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荒漠与幽灵报纸:加速消失的地方媒体、读者和记者

上月,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胡斯曼新闻与媒体学院的研究团队发布了一份关注地方新闻和地方媒体命运的新报告。他们收集了过去 15 年内的数据,追踪报纸、社区数字新闻网站,以及 950 家少数族裔媒体和 1400 家公共广播电台,以研究自 2018 年以来美国新闻业的发展状况。

新冠疫情与随之而来的经济衰退让人们看到了一个显著的矛盾,一方面,它暴露出这些年地方媒体的发展受到了怎样的伤害;另一方面,它提醒着,及时和可靠的地方新闻及讯息对公众及社区有多么重要的作用。

站在具有分水岭意义的 2020 年,该研究团队试图描绘地方新闻从过去到现在的版图,并对其未来提出一些展望。

本期全媒派(ID:quanmeipai)摘编这份报告的报纸部分,从地方报纸的失落、本地数字新闻的发展等角度,带你看看纸媒凋敝对地方新闻的影响。

报告部分要点

除了呈现过去和现在新闻业的状况之外,该报告也对未来进行了展望,探索充满希望的可能性。“我并不想成为一个宣告死亡的医生。”团队领导者Abernathy在一次采访中说,但同时,她也并不回避那些令人忧虑的问题。

报告称:“新冠病毒大流行再次给我们敲响了警钟,地方新闻的重要性不可取代。然而,此时此刻,地方新闻机构,无论大小、无论是否盈利,都在面临着严重的经济问题,甚至是生存考验。”

平均每月就有 30 家报纸倒闭  

研究团队在报告中列出了这样一组数字——

在连续不断的报纸倒闭、合并或削减的坏消息中,以下这一则尤其骇人——一家在芝加哥富人区发行了 14 份周刊的连锁传媒公司—— 22 世纪传媒——也认输了。

这些富人区富到什么程度呢?美国家庭年收入的中位数为 63179 美元,而这些社区中的家庭年收入中位数几乎是这个数字的两倍。其中最高的社区达到 216875 美元。

即便如此, 22 世纪传媒仍然没有挺过难关。他们表示,“广告和收入都已经停滞了。”

如果在这样的富人区都没有办法发行周报,那么其他地区还有什么希望呢?

报告中提到的另一个媒体正举步维艰的地方是马里兰州的蒙哥马利县。这个县在全美 3144 个县中排名第17,家庭年收入中位数达到 99763 美元。但在新冠疫情爆发以前,它就已经失去了几乎所有报纸。

Abernathy表示,从 2004 年到 2018 年间,报纸的“死亡率”逐年变化,平均每月都有 10 家报纸倒闭, 2008 年经济大衰退后尤其明显。 2019 年,这一数字跃升到每月 20 家。疫情爆发以来,这个数字再次飙升,达到每月 30 个。

“行业分析师预测,新冠疫情引发的长期的、深度的倒退可能还会导致数百家报纸倒闭,并有可能导致杠杆率(即资产负债表中总资产与权益资本的比率,杠杆率是衡量公司负债风险的指标)很高的连锁企业破产。”该报告总结道。

消失的读者和记者 

2019 年,只有 39 份日报的每日发行量超过 10 万,而 2004 年为 104 份。每周的总发行量则从 2014 年的 7200 万下降到 2019 年的 4000 万,下降的主要原因是关闭了 2000 多个周报或其他类型的非日报。停刊的报纸中,既有《宪报》这样的发行量超过 45 万的大型周刊,也有一些发行量数千的小媒体。

对于纸媒而言,发行量的下降,直接意味着读者的流失。而在流失读者的同时,报纸也在流失记者。

在 2008 年至 2018 年之间,美国报纸雇用的记者和编辑人数从 71000 人下降至 35000 人。大型地方日报流失最多,估计有 24000 人,占总数的三分之二。许多大型日报在 1990 年代后期经常有数百名记者同时在岗,而如今只剩下几十名。

记者的转型,说明地方报纸的影响力正在下降。而读者和记者的双双“消失”,也引发了人们对数字时代印刷媒介经济状况的质疑。

因为,地方报纸实际上是通过低价发行来吸引读者的,这些读者可以作为筹码被高价“售卖”给本地广告商,大多数报纸往往也是依靠广告而非发行来实现盈利。如今,读者走了,记者走了,广告商对报纸的信任度自然会下跌。

那么,读者都去哪儿了?

早在 2010 年底,在线新闻的用户就已经超过阅读当地报纸的人数。毫无疑问,消费者的阅读偏好起了关键作用,当报纸反应过来时,报纸读者已经习惯了将本地新闻放到移动设备和计算机上进行消费。

记者又去了哪里?

回顾新闻史,报纸聘用的记者比任何其他新闻机构都要多。在过去十年中,美国报纸记者的人数下降了一半。与之对应的是,数字平台的新闻记者人数翻了一番,超过16000,电视台的新闻工作者人数略有上升,达到30000。

这让地方新闻报道备受打击,有一个案例很直观地反映了这一点:杜克大学的研究人员在 2016 年的某一周内持续调查了 100 个中型社区,其中有 20 个社区没有任何新闻机构生产过哪怕一篇本地新闻。

成千上万的资深记者的流失也损害了地方媒体的新闻质量。这些记者留下的空位通常会被经验不足的记者所填补,这些记者往往缺乏足够的专业训练和技能。

数字网站能弥补地方新闻现有空缺吗?

随着读者、记者的流失,报纸逐渐失去了开展传统广告业务的竞争力。大多数行业观察家认为,只有数字收入才能弥补漏洞。

2018 年秋天,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的研究人员统计了 525 家社区级别的数字新闻网站,其中部分是盈利性的,也有一些非盈利性质的。他们带来的好消息是,已经有 80 多个新的社区网站投入使用;但同时,坏消息是,在同一时期,也有相同数量的网站关闭。也就是说,到今天,这个数字仍然是525,净增长为零。

报告则指出,“ 2008 年至 2012 年间,有许多早期地方新闻网站被建立起来,他们设想的主要商业模式是依赖本地业务的数字收入。”然而,这几年的情况显示,从数字广告中获得足够收入的可能性越来越渺茫。许多网站,甚至是盈利性网站,都要转向非盈利领域来提供资金。

同时,报告强调,“这些网站急需更多资金,以向缺乏本地新闻机构的地区扩张。”

惨淡大局之下, 2020 年的一缕希望来自非盈利新闻机构INN(Institute of Nonprofit News)。疫情以来,INN已经收到了许多潜在新闻网站的问询。

INN的执行董事Sue Cross在一次采访中说,同样的事情在 2008 年的经济大衰退之后也发生过:失去工作的记者们开始探索新的可能性,引起了一波创业浪潮。现在,同样有大批记者失业,他们又开始想办法创办新的非盈利网站。”

除此之外,Cross还补充道,INN已经开始收到来自社区基金会和社区领导者的咨询。他们所在的地区,传统报纸已经被掏空了,迫切地想要知道如何运作一个非盈利性网站。

而在Cross的团队中,有60%的成员认为疫情不会对他们的资金产生影响,但另外40%的成员则没有那么乐观。

但一家专注于盈利性新闻网站的组织Lion(Local Independent Online News Publishers)的执行董事Chris Krewson则表示,自疫情爆发以来,Lion只有一家会员网站倒闭。他同时也补充,“我不想描绘一幅过于美好的画面。那些商业模式过度依赖零售广告的公司正在苦苦挣扎,越来越多的媒体开始尝试直接从读者身上获取收入。”

新闻业到了需要解决问题的最终时刻

报告表示, 2020 年会是一个分水岭,现在做出的选择将决定地方新闻未来的前景。

报告花了整整 35 页来探讨地方新闻未来之路,总结下来包括:

报告最后提出这样的问题:

“我们的作为或不作为是否会像业内人士预测的那样,导致地方报纸和其他陷入困境的新闻媒体‘彻底灭绝’?还是说,我们会看到一个新的开始——大家会承认本地新闻不可取代的重要性,担负起新闻业的使命,并决心支持新闻业的复兴?”

有类似基调的声音也在其他地方产生。哥伦比亚新闻学院的Tow数字新闻中心(Tow Center for Digital Journalism)和《哥伦比亚新闻评论》(CJR, Columbia Journalism Review)近期表示,新闻业已经到了“最终解决问题的时刻”。

Tow和CJR的研究人员一直在更新关于整个新闻业的损失的数据库,其中包括裁员、停薪、减薪、倒闭和新闻业低迷带来的其他影响。到目前为止,已经在数百家媒体上跟踪了 700 多条报道。研究人员将从数据库中挖掘新的趋势,每周发送一次电子邮件简报。和来自胡斯曼新闻与媒体学院的这份报告一样,他们都希望这些研究能提供可靠的基础数据,帮助人们了解实情,以便采取进一步的行动。

来源:全媒派公众号


此文章 短链接: http://dlj.bz/bYu2T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