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厂村程序员“扫楼”:数据建模筛选,看盘当天就定房

Posted

在北京、杭州、深圳,一座座千亿甚至万亿市值的互联网公司过去20年拔地而起,他们横亘衣食住行各个行业,影响了数亿人的生活,风险投资为其疯狂,他们在这里赚了上千倍的回报。

作为商业大厦最基层的缔造者,程序员们踩到了技术变革的巨大红利,并紧紧抓住了红利,实现了财富升级。

他们是相亲市场的香饽饽,父母眼中的骄傲,更是楼市里最为坚挺的一支力量。

贝壳第一季度财报显示,据5月31日公布的一季度数据,新房和二手房交易额同比分别减少44.4% 和43.8%,从中获得的房产交易服务收入同比下滑大约40%

但是,在程序员扎堆的北京海淀后厂村,程序员最喜欢的楼盘融泽嘉园,完全未受楼市行情低迷的影响。多位房地产经纪人告诉Tech星球,今年1月至今,别的地方都在降价,融泽嘉园只是没有大幅度涨价。即便是5月大多人都被困在家,它的成交量也有15套。

假如说职业选择是买彩票,那程序员们无疑是中了500万的那批人。他们见证并亲自参与了一个个用户数量亿级App的诞生,也见证了中国互联网公司在世界格局中如何占据一席之地,更通过自己的选择改变了数亿人包括自己的生活。房子只是改变的开始。

程序员扫楼:数据建模找楼盘,下订单快准狠

程序员们改善生活的第一步并,不是将身上的优衣库格子衫换成李维斯的格子衫,也不是把每天改善生活的肯德基、黄焖鸡、土豆粉换成精致的粤菜、鲜辣的湘菜,他们并不介意这些在外界看来“缺乏品质”的生活。

这是极具现实感的一批人,改变生活质量的第一步从买房开始。

程序员买房不像其他行业一样会货比三家,两眼一抹黑到处看房,他们追求的是快准狠。

有中国硅谷之城的后厂村是中国互联网人才密度最高的地方,腾讯、百度、快手、滴滴等公司的聚集拉高了这片地区的房价。

2021年2月初,快手上市2周后,市值直接飙升到1.5万亿人民币。程序员的腰包鼓了,位于海淀和昌平交界处的融泽嘉园房价一周涨了20万。涨价的理由很简单,挨着快手够近,只有4公里左右。

“那个时候,中间层的房子基本是出一套当天就没,你也考虑一下,但是只要一考虑,能选楼层的就只要一层、二层和顶层。”一位房地产公司的经纪人告诉Tech星球,“几乎每天都有好几个快手员工来问价的”。

这样的爆火场景不止一次发生在后厂村。

“像我们正常上房会有一个流程,业主登记——签署委托书——摄影师拍照、录制VR,后来都不用了,业主登记完了,就有人买,后面流程都没有时间走。”一位房地产公司的经纪人告诉Tech星球,“你根本想象不到有多火爆。”

程序员们买房,大都是刚需,他们的要求很简单,总价够得上,位置距离公司近,毕竟每天工作10小时+的码农不愿意再付出更多的通勤成本。一位程序员说,自己的买房逻辑就是“大厂周围三公里+有学区”。

不止一位房地产经纪人表示,很多程序员都是到售楼处当天便定房,比例将近50%。

当然,如此迅速地交付人生第一笔巨款背后,是程序员背后独有的神操作:通过爬虫软件抓取地产的主要信息,会根据交通便利、升值潜力、周边配套设施等分类;然后建立各种数据模型,多维度对比,建立该区域中所有楼盘列表,最后再找中介推荐相关房源......他们似乎将大厂做业务的一整套流程搬运到了人生重大决策中。

码农造“神盘”,一月成交55套

程序员们是房地产市场最坚挺的力量之一。

他们可以组局去抢购昌平区东小口的限竞房,1000多名程序员直接挤爆来广营的北京会议中心。他们供养起了被誉为北京神盘的融泽嘉园。

这是一个神奇的楼盘。融泽嘉园位于昌平,原本是西城区旧城保护利用和人口疏散,定向安置搬迁居民的保障性住房项目,和海淀只有一条街之隔,附近4公里内便是快手、百度、腾讯的办公地。

过去20年,互联网大厂创造出了巨额财富,带动了附近楼市的火爆。一位附近的房地产经纪人告诉Tech星球,在融泽嘉园建成的近10年时间里,只有一次降价。“我记得是在2017年,当时全北京都在降价,融泽也就跟着降了。”

供给和需求决定着价格。远一些便是昌平的“老破小”,再近一些,上地的房子有太贵,因此融泽嘉园成了北京最坚挺的楼盘之一,它是许多程序员首套房的最佳选择之一。附近的房产经纪人告诉Tech星球,它的价格从1.05万/平~1.4万/平涨到了现在6万/平~7万/平,几乎是5倍涨幅。

体量大(总共8个院),再加上产业的加持,让融泽嘉园成为了北京的网红盘。一位房地产经纪人告诉Tech星球,行情最好的时候,融泽嘉园一个月就成交了55套。要知道,像深圳这样的一线城市在6月7日,一天新房成交量才达到这个量。

“就拿今年来说,大行情不好吧,但融泽嘉园只是没有降价。”上述房地产经纪人补充道。

在融泽嘉园附近的房地产公司工作三年后,一位房地产经纪人告诉Tech星球,我一眼就能分辨出哪个是程序员,穿个格子衫,背着双肩包,戴个黑框眼镜,头发有点儿稀疏,按照这个逻辑准确率高达90%以上。

不止融泽嘉园。2020年,北京住宅成交前三甲的奥森one、岚山悦府、奥海明月的购房客户中,有七成为互联网从业者。在望京,距离阿里新总部800米,华樾北京客群中有4成是互联网科技公司员工,其中阿里客户占比超过20%。

这些楼盘的共同特点是:距离腾讯、百度、快手、阿里这样的公司足够近,并且不那么贵。

互联网行业放缓,“神盘”不再?

互联网在过去20年,造就了一个又一个神话,许多年轻人实现了阶层跃迁。

一位房地产经纪人这样概括程序员购房的路径:现在西二旗购买首套刚需住房,过几年会换到离市中心更近一点儿的上地,然后就是海淀。

但现在,互联网不再像以前是“流着奶与蜜的应许之地”,他们面临越来越严格的监管,市值也不再一路攀升。一位大厂员工曾向Tech星球表示,由于股价下跌,自己今年的收入直接减少了近三分之一。

互联网公司的战略也从原来的高歌猛进式扩张,变成了降本增效和收缩。他们开始控制成本,比如降低员工福利、减少营销费用;企业开始更在意现金流和盈利,而不是GMV数字。

在房地产市场,一些断供的消息隔三岔五传出。外界开始猜测:靠互联网撑起的神盘或许风光不再了?

但事实并非如此,起码在融泽嘉园不是。一位房地产经纪人告诉Tech星球,就连疫情严重的5月,大部分都居家办公的情况下,融泽嘉园还成交了15套。他预测,今年融泽嘉园可能不会大涨,但绝对不会降价。

退一步讲,即便互联网公司不再高速扩张和增长,但依然是收入最高的行业之一。去年4月份智联招聘发布《2021就业力调研报告》中显示,互联网行业是大部分应届生主要的求职方向,即便那些一流高校的毕业生只是去做运营,他们也要打破头挤进去。

道理很简单。“互联网产业又不会瞬间没有了。”上述经纪人补充道,“供给决定需求,那么多人等着买房,性价比高,离公司近,周围有医院和学校的,真的不多。”

互联网的发展只是放慢了,不是停滞。不少房地产经纪人坚信,神盘依然存在,起码在短期内。

(举报)

来源: Tech星球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