体验也并不完美。“所有没在这间房里玩过的玩家,都会想要体验一把,但只要体验过了,大家的反馈基本是,要在露营椅上坐几个小时,真是一种折磨。”

李宇辰不得不着手调整露营房的装修和布置,“准备撤掉真正的露营椅,换成更舒服的沙发,再通过包装让它们与绿植、山石等融为一体。”

不过,他仍没有打算真正把剧本杀搬到户外去。在他看来,露营剧本杀是疫情下剧本杀和露营行业“抱团取暖”的产物,尚未得到市场的验证,要长期共存,实际限制太多。

闻心坦言,目前在二三线流行起来的露营剧本杀,的确只能算是两种热门社交娱乐活动的简单相加,更深入的融合玩法,仍有待探索。

为了提升玩家沉浸式体验的代入感,她的团队开始尝试创作露营剧本,她表示,这是目前市面上从未有过的。“比如故事的开始,就是一群主人公来到营地露营,发生了什么事情,现在有哪些细节和线索,要玩家去进行推理;同时,在现场布置道具和线索卡,甚至是真人NPC。”

Andrew也表示,在之后的露营剧本杀活动中,创作团队会适当根据露营环境去做一些剧情设计和调整。不过,他更希望尝试更多可操作性空间更大的实景剧本,“比如我们最近在古镇玩了一场穿越剧情的实景剧本杀,体验感也很强。”

风口看似短暂,但他们仍期待,能赋予露营剧本杀更多的价值,在年轻人的新鲜感消失之前,让它来反哺剧本杀和露营。

(举报)

来源: 开菠萝财经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