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届rapper为什么都上B站?

在B站,所有你意想不到的人都可能是个rapper。

在B站UP主的魔鬼剪辑之下,康熙皇帝、大宋提刑官宋慈都有了说唱名场面,单支视频就有破千万的播放量;央视主持人朱广权凭借押韵神技,在B站成功再就业为一名rapper,还成了B站那场出圈的跨年晚会的主持人;连B站董事长陈睿也少不了开麦吼一首《听睿总的话》,该视频也以超 65 万的播放量和3. 7 万的点赞,顺利存活至今……

或许正因这样“人人都可以是rapper”氛围,当今年 3 月,B站宣布要推出说唱节目《说唱新世代》的时候,不少人第一反应:“是鬼畜说唱比赛吗?”当然,后续公布的招募计划、网上流传的拟邀阵容和舞美设置,以及 6 月份正式上线的说唱区,都充分表达了B站认真搞说唱的决心,不过这 7 月 20 日节目的宣传片一上线,内味儿还是不太一样——

时常以“狂拽酷炫”形象示人的说唱,在B站的首次宣传亮相,风格成了“土酷”。“battle”“swag”“skr”这些说唱名词,在农村落地,并在多个生活场景里被赋予了新的意义。在毒眸(ID:youhaoxifilm)看来,重新解读、演绎一个在大众认知里已经有了固定认知的事物,并以此破圈,是B站特有的文化氛围。 2020 年过去的这大半年里,B站一直走在“破圈”的路上。

年初的跨年晚会,有诸多气质混搭的节目:比如用交响乐演绎《权力的游戏》《哈利波特》主题曲,让虚拟偶像洛天依和民乐大师共同演唱《茉莉花》等等,几乎是重新定义了过去由卫视主导的跨年晚会; 5 月发布的宣传片《后浪》也引发了一系列围绕“后浪”的讨论。

如今这档不按常理出牌,同时还是B站有史以来投入制作规模最大的自制综艺节目,还能让B站在“破圈”的路上更前进一点吗?这skr大家都很关心的问题。

自 2017 年《中国有嘻哈》一炮而红开始,说唱对综艺来说不是一片新地了。当综艺说唱节目进入第四年,《说唱新世代》需要什么样的“新",才能吸引到更多受众?

在毒眸看来,“新”的一种表现是解构。众所周知,解构是B站一直就有的气质。在这里,用户会用戏谑的方式消解宏大话语,《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这种对《无极》的解构,在B站就时有发生,B站UP主们也没少对官方视频下手——

比如《后浪》上线之后,解构作品层出不穷:朱一旦的《非浪》一如既往的戏谑,如今播放量已破 580 万;还有对职业特色进行调侃的“献给新一代程序猿”;甚至还有给柴犬的“柴浪”,播放量也都突破了 40 万。

《说唱新世代》宣传片就这样开始了手动解构:让人“respect”的不是在舞台上华丽装扮、酷炫拽的rapper,而是自己做金链子、拿白毛巾做头巾、对着一群孩子们表演的农村小伙;说唱常用词"battle"“swag”“skr”也在农村生活场景里有了不一样的演绎,比如“battle”是两位大爷的讲价,“skr”是村里啥都能干的四哥……

“解构”之下,说唱得以被“扩容”。在宣传片中,主角不是知名rapper,而是村里的大叔大爷和小伙;"battle"“swag”“skr”不一定要搭配豪车、美女、大金链子,生活场景里都会发生;这也与节目组的想传达的理念“万物皆可说唱”“说唱无处不在”契合。

这或许也解释了,为什么宣传片里唯一一位出现的明星是腾格尔。腾格尔就是一位自带解构buff加成的歌手:《隐形的翅膀》成了霸气的《钢铁之翼》,甜腻的《日不落》成了《日不敢落》,《丑八怪》吼的人背后一凉,还有人排着队求他唱《恋爱循环》……由这样兼容性极强的腾格尔,来说出的宣传片最后这句话,才更有说服力:“说唱没有条条框框,随处都是rap的天堂”

这样不拘一格的气质,在节目邀请的说唱基地主理人身上也有体现。

虽然是位唱跳偶像,但黄子韬活得就像一个real的rapper。他的微博因为过于真性情,在一众以发广告为主的明星微博中显得独树一帜,活跃得像个微博高仿号。他这样“精神rapper”的态度也在逐渐被大众所认可,比如前不久yamy事件里,他在微博愤怒地质疑“当老板?赚钱?你配?有钱?就这?”,获得了超百万的点赞。

继主理人后,节目的导师阵容也相继官宣。Higher Brothers的马思唯、konwkonw以及印尼说唱歌手Rich Brian的齐聚,被网友戏称为“88rising的夏天”。三位导师都签约在亚洲嘻哈文化厂牌88rising旗下,给节目带来了一些国际视野:Higher Brothers曾在 2017 年凭《Made in China》在欧美走红,在油管上掀起了一股中文说唱热;来自印尼的“七哥”RichBrian也是目前欧美极具关注度的Rapper。

从隔壁跳槽来的导师热狗也引发热议。热狗在说唱界的地位毋庸置疑,同行的导师都要说一声“respect”——此前在一个全英的采访中,主持人曾拿出热狗的照片让Higher Brothers评价,knowkonw说:“MC HotDog是中国的OG,真正的OG。”(OG是original gangster的缩写,指一个人在说唱圈是教父级人物),马思唯则补充:“你们有Snoop Dogg,我们有HotDog。”

如此“respect”热狗的马思唯和knowknow,会和热狗产生什么样的火花?曾经发歌称““我每首说唱拿出来封杀所有rapper,你们有什么资格批判我”的黄子韬,会得到四位导师的“respcet”吗?拭目以待。

主理人和导师之外,节目组导演也被网友热议——严敏,《极限挑战1- 4 季》总导演。

对于这样一档带些个性和潮流意味的网综来说,总导演的审美以及对音乐的理解很重要。而严敏也在凭借《极限挑战》收获一批粉丝前,也担任过《天籁之战》《声动亚洲》等节目的总导演。

在严敏担任总导演期间,《极限挑战》以游戏的烧脑程度和环节设置的有趣程度著称,而从目前网上流传的此前《说唱新世代》的招商PPT来看,这档说唱节目也设置了一系列游戏环节。

从PPT的介绍能拆解出的游戏规则是,选手需要靠自己的rap作品赢得“黑胶唱片”,才能在这个“游戏”里生存下来,仅披露的环节就有“街头battle”、“舞台竞演”、“赏金猎人”、“踢馆挑战”。在节目的舞美照中还能看出,节目里还设置了多个具有未来感的封闭“城镇”,或许也是为不用风格的rapper提供的不同赛道。

说唱battle变极限挑战,音乐竞技变生存游戏?若是网上信息属实,《说唱新世代》相对于以往的说唱节目做出了堪称大刀阔斧的改动。毕竟,有系列说唱节目珠玉在前,又在差不多同时段三档节目的竞争之下,《说唱新世代》必须足够“新”,才能抓住观众的眼球。

B站为什么突然搞起了说唱?真的是因为鬼畜太多?

其实如果从B站的战略布局来看,这档说唱节目的诞生是水到渠成。

首先是,B站的音乐基因一直就在——鬼畜视频UP主的剪辑、混音;器乐演奏视频UP主中诸多学院派高手混迹;许多幕后从业者也会在B站上传解析视频。B站音乐区的活跃程度也很高,据公开数据显示, 2019 年第二季度,B站音乐区的内容消费需求同比增长44%。以2019年 10 月为例,B站音乐区整体投稿量比上年同期增长超58%,视频播放量同比增长近100%。

对唱片公司而言,B站内活跃的二创氛围,对其旗下的音乐传播也有助力作用。B站副董事长兼COO李旎透露,“目前,B站每月产出 1000 首以上的原创及自制音乐,同一首歌在B站可以有几千种唱法,B站已经是中国最大的音乐创作平台之一。”

所以,音乐公司也乐于携手B站—— 1 月QQ音乐与B站达成战略合作; 4 月B站索尼音乐上线了和它的合作专题页。音乐也是B站 2020 年重点发力对象。据《晚点LatePost》披露,B站接下来还将进一步拓宽主站门类以及业务领域,其中音乐和教育都会是探索的方向。

发力音乐后,找到受众广泛的品类重点耕耘,便是下一步的重点。而B站作为一个78%的用户都是18- 35 岁青年人群的视频社区,在嘻哈成为如今最火热青年文化的当下,搞说唱看起来是一件顺理成章的事情。而坐拥更有表达欲也更善于表达的年轻用户,B站也拥有了说唱许多“新”的可能性。

比如在B站正式“搞说唱”前,B站UP主们就已经习惯了说唱这一表达方式,鬼畜就是其中一种呈现形式。不少说唱都因为B站的鬼畜和二创而更加出圈,比如吴亦凡在正式发布《大碗宽面》之前,B站就已经有诸多关于吴亦凡《大碗宽面》的创作。

这些有表达欲的UP主中,也涌现出了一批rapper。比如北大学霸吴一凡,把鲁迅的 16 篇作品写成了《野草》,最终火上了微博热搜,登上了B站的夏日毕业歌会,与李宇春、毛不易同台;暴走杰里JERRYZ为 2020 高考学子创作的《你对你的潜力一无所知》,也得到了主流媒体的点赞;某幻君和老番茄合作的两支说唱视频,目前B站播放量也已突破 1000 万。

而B站在音乐生态上的繁荣和在说唱上的热闹,也吸引了更多厂牌和说唱歌手前来入驻。 6 月,B站还正式上线了说唱区。

说唱区刚上线后不久就有 32 位rapper 、 14 家厂牌入驻,其中不乏艾福杰尼、弹壳、法老Pharaoh、马思唯、南征北战NZBZ、欧阳靖等众多知名rapper以及404RAPPER 、88rising、GOSH等优质厂牌。上线不足一个月,说唱区已经拥有了两支播放量破千万视频和多支百万视频。

对于一直生产用户喜好内容的B站来说,在这个当口去做一档说唱节目,也就显得理所以当。而《说唱新世代》的上线,除了是对B站提至战略层级的音乐领域的开拓,也是B站在OGV内容上的一次开疆拓土。

这两年,B站一直在OGV领域持续发力。 2018 年,B站推出了“MADE BY BILIBILI”计划,这个计划包含了所有由B站参与投资、出品、发行,由专业机构制作的内容,涵盖动画、漫画、影视、综艺、纪录片等各种品类。

推出计划不久,首档综艺《故事王》正式播出,宣告B站开始了在综艺领域的尝试。而到了今年,就有《宠物医院》《花样实习生》等综艺正式播出。UP主们也是B站综艺资源的一部分,比如 7 月 24 日播出的《欢天喜地好哥们》就凑齐了老番茄、某幻君等五位UP主,是一档B站UP主的团综。如今这档仅上线了一期的节目,播放量已经突破 1800 万。

不难看出,对说唱江湖而言,《说唱新世代》或许会是一次焕新;而对B战的音乐和综艺布局来说,《说唱新世代》仅仅只是B站庞大野心的一个侧面体现。如今再用“二次元”来概括B站,已然不够准确。B站多层次、多维度的内容生态正在形成,据B站官方数据显示,如今B站的内容已经涵盖了7000+文化圈层。

对B站来说,让这些圈层的人都能在B站玩的开心,产出得快乐,或许才是其野心所在。“万物皆可B站。”哔哩哔哩副董事长兼COO李旎曾在 2019 年说,“ 10 年前的B站还是一个基于动画爱好者组成的小社群。而今天,你喜欢的内容都能在B站上找到。”

来源:毒眸公众号


此文章 短链接: http://dlj.bz/Xdv2c7