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走访了20多家公会,他们有什么新动向?

Posted

取消榜单、限制PK......进入2022年,秀场直播似乎被锁住了命门。如今,公会们还好么?

近日,新播场走访了多家城市共二十多家娱乐直播公会。他们之中,既有老牌头部公会,也有中小公会;既有专注于秀场直播业务的,也有将触角伸向带货、海外的。

总体而言,老牌大公会们大多选择了维持原有的基本盘;处在上升期的大公会则十分内卷,内部竞争激烈。

中小公会则有一套自己的生存逻辑,他们有人利用信息差、时间差布局下沉市场;也有人另辟蹊径,在游戏推广等细分赛道找到了赚钱路子。

而众多公会的目光还投向了TikTok,他们或者已经开始行动,或者仍在观望,期待在这个新平台上复制行业内发生过的辉煌与奇迹。

头部公会:稳住基本盘

“我们现阶段就是稳住基本盘。”

秉持这一态度的是在行业内有实力和知名度的A公会。这家头部的老牌公会扎根秀场直播多年,深耕国内某头部老牌直播平台,有丰厚的资金和丰富的经验。

但面对大环境的现状和行业的变化,公会负责人向新播场明确表示,现阶段他们还是以稳定为主,但这并不是意味着他们直接放弃了新业务。负责人介绍称,现在公司分成两个团队,一个仍专注他们在老平台的秀场直播业务,另一组则是布局抖音,现阶段在做剧情号,而且剧情号已经做到了这个领域的头部。

稳住直播基本盘的除了A公会,还有B公会,但其直言:“现在压力太大了,平台要求不断提高。”

B公会主做快手、抖音和视频号等平台,据该公会长介绍,他们公会目前一个月差不多有几十万的利润,但面对的压力很大,而且还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

B公会长表示,主要是现在许多平台都会给公会变相施压、降分成,“都是给你加任务,一开始分成很高,后面任务越来越难完成,公会的分成比例就越来越低了。”

他举例说,视频号最初给公会的分成比例高达80%,公会完成任务基本都能拿到。但等到入驻的公会达到一定的体量之后,分成就逐渐降低,同时任务也不断细化加码。

其他一些直播平台也是如此,甚至出现了平台在上个月对公会设置的是100分任务考核,下个月的新政策将任务考核分升高到了110分的情况。

除了平台给到的增长压力外,同行之间的内卷也让许多公会长感到难以招架。

位于某中部城市的C公会,吃到了抖音直播早期发展的红利,迅速起飞,很快就成为了当地的头部公会。之后又通过联营、挂靠等方式,在当地开了多家子公司。

“你会发现,早期抖音的很多新星公会,大多寻求合并、做大做强。”C公会公会长说到,“强强联合才能更好地生存下去。”

而当地直播圈子里有个人尽皆知的特点——成功的玩法会被快速大量复制。

这也得益于当地中小公会扎堆的局面,据称一栋可能只有30多层的办公大楼,里面就有20多家公会。

“大家看到你做起来了,就会跟风去做。”该公会长表示,他们如今也是选择躺平、吃老本,守住秀场直播的基本盘,并不考虑去其他赛道折腾。

有能守得住基本盘的,自然也有守不住的。

像D公会,曾经也是某国内头部直播平台的头部公会,但在去年被当地另一家头部公会收购了。

“很唏嘘,之前大家本来是同一量级,而且又在同一个地方,抬头不见低头见,没想到再次坐在一起,身份就不同了。”某行业人士如是说。

虽然躺平、守住基本盘是新播场走访行业老牌公会时听到最多的论调,但也有一些相对老牌的公会,如今仍冲劲十足。

比如算得上国内目前绝对头部的E公会,旗下直播、短视频和电商三大业务并驾齐驱,且都有着不错的成绩。同时E公会头部的以及有代表性的主播、达人数量也相当可观。

我们走访了E公会位于中部某省会城市的分部,接待我们的相关负责人透露:“我们分为了两三个小组,单个小组月流水能做到两三千万。”

虽然整体表现优异,但其内部竞争非常激烈。该负责人称,公司奉行的是狼性竞争文化。以签约主播为例,小组之间竞争十分激烈,哪怕是有个小组已经谈好了签约了,但只要最终合同的公章没盖上,不到最后一刻,内部的人都会去抢。

中小公会:切入细分赛道

老牌公会们选择躺平,背后是有一定的积累和稳定的业务线做支撑。那些游离于头部之外的中小公会,则是不断强化、不断调整,还要时刻盯准市场的新机会。

身处某三四线现场的F公会,就在行业变动的大环境中通过自身的经验总结了一套不可复制的运营方式——与主播真正的、彻底的打成一片。他们没有大公会的精细化运营、各种严格的规范规章,运营方式其实相对粗狂。

但他们运营方式的优势就是给主播包吃住,并提供保姆式服务。

“小地方,大家都是熟人。我们经常性跟主播聊天吃饭,大家做朋友。只要主播不提特别过分的要求,我们都是有求必应。”该公会长表示,这种模式简单直接,不能做大,赚不到大钱。“但能够生存下去。”

此外,新播场在走访中留意到,有不少中小公会的公会长,之前供职于行业内某头部公会,做到了中高层管理岗位。他们跳出来自立门户,一般都是看到了某个垂直细分赛道的机会或新可能。

比如G公会,已经不播娱乐秀场内容,而是直播斗地主、打麻将这类棋牌游戏。通过在直播间挂小风车的方式,给单机游戏做推广盈利,有转化就可以赚到钱。他们也会直播《原神》这类单机游戏,赚取直播间的打赏。

只是G公会长介绍,播单机游戏赚打赏不如播棋牌游戏赚推广费来的多、来的快。两个渠道加在一起,G公会月流水也能稳定在千万级。

除了推广游戏外,还有从秀场直播切入直播带货的公会。

你可能想不到,一家只有3-5人的公会,入局直播带货后竟然能做到单场GMV几十万,单月GMV几百万的成绩。

H公会以秀场直播起家,从去年开始做直播带货。他们没有切入服装、食品、美妆、酒水这些大众所熟悉的赛道,而是切入了儿童玩具品类。

“毛利率能达到十几个点。”H公会的负责人表示道。得益于货源优势和团队的有效执行力,他们已经早早进入了盈利状态。

当然,并不是所有入局直播带货的秀场公会都像H公会这么顺利。

“我们卖的是服装,但是卖得不好,我们当地没有货品优势,而且小城市的运营不专业,主播也不太懂。”J公会的负责人就表示,赛道的转换让他们水土不服。但已经走上了这条路,一时间又很难回头。

所以,I公会今年在考虑利用在当地的资源,入局直播基地业务。在I公会负责人看来,小城市相对闭塞,信息流通没有那么快,直播基地还有可尝试的空间与时间。

比起直播带货,整个秀场直播在2022年所关注的重点还有TikTok。

以某中部省会城市的公会为例,新播场拜访的多家公会大多都已经开始布局TikTok。

其中,J公会的公会长透露,当地的公会对TikTok只有三种状态:一是已经在做;二是着手准备要做;三是正在观望该怎么做、选择哪个地区做。

“都在观望,都在等前面的探路。”J公会长表示,当地的信息流通就非常快,基本上谁做了什么赚到钱了,消息开始流通,大家就知道是新的风向。

此外,新播场还在北方某省会城市见到了第一批入驻英国区Tik Tok的4家公会之一的K公会。

“英国区公会的分成比例是30%左右,我们5月拿到手是35万人民币左右。”

K公会长介绍称,他们入局的第一个月就实现了盈亏平衡,第二个月就开始盈利。目前他们在国内的团队只有7个人,后台签约主播数量有几百个,月流水能达到几十万美金。

小结

躺平也好,内卷也罢,在看似平静无波涛的直播江湖里,湖面下暗流汹涌。大家虽然嘴上抱怨,但依旧干着该干的活,挣着能挣的钱,伺机而动,对新的行业机会做好了随时发起冲锋的准备。

聆听了这些来自公会的声音之后,可以看到秀场直播仍能够稳定赚钱。只是在不断对比行业曾经的辉煌和高光时刻之后,大家对如今的平淡有些不适。

进入当下这种常态化的节奏,实际上是行业逐步成熟的标志。

这也并不意味着行业没有机会和新的可能,细分赛道、垂直领域,以及大家所盯着的海外市场,或许依旧会为行业创造新的奇迹。

故事未完待续,新播场也将持续关注报道,也欢迎你在评论区说出你的故事。

(举报)

来源: 新播场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