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鱼上的泡泡玛特“改娃黑市”:100元改出一个爱马仕娃娃

Posted

创意产业被创意围攻

公平讲,闲鱼绝不只是一个互联网跳蚤市场。

如果你在这上面花足够多的时间,会发现,这是一个用来观察多样生活的电子触手。

你能看到因疫情倒闭的餐馆老板抛售全套99新厨具,只要三折;逃离上海变卖家产的失业白领,附送一沪漂的心酸故事;失恋的人寻找爱情导师,需要24小时陪聊;以及女生转手男友的奢侈品,却发现是高仿。

现实生活故事会每天都在闲鱼上演,金钱考验人性经久不衰。

闲鱼用户的自由空间大的让人咂舌,没人规定在上面一定要卖二手的东西。甚至有些人从不交易,只是为了晒出绝版商品仅供展示。

稀缺的东西才有价值,有人瞄准时机,靠着给盲盒娃娃手动换装赚大钱。

泡泡玛特的娃娃们在闲鱼上面已经不仅仅是单纯的出售和收集,年轻人不满足于官方提供的款式,对他们而言,独一无二才是最重要的。

对创意的需求让闲鱼的泡泡玛特“改娃黑市”成了一个年轻人完全自由的市场。

成年人面对盲盒永远是选择“都要”

“抽盲盒就是我们的新型赌场。”

武月之所以能够对盲盒成瘾,一半来源于盲盒里的填充物,另一半原因来自拆盲盒的过程。

在撕开包装的几十秒内,能够分泌足矣令人血液循环加速的多巴胺。如果开到喜欢的款式,这份期盼和兴奋会瞬间扩大十倍,而获得一次这样的体验仅仅需要59元。

作为一个有收集癖的年轻人,武月每往展示柜里增添新成员的时候都要感叹:也许这就是当一个成年人的最大好处。

能有资格放在展示柜上的娃都是她的小镇居民,每人都能拥有精美“单间”。展示柜下方的整理箱里是小镇见不得光的“群租房”,里面堆满拆出来多余的重复款。

在武月看来,获得盲盒中的隐藏款是件十分依仗个人运气的事,即使作为泡泡玛特的资深精神股东,她也从未细想过这种开出隐藏款的概率。入坑两年,变成拥有一定资历的玩家后开始不满于现状,因为购买的95%拆开后都让她大失所望。

赌徒的共同心理,就是坚信自己才是那个被上天眷顾的幸运儿。

收集癖已经刻在当代年轻人的基因里,入坑泡泡玛特的乐趣就在于看娃娃便装,最终的归宿永远是现实版的奇迹暖暖。所有玩家都抱有“希望拥有隐藏款”的心理,他们不知道也不在乎一个系列中拆到隐藏款的比例是1:114。

《95后玩家剁手力榜单》显示,潮玩手办在几年前就已经超过了潮鞋和摄影,泡泡玛特的盲盒内部也有自己的利益链可言,在小众群体内隐藏款有着不小的升值空间,达到1:720的特殊隐藏款尤其。

限定系列概念中的“限时限量”会营造一种进入倒计时状态的紧张感,爱好者脑袋里的倒计时钟表在飞速跳动,一脚踏入饥饿营销的圈套。

所有玩家都希望能够拆盒即得罕见金币,但绝大多数人得到的只有金色的五毛钱硬币。多出的闲置款,武月只能在闲鱼上打包折价处理。

直到有一天,有人找到她问“能不能用改过的娃交换?”,武月才误打误撞找到了娃圈的纳尼亚入口。

在闲鱼上,有很多手作高手出售改娃。

武月惊奇发现:花费一打盲盒的钱就能拥有属于自己的独一无二隐藏款,以她平时的手气来看,实在是非常划算的玩法。

全职改娃师不多,手作水准高并且稳定的不多,能恰好达到契合的选择不多,并且制作一个通常需要相当长的周期。但得益于泡泡玛特强大的粉丝群体,像武月这样的资深玩家倒是很多,改娃圈中好的改娃师始终是求大于供。

爱马仕娃娃和香奈儿娃娃其实都只是改娃界的基础款

改娃师的产生更像是对应玩家的一种心理需求,悯怀娃圈苍生,将改造每一个“雷款”视作己任,经过头部改娃师手的作品可以直接进入娃圈简史。

同时互联网会给人一种错觉,10个人就能代表一个现象以及行业,经常能看到有人自学改娃年入百万,以及“有手就能做”的改娃教程,实践下来才发现现实世界并没有那么简单。失败永远是对新手的一种打击,但闲鱼不在乎你是不是新手。

在闲鱼进入娃圈没有门槛,不用接受任何人的评头论足,发布宝贝后,你唯一要等的就是等待愿者上钩。

闲鱼,改娃收藏者的交易“暗室”

“自己的改的才是最独一无二的。”

闲鱼,更像是改娃圈的交易暗室。

在这里,无论任何水平的改娃师都有卖出自己作品的可能性,相应的无论任何预算的玩家都能在这里跳到对应的礼物,这里对所有收藏者都足够公平,但在这儿交易就不要总想着售后,不退不换是行业规矩,能不能二改因人而异。

改娃圈在闲鱼也被自动分成几个常见大类:

第一种是已经改好等待被收的类型。改娃师如何二创全屏自己心意,你们喜不喜欢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喜欢,上架后也不急,玩娃的核心主旨就是心头好,静待懂得欣赏的有缘人。

第二种是贩卖自己本人。这是一种线上版本的橱窗展示,放出自己之前做过的作品仅供观赏,发布商品定下999元的防拍链接,全靠以往案例吸引玩家上门问询,水平通常不低。

“闲鱼黑市”的第三部分,玩家组,属于整个市场中最鱼龙混杂的群体。有人放出图片等待改娃师接单,招贴告示,一种避免等待排期的好方案。有人以物易物,改娃换改娃,凭良心问询。有人300出手盼着能在预算上小小回血好购入下一个。

闲鱼入门规则:现货看中直接收走,喜欢个人风格可以再详谈

在一头扎进这个圈子后会发现,“千金难买我乐意”是Z世代群体的生活哲学,在闲鱼有人捡漏有人当冤大头,与此同时,所有人都乐此不疲。

改娃是一件手工活儿,喷漆、上色、粘合的人为痕迹在所难免。单纯从做工角度讲,吹毛求疵的买家在闲鱼被称作“验尸官”,他们拥有强迫症在意每一处手工痕迹。但如果不在意背后和脚底有没有笔刷痕迹、衣服上花纹够不够精细,那花费299和花费1000改的娃也差别不大。

相比于做工,改娃圈人更看重的是创意。

他们的“喜欢”是一种非常主观的感受,成品改的好与不好甚至不由改娃师说了算,玩家更倾向为改娃师的创意买单,很多人并不在意自己买的东西有没有手工瑕疵,只拿改娃当作满足一己爱好的“超限定联名”。

有人在闲鱼捡漏,有人甘愿当冤大头,有人为了猎奇买单,有人在闲鱼发财创收。

很多人并不在意一个东西会不会升值或者保值,闲鱼本身就建立在这样的价值基础上,大量的人都正在为爱好买单,价值评判始终攥在玩家手中。

想要获得这个改娃限定款距离似乎只有一瓶指甲油,“只有一个!从速”并收获“3人想要”

改娃师和玩家在这个圈子中本身就是一种双向选择。除了玩家对成品有要求,改娃师也有自己的习惯。

所有娃在交给改娃师之后都要拆卸零部件进行回炉重造,手工本身就是一个慢工出细活的过程,“不要催单”占据大多改娃师的第一条要求,偶尔也会有改娃师为了加急费折腰。

在闲鱼,他们有属于自己的暗语和行规,以自成一套的体系奇异地完成运转良好的平衡。

泡泡玛特娃圈的改娃师遍布互联网,只有闲鱼独树一帜。

活跃于其他平台的改娃师不难看出都有自己的一些宏远,喜欢放长线掉大鱼,积累粉丝和客户群对他们来说要比零零散散地出手散单更重要,他们深谙当一个改娃师就要先爱惜自己羽毛,同时畏惧和希望参半的面对圈内人评价。

闲鱼玩家显然不在乎这些,随心顺意的将自己的主页当作进去娃圈的新手训练场,我们能在做的不错的改娃师主页看到他们进步的全过程。

每个人在闲鱼都拥有均等机会,即便水平实在不高的改娃师也有获得“1人想要”的机会,比起其他平台,更多人想单纯只想来这里赚点快钱,只谈买卖不谈想法,拍下再聊,可小刀。

有人淘金有人淘宝,就一定有人损失有人被坑。

收到的成品货不对版是十分常见的事,有人暴怒有人认栽,在上面交易一方面要擦亮眼睛,另一方面也多少需要依仗一点运气,毕竟在下单的那刻就已经买定离手。

多数能够帮助售后维权的互联网规则在这里并不全部奏效,因为改娃这个圈子本身就并不完善,是一个比较接近边缘化的二次创作产业。

泡泡玛特的闲鱼灰色产业能不能见光?

对于以“创造力”为核心竞争力的行业来说,任何一种形式的挪用和抄袭都是不被允许的。

而像改娃圈这种“二创”并能够通过买卖直接获得收益的行业来说,处境相对来说有些边缘化。

一方面创作者毕竟在这个基础上投入了大量的心血,以及自己的创造力。对泡泡玛特这种IP持有者来说不算有利。另一方面,这个行业之所以到今天还能良性运转,是因为泡泡玛特也很需要和改娃行业相辅相成。

事实上,泡泡玛特的“国内盲盒第一名”的光环早就不那么闪亮。

首先能作为一家主营盲盒的上市公司实际上是极其罕见的,泡泡玛特的营业收益增长在18、19两年里以225.4%、227.2%的势头猛涨。连同在2020年疫情猛烈来袭的时候也没有受到很大的影响,作为一种非必需品,只比19年同期下降了19%。

但在过去一年中,泡泡玛特的股价正在直线下跌。2022年对泡泡玛特来讲开年不利,即使这样善于用饥饿营销也遭遇了不小的翻船。今年1月14号,《上海市盲盒经营活动合规指引》发布。

“不得以盲盒形式抬高普通商品价格”“店内公示 抽盒概率和投放数量”“有效的投诉处理机制”“不得有介入二级市场的做市行为”“不得开展天价炒作、过度营销、饥饿营销”。

作为国内盲盒界的中流砥柱,新出台的“盲盒经营红线”直瞄着泡泡玛特发射。

即便都是不强制执行的鼓励措施,但每一条都足够让泡泡玛特胆寒,泡泡玛特的股价也在过去一年的时间流逝中悄无声息地蒸发了千亿。

最大IP—Molly的直线过气(数据图源:钛媒体)

泡泡玛特成名之战中的头部IP—Molly 也逐渐过气,泡泡玛特招股书中对这位过气女明星也有刻意强调:无法保证Molly的市场接受度保持在原有的水平。多数泡泡玛特现持有的IP只有1-4年的合约,合约到期就面临娃星解约。

泡泡玛特即将面临“孩子白养”的危机,能不能再续和有没有必要再续的答案正在不断变化。同样,根据招股书数据显示,泡泡玛特旗下的IP生命周期也并不长久,无法永远躺在功劳簿上吃老本。

种种因素的结合下,泡泡玛特自行开发IP就是条非常可信的道路,头部改娃师的春天就从这里开始。

在改娃圈中,很多真正赚到钱的改娃师都会担心是否侵权的问题。改娃师在作品中倾注了很多心血,然而改娃接单从本质上就是一种商业变现,存在侵权风险,但还是有很多人在这么做。

泡泡玛特在招股书中的未来战略中提到“进一步提升艺术家发掘及IP创作和运营能力”。泡泡玛特创始人王宁也说过“行业是基于IP和内容“。

就目前看来,泡泡玛特在自家IP会不会出圈爆火问题上还是摸不出规律,在没出现第二个Molly之前,能做的就是用数量代替质量。

很多一些系列推出之前没人知道会不会火,但改娃圈的头部KOL在签约前,就已经很受欢迎。

陆续签约改娃圈的头部博主到泡泡玛特的自家MCN葩趣,已经成为泡泡玛特艺术家发掘中非常重要的一环。

现在如果认真查看闲鱼也能发现一些端倪——泡泡玛特和改娃圈互相依靠。全凭签下头部改娃师自然不是万全之策。毕竟,头部意味着少数。

在闲鱼上,有多少人接改娃订单,就有其中一半的人出售改娃准备退圈。

因为最开始买泡泡玛特的那群人已经慢慢对三代、四代失去了兴趣。

泡泡玛特为了缓解尴尬局面为了上新而上新,风格的改变和系列的更新对泡泡玛特来说是大势所趋,遗憾的是很多老粉对此并不买账。老闲鱼上所有改娃收娃的帖子中,有将近八成都是新系列求改。

老IP陷入审美疲劳,新系列排队跳入改娃圈蹚水。

对于泡泡玛特来说,闲鱼更像是一个系列是否受欢迎的晴雨表,春江水暖“鱼”先知。在闲鱼上你能看到哪款在出手,哪款在招帖求购,还有多少人在痛改“雷款”。

所有弄潮的年轻人都有退圈的一天

武月在闲鱼上预定了两个改娃,不同改娃师不同价位,一个花费800元另一个200元,加上邮费自理差不多是她一个月准备豪掷进泡泡玛特的预算。

从预定到收到耗时两个月,八百元的提前收到,sp改娃变身成功,收到成品以后武月大喜过望,除了稍微偏贵没有其他缺点,准备攒攒预算再找改娃师继续。

然而两个月过去了,200元购入的另一个改娃还没收到。

武月向改娃师发送消息,对面回复“勿催”跟着7个叹号,隔5分钟又发过来一条:+50加急费7天后可以发出。

付过加急费后10天整收到成品,拆箱后武月只剩长长叹气,和她预想中的差距太大,然而买定离手不退不换,失望太多,她开始思考什么时候半退圈,回血再战。

(举报)

来源: 五环外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