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转转买二手的男人们:2000元绝版推理小说、50万元的打火机,为爱好花点钱怎么了?

没有一个男人不喜欢逛二手市场。

北京男人喜欢半夜逛“鬼市”,大到古董玉器,小到随手把玩的小玩意儿,只要摆出来都能吸引不少人上前询价。

广东男人喜欢逛“华强北鬼市”,在那里能挖掘到划算的二手机、几十年前的Sony Walkman随身听…… 

从美国玫瑰碗到泰国加都加,世界各地都有让人乐在其中的二手市场。

网络二手平台在实用之外,也满足了人们猎奇、逛便宜货、稀罕货、为爱好花钱的强烈需求。他们的个人爱好和二手平台之间,也迸发出许多有意思的故事。

本期显微故事讲述的是一群热衷于二手买卖的男人们:他们中有二手平台最常见的学生党,生活费有限却会拿一半奖学金去收藏绝版推理小说;有小众的Zippo打火机玩家,从业余爱好到全职开店养活一家老小;也有两个孩子的爸爸,同时又是手机发烧友,在责任和爱好里寻找平衡。

以下是关于他们的真实故事:

  一半奖学金贡献给推理小说  

绝版书十年能翻 20 倍

桐原亮司| 23 岁|男|四川某高校研究生

在推理小说迷里,我是刚“入坑”的新人。

和大部分人一样,我刚开始也是看一些畅销作家的书,比如东野圭吾、阿加莎等,我在转转上买卖二手书的账号名就叫“桐原亮司”,是东野圭吾《白夜行》里男主的名字,他对感情的执着很打动我。

我更喜欢日本推理小说,欧美作品光名字就要让人记一阵。在描写方式上,欧美更侧重故事逻辑,情感描写不够细腻,阅读代入感不够强

从东野圭吾入门后,我就开始看其他日本作者的推理小说。

现在我最欣赏的是三津田信三,他会将推理与日本民间怪谈相结合,尤其《首物·作祟之物》有点像《聊斋志异》。虽然会涉及鬼神等非自然现象,但最后总有一个科学的解释,看下来一气呵成。 

我不喜欢电子书,它丧失了读纸质书的情怀,也没有我所熟悉的油墨香味。纸质书有个特点:有些书不那么吸引你读下去,但你一看已经看完的那些页数,那分量,也会让自己坚持读完

一开始我买书并不是为了收藏,但推理小说改变了我的习惯。有些作品你读完以后,依然十分喜欢,舍不得送人、想反复阅读,那就只好买个书柜用来安置。

一不留神,一个书柜就装满了,现在大概有 300 来本。

到收藏阶段,基本就算“入坑”了。很多经典书、经典版本只能在二手市场里买到。有的绝版推理小说能卖到 2000 元,有的价格在 10 年内翻了 20 倍。 

比如我最想买的《第七重解答》(保罗霍尔特著,新星出版社),十年前 10 块都没人买,现在标价 200 大家都疯抢。它应该是国内(港澳台地区除外),叫价最高的一本简体书。

二手平台的出现,让这些绝版书的流通性变强了。我有一半奖学金都用来买小说了:每个月少则 500 元,多则 1500 元左右。

学生党“养”爱好不容易,每次我都是一边买一边想着“吃土了吃土了”,然后更努力地赚奖学金。

我的收藏目前以国内简体原版为主,毕竟消费水平有限,台版、港版动不动就成百上千。那些看完依然喜欢的,我会收藏起来,剩下的挂在二手平台上转卖。

我几乎每天都要刷几次转转,上面的二手书一般有两种:平台自营和个人卖家的。

抢绝版书没什么秘诀,就是要勤奋,每天看、每天刷,运气好的话,每周都有惊喜,然后下手也要快。有次我偶然刷到一本想要的书上线了,还在犹豫要不要凑单走满减,结果就被别人抢走了。

最近抢到的《动机》就是一本二手绝版书

一般情况下,国内比较火的简体原版都能在上面买到。转转还经常有促销活动,对学生党很友好。

个人卖家那里有可能淘到不少绝版老书,有的卖家还不卖,发出来只是为了展示,所以抢到喜欢的感觉像捡到宝。

收藏的乐趣有成就感,也有占有欲,有时碰到趣味相投的卖家,我们还会拍照给对方看,互相炫耀一下自己的收藏。

  疫情后打火机销量暴增  

绝版Zippo能卖到 50 万元

李先生| 26 岁|男|全职二手zippo店主

我卖了 7 年打火机。最开始搞收藏只是因为抽烟,久而久之手里攒了不少Zippo。

Zippo的收藏价值在于,每款的图案或设计都不太一样,背景故事也不一样。就像集邮一样,碰上限量版或者某些特殊年份,收藏价值更大

比如上个世纪 30 年代Zippo刚诞生时所生产的一些款式,存量极少,目前市场价格 50 万元左右,一个打火机。 

所以最早我收藏打火机时,常常入不敷出。后来就想着一边收藏,一边转卖,没想到效果不错,Zippo交易就这么成为了我的主业,主要方式是在二手平台开店,比如转转上就有我的店铺。

目前出售的Zippo大多有一定收藏价值,以 20 世纪 90 年代至 21 世纪 00 年代生产的机型为主,单个火机售价 300 元至 1000 元不等,来买打火机的大多是 30 岁以上男性。

这个圈子很小。有人很难理解为什么喜欢,其实就像女孩子喜欢买首饰口红一样,买来可能也不会天天用,但就是想有

做Zippo生意后,我手头宽裕了一些。之前在商场做服装销售,有了老婆孩子后也需要养家。平常除了卖打火机,我还卖周边的耗材、配件、维修工具,一年盈利 30 万元左右。

我的货源主要来自国外(零配件则来自国内)。国内外有时差,所以我常需要熬夜下单,白天还要发货、盘货。

最近疫情也对我的生意带来一些影响。一方面是疫情导致跨境运输困难,让我资金周转有些问题。但另一方面,我的小店实际盈利增长了,在 3 月份抵达峰值。

李先生在转转的zippo店铺

有可能疫情期间大家在家的时间长了,需要通过一些方式排解。后台购买数据显示,顾客主要来自江浙沪、京津冀周边一二线城市,销量比以往增长50%。

从爱好者转为全职卖家之后,选款的心态会稍微不一样。之前就看自己喜欢,现在会考虑哪些是热门款。

比如现在店里热卖的的一些热门款式:万宝路、骆驼这些和香烟有关的;或者和宝马、奔驰等汽车品牌相关的,都是爆款。这些市场价格一般都会炒得稍高,新品单价都要 500 块以上,后期价格只涨不跌

Zippo发展到现在,已经形成了一种小众文化。我自己在卖的同时也保留了一些收藏:不同的骆驼联名款,我有40- 50 个;还有一些 1996 年、 1997 年的纪念版Zippo。

 Zippo的二手流转率很高,这也让买卖二手Zippo能够成为一种职业。除了全新的打火机,也有很多人在我这里买二手zippo。让我意外的是,除了收藏款,很多人也会在我这里买普通款的二手Zippo。

转转上男性用户比较多,所以我生意还不错。之前转转的人还联系我开直播,让我成为了平台上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也给我带来了成交。

我也希望能有更多人感受到Zippo的魅力,不说把这种文化发扬光大吧,但可以让更多人觉得这事有意思。

  从母婴用品再到iPhone 8 Plus  

买卖二手真的会成为习惯

国产米老鼠| 29 岁|男|公司职员

我现在是两个孩子的父亲,大宝 8 岁,二宝刚两岁。养两个孩子带来的经济压力不少,所以我常在二手交易平台上买卖闲置母婴用品。

比如平衡车、滑板车,当时因为家小,大宝长大一点不爱玩了,我就在二手平台卖掉,省得占地方。

谁知道添了二宝,还是需要这些东西,我又不想再买贵的,就直接在二手平台找其他人闲置的。

有二胎的人都知道,母婴用品不需要完全用全新的。有第一个孩子时家长总会想,你要给他全世界最好的;到二胎的时候其实会更理智,知道什么才是最合适的

买卖二手这件事,一旦接受之后,就会形成一种惯性:家里有什么闲置能卖出去腾地方;想要买一些容易闲置的东西之前,也会去看看有没有人出售。

比如闲置的家用电器,空气净化器、加湿器、甚至是家里用了 3 年的微波炉,都很快在转转上卖出去了。 

除了是爸爸,我还是个手机发烧友。但我只能接受不超过 2000 元的手机——尤其是二宝出生后,个人爱好上只能讲究性价比。 

华为荣耀,小米旗舰、OPPO R9、Vivo旗舰,这些我都买过。安卓机一般用一年会出现卡顿情况。这更新频次,一般人很难实现每年换手机,买二手就可以,不用了还能再卖掉。

但手机和母婴用品不一样。很多平台上有人“潜水”卖翻新机,之前我在别的平台看过二手手机,大多产品页面和分类比较乱,只能简单通过卖家描述来判断手机到底是不是正品、卖家是不是个贩子。你要具备很多专业知识、花很多精力来做这个事情

但东西到底怎么样,没人知道。如果拿到手,真发现有问题,你作为个人,所付出的时间和精力又都是很大的成本。

现在用的iPhone 8 Plus是在转转上花 1000 多元买的。用了大半年时间,手感、操作都很顺畅。第一次体验良好的话,就会建立信任感,我现在还带动家人在上面买二手手机。

当时选择转转,是因为这里买手机可以选验机服务。如果验出来的问题我不能接受,是可以不买的。等于说有了一个专业人士帮你提前检查手机的保障

我现在基本上每个月都在转转上消费:买卖手机,还有母婴用品。家人在我的带动下,也变得很接纳二手交易,我们家现在有三部苹果手机都是在上面买的。能省钱相对也不费劲,何乐而不为呢?

甚至同事也被我带动起来了,看到我新买的手机好,他们也会下载转转看看,这种连带效应还是不错的。我们还常常一起分享买了什么,你看,男性之间也会交流这些。

来源:显微故事公众号


此文章 短链接: http://dlj.bz/LUtCs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